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七章 聪辩先生

  一路走走停停,何旭足足用了十几天才赶到了擂鼓山山下,期间更是勤加练习凌波微步,内力也是增加了不少,现在的何旭很膨胀,已经不把段正明之流的武者放在眼里了,自我感觉非常的良好,认为自己现在的凌波微步完全能从他们手中溜之大吉。
  何旭给了车夫十两银子就让他回去了,之后自己开始满山遍野的找苏星河,这时候的何旭真是无比羡慕那些穿越的前辈们,都自带gps导航功能,哪像自己还需要傻瓜式的搜寻。
  何旭找了两天,发现一个满是松树的山谷,在林间行了里许,看到了三间木屋,只见屋前的一株大树之下,一个瘦小干枯的老头儿背对着何旭坐在那,他的面前有块大石,上有棋盘,正闭着眼思索着这棋局。
  何旭看了之后大喜,他用屁股猜都能猜的出这就是聪辩先生苏星河了,连忙上前又是作揖又是弯腰鞠躬的。“小子何旭,虽然初出江湖,但也是听闻过擂鼓山聋哑老人的大名的,此次前来是专门来拜会前辈的!”
  苏星河闻言,不仅没回答,就连头也没太抬,更是看都没看一眼何旭,何旭也不觉得尴尬,知道苏星河现在还是装聋作哑的非常时期,他也不拿自己当外人。“自言自语”的说道“呀,此处风光正好,前辈我可以在这小住几天吗?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啊,那我就住下了啊。”
  何旭说完这话就屁颠屁颠的往谷外跑去,准备把马车上的见面礼搬到这边,不知不觉间就用起了凌波微步。何旭这是已经习惯在日常走路中练习凌波微步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现在我一天不走几遍凌波微步就浑身难受。
  就在何旭跑出山谷时候,苏星河睁开了浑浊的双眼,满是诧异的望着何旭“咦?这是凌波微步?这不是我逍遥派的顶级轻功吗,这小子哪里学来的,难道是丁春秋那恶贼?不对,他自己都不会,怎么可能传授得了他人。听他的意思是准备在我这呆一段时间了,也不知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算了,时间不多了,反正我也准备大发英雄帖了,就当这小子是提前收到英雄帖早来了吧,正好也试探试探这小子。”
  何旭搬东西回来的时候,苏星河仔细的盯着何旭的步法,确认了那就是凌波微步,虽然苏星河自己没有练过这套步法,但是他总是见过师傅无崖子施展过的,和何旭的步法一模一样。
  何旭观察了一会三间木屋,知道无崖子就在这几间没门的奇怪木屋中,但他也没什么举动,毕竟现在的何旭对于无崖子而言也就是个陌生小子,你冒冒失失的上去说句:喂,无崖子是吧,我知道你大限快到了,又不想浪费这身功力,更不想放过丁春秋这个恶徒,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你的功力,顺便帮你报仇吧!何旭敢保证,如果他现在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说出这段话,就算无崖子不生气,苏星河也肯定要生吃活剥了他。因为何旭现在就感觉到苏星河虽然半眯着双眼,好似神游万天,但其实苏星河一直在观察他去木屋那干什么,只要何旭对木屋有什么奇怪的举动,他保证何旭会死的很难看。
  看了会木屋,何旭就离开了,不一会就提着一只野鸡回来了,它现在可不是什么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随便吃。生火,处理完野鸡,就用叶子包了起来埋到地下。许是现在发明叫花鸡的乞丐还没出生吧,苏星河看这何旭这一系列操作一愣一愣的。
  等了会,何旭估计鸡应该好了,拨开土堆,敲开上面的泥土,香味传来出来,何旭拿出带来的果酒,给苏星河和自己一人到了一杯,叫花鸡也分了一半给这老头。一顿聚餐之后,看的出苏星河对何旭这小子的眼色还是比较满意的,就连看他的眼神也和善了几分,虽然还是带着戒备,但已经比之前好太多了。
  何旭与苏星河相处了几天,当了苏星河几天的私人厨师,除了第一天,每次都是准备的足够三人份的食物,饭前苏星河总是拿了一份食物消失一会,也不知道他是从哪把食物送给无崖子的,何旭也不问他是去干什么的,就自顾自的吃着自己的那份。他深知长寿的秘诀就是:不管闲事。何旭的这番举动让苏星河看他的眼神愈加的和善起来。
  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原因就是何旭这小子很是好奇这珍珑棋局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就在一旁盯着苏星河自弈,苏星河也是没管它,但这何旭小子连围棋的规则都没怎么搞的明白,怎么可能看的懂珍珑棋局,而且他是真的不了解什么叫观棋不语。总是指指点点,一边随意的说着下这怎么样,一边用好奇的眼神望着苏星河,刚开始时候苏星河不知道何旭围棋水平,还是会思索一会,但是后来愈加怀疑何旭的围棋水平,后来苏星河比划着手势说要跟何旭对弈一局,何旭忙摆手说自己不会下棋,只把苏星河气的满脸通红:你不会下棋,之前还在那指指点点的,亏我还认真思索你为什么要在那落子,这是把老头子我当猴耍啊!
  “竖子,不学无术!”这是苏星河这么多天来第一次对何旭说话,因为经过他几天的观察,已经确认何旭和丁春秋这个恶贼没有什么关系。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何旭也是实在不想这么耗下去了,准备直接和苏星河摊牌说自己是来拜师学艺的,你看成不成?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何旭经过这一个月的练习,凌波微步愈加的熟练,现在已经有八成把握从苏老头手下跑走,而且经过这一月的相处,何旭也觉得就算是谈崩了,苏老头也会留几分情面,不会下死手的,嗯,或许吧?
  “老头,其实我知道你本名是叫苏星河,是逍遥派掌门人无崖子的大弟子,因为丁春秋背叛师门,把你师傅推下了悬崖,而你又因为学太多的杂学,导致武功不如丁春秋,打不过他,报不了仇,反之,丁春秋也是暂时奈何不了你,也就逼你下重誓要你装聋作哑,所以你才成立这什么聋哑门让人家叫你聋哑老人,又自称聪辩先生什么的,其实我经过多方打听,知道你就是逍遥派的,这次来就是准备拜师学艺的,你看成吗?“
  何旭越说越小声,他揭穿了苏星河极力隐藏的秘密,想过了苏星河会突然发难的,已经做好随时开溜的准备。
  苏星河听完何旭说的话,咪着双眼打量着他,突然站了起来,把何旭吓了一跳,嗖的一声就用凌波微步跑了五仗远,苏星河见状对着何旭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