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六章 启程擂鼓山

  何旭被段正明这一喝吓了一跳,没想到段正明隔着十几仗远的距离也能轻易听到这么点的声音,原著中他也就是个二流高手,真是想象不出乔峰,逍遥三老,还有幕后boss扫地僧究竟要变态成什么样。
  何旭一边思索着,但一点也没有耽误他的腿,飞快的开门像着段正明兄弟俩这边走去,废话,万一你动作慢点,段正明一发一阳指打过来,那多冤啊。
  “见过陛下。”
  段正明端详着何旭,没有说什么,还是段正淳过来解了围。“皇兄,这位是誉儿在外面结交的朋友,应誉儿的邀请来这小住几天。”段正淳说道段誉,想到他现在生死未卜的,又是叹了口气。
  何旭看了看段正淳,然后说道,“伯父暂且放心,刚刚他们已经擒住段兄,要取段兄的性命就是动动手的事,但他们却只是把他劫走了,想必是用段兄做人质来要挟你或者陛下,来达成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段正淳听了何旭这番话,觉得还是有几分道理的,微微松了一口气。“但誉儿在他们手上,总是个问题啊。”
  “陛下,王爷,不如动用大理的铁甲骑兵去扫平那什么万劫谷吧。”
  “不行!祖训有言,江湖事江湖了!”段正明听到何旭的话,斩钉截铁的说道。
  “请问陛下可有子嗣?”
  “没有,这事大理人尽皆知。”
  “请问镇南王是否还有其他世子?”
  “我自然只有誉儿一个儿子,何小友问这些事做什么?”
  “那段兄就是铁定的大理未来皇帝了?”
  “自然是。”段正明肯定的回答道。
  “未来的皇帝那可是国之根本啊,皇帝被人劫持走了,这是要动大理的根基啊,是要大理亡啊,这还算什么江湖事,是大理国的大事啊,事关大理国,还谈什么江湖事江湖了,我们就该用大理举国之力解决这件事,我们现在也就派出点铁甲骑兵而已!”
  “。。。。。。”段正明想了想虽然觉得何旭说的挺有道理的,但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二弟,这?你觉得呢?”“皇兄,我觉得何小友说的十分在理啊,誉儿万一出事了,咱们大理不就是差不多亡国了,都这种情况了哪还顾得上什么祖训啊,而且这事又事关大理国,所以我们派兵过去是合情合理的,想必江湖中人也不会多说些什么,何小友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啊。”段正淳笑眯眯的说道,完全看不到刚才的慌张。“那好吧,我现在就回宫调齐宫中的禁卫,明天一早就去万劫谷救人。”段正明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走出了镇南王府。
  第二日一大早,段正淳已经点齐兵马,杀气腾腾的向着万劫谷方向杀去了。何旭当然要跟着去看热闹了啊,而且是全副武装穿着一整套铠甲去的,他可惜命的很。
  不一会,到了万劫谷口,什么开谷机关,不存在的!大军开了一条道路冲了进去。等钟万仇一干人等反应过来时候,他们已经被大军包围了。
  “段正淳,你们不是有祖训,江湖事江湖了的吗,出动军队算什么英雄好汉!”钟万仇气急败坏的喊道。
  “笑话,誉儿是未来大理的皇帝,他一人身系大理国的根本,你们要动我大理国的根基了,这还算什么江湖事,识相的现在就把誉儿交出来,不然等会我踏平你这万劫谷!”
  “就不交,看你能把老子怎么样!”
  “你找死,全军听令,给我杀!”
  钟万仇也傻眼了,本来他就这浑性格,想着你既然都出动军队了,那我就稍微扯皮几句,找个台阶下,最后实在不行服个软,然后皆大欢喜的散场,哪晓得段正淳根本不按套路出牌。他哪里知道,因为甘宝宝他钟万仇早就被段正淳标记为必杀之人。果然最后除了四大恶心因为武功高强,溜走了,还有段正淳有心放走的甘宝宝母女,都一一被诛杀在此,尤其是被段正淳针对的钟万仇,死的那叫一个惨啊!
  不一会,侍卫把段誉扶了过来,果然像原著一样,被段延庆喂了春药,和木婉清关在一起,要不怎么是亲爹的呢,对儿子就是好,也不知道,段誉这小白脸有没有擦枪走火。
  “嘿嘿,段兄,怎么样,和木姑娘成就好事了吗?”
  段誉听了这话,捂着头说道“何兄,你就别说笑了,碗妹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啊,那天晚上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回事,怎么还开这种玩笑呢?”
  “嘿嘿,没事,段兄,喜欢就上吧,不碍事。”
  “有悖人伦的事怎么能不碍事。”
  “那好吧,段兄既然你平安脱险了,我也是时候启程去擂鼓山拜师学艺了。什么木姑娘,钟姑娘,喜欢就娶进门,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下次再见面时候告诉你一个对你而要不知道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的消息。”
  “何兄,你这就走了。不多留几日?还有你要告诉我什么消息,现在不能说吗?”至于何旭说的娶木婉清,段誉全当是他在调笑自己,完全没放在心上。
  “不了,择日不如撞日,我准备今天就走了,至于那个消息吗?说好了下次相见在说就下次相见说。”何旭一边说着这话一边挥了挥手慢慢的骑着马向远处走去,说不出的洒脱。
  “说走就走,何兄还真是潇洒啊,嗯,如果没有穿那么厚的铠甲应该能更潇洒,这是穿了几件啊,难道不重吗?”段誉望着何旭的背影喃喃的说道。
  一处小路上,一个少年慢悠悠的骑着马赶着路,没错,这就是本书的主角何旭了,你要问我他不是赶着去擂鼓山学绝世神功的吗,怎么还这样不慌不忙的赶着路呢?问对了,你说何旭一个普普通通的现代高中生,哪能接触多少骑马这种有钱人的运动,唯一一次骑马应该就是之前去动物园的时候,骑在一匹比他年龄都要大的马上拍了张照片了,现在能骑成这样还是多亏了王府侍卫培训了他一个时辰。
  途中经过一个城镇,换了辆马车,雇了个车夫,又大肆采购了一番,乱七八糟的差点连马车都塞满了,没办法,有钱任性,临走时候,段正淳为了表示感谢,知道何旭要去擂鼓山,送上了不少盘缠,何旭想着这趟既然是去拜师的,空手上门总是不太好看,买点礼物送给苏星河,说不定他就会觉得这个小伙子不错,替自己在无崖子面前美言几句,那拜师的事不就成了?拜师成了,学会北冥神功这种bug级的功法,那我成为绝世高手纵横江湖的事还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