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八章 拜师成功

  何旭想过很多种结果,例如:苏星河听了自己的话,大惊失色,然后就是极力追问他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还有没有其他人知晓这些秘密?然后想着不能曝光这些秘密,就算瞒不住了至少也不能是现在,在一咬牙一狠心动起手来,结果就是拜师失败慌慌张张的跑路。
  或者是:苏星河听后哈哈大笑说道“小友一表人才,本就该入我逍遥派,我已经老了,逍遥派以后就靠你这样出类拔萃的年轻人了,快快来跟我拜见师傅去。”
  可苏星河把自己晾在这里,是个什么意思,到底成不成你倒是给个回复啊,拜不成师的话,我还要抓紧时间另谋高就呢,时间就是金钱啊我的朋友!
  就在何旭坐在那里纠结是走是留的时候,苏星河回来低声说道“跟我来。”
  “嗯?”
  苏星河也没管何旭到底听没听见,自顾自的往前走,何旭看他走的方向是木屋那儿,心头一喜,猜到苏星河应该是带他去见无崖子了,慌慌忙忙的起身追了上去。
  苏星河带着何旭走到木屋前面,他明白这木屋应该是掌力打开,但何旭只会轻功还有把内力附在双手上这种粗浅的使用方法,知道以自己的实力应该是打不破木屋的,所以就没有丢人现眼的尝试一番,就在那等着苏星河动手。
  何旭傻傻的站在那里好一会,也没见苏星河出手,只好转头疑问的看向着他,可苏星河居然没看木屋,而是凝视着木屋左侧,何旭纳闷着你待在这破山谷这么长时间还有什么好看的,一边想着一边也望了过去。
  然而就在何旭刚转过头,苏星河瞬间就回过神来一掌拍像他的后背上,把何旭拍向木屋之中,撞破一重板壁后,额头砰的一下,又撞在一重板壁之上,只撞得昏天黑地,险些晕去。
  何旭知道这肯定是因为之前自己“指点”过苏老头棋技,他给了自己一点小教训,否则的话就不是在喊疼,而是吐血等死了。
  过了半晌,何旭才站起身来,摸摸额角,已自肿起了一大块。顾不得疼痛,因为何旭已经看到被连在横梁之上的黑色绳子缚着,身子悬空吊起的无崖子了。
  “嗯,外貌不算英俊,但倒还算清秀。”何旭虽然早就知道逍遥派完全就是外貌协会得成员,可他听到无崖子自己的评价,还是心中一抽,“不算英俊?”四字让何旭一阵难受,但转头一想,苏星河这老头怎么看怎么也不跟英俊沾上边,他当年是怎么入的逍遥派?难道是关系户?
  虽然何旭短短一瞬间想了很多,但还是回答着无崖子“前辈,小子英不英俊是要看和谁比了,跟前辈一比,晚辈当然就是个丑小子,但跟他人比嘛,我自觉还是略胜一筹的?”
  何旭一边说着话,一边抬头看向无崖子,刚刚进来的时候,双眼还没适应只看到了轮廓没有看清无崖子的长相,现在才发现无崖子长须三尺,没一根斑白,脸如冠玉,更无半丝皱纹,年纪不小,却仍神采飞扬,风度闲雅,看的何旭一阵泛酸。
  “你小子倒还挺会说话,可你一个小和尚就算拜师也应该先考虑少林寺啊。”
  “。。。师傅,我可不是什么和尚。我这头发是纯属意外,意外。”
  “你这小子倒是会顺着杆子往上爬,我还没决定收不收你为徒了呢。”
  “嘿嘿,师傅,既然你都见我了,肯定是打算收我为徒了,否则的话随便就叫外面的大师兄把我打发走了便是,何必这么大费周章的送我进木屋呢。况且我这样的人才不入我们逍遥派,岂不是双方的损失?”
  “你到是不笨,就是脸皮厚了点,其实半个月前我就准备收你为徒了,可星河怕你品行有问题会重蹈丁春秋的覆辙,就又观察了半月,发现你就算是对待星河的聋哑仆人都是温文尔雅,彬彬有礼,不像是个大奸大恶之人,这才算认可了你,现在磕头拜师吧。”
  何旭听了这话,更是对苏星河这老头恨的直咬牙,想着以后一定给这小老头一点颜色瞧瞧。之后便跪下磕了九个响头,这是逍遥派的规矩,然后自顾自的站了起来“徒弟何旭见过师傅。”
  无崖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好,你以后就是为师的关门弟子了,对了,你这凌波微步是哪里学来的?”何旭闻言立马说出在无量山的种种事件。
  “既然还有北冥神功,你为何没练,莫非看不上这套内功?”
  “当然不是,其实我是看这武功是李秋水师叔留下的,我有恰好了解些师叔的性格。觉得他留下的武功可能有点问题,轻功倒是还无所谓,有问题大不了跑的稍慢些就是,可内功出问题那就出大事了,所以我没敢练。”一边说着,何旭一边把当初的秘籍递给无崖子。
  无崖子打开秘籍,首先就看到开头的那段杀尽逍遥派弟子的话语,眉头一皱,然而之后看到李秋水用自己画成武功图案,脸色就变的一阵青一阵白,好一会儿才长长的叹了口气。
  “你小子到还是有几分谨慎,这北冥神功的秘籍确实有问题,吸取内力的口诀被改了一部分,并且化内力融于己身的口诀更是少了一部分。至于凌波微步到是没什么问题。”
  何旭听了这话,总算是知道段誉原来是因为练的北冥神功是阉割版的,所以在前期总是不受控制的吸人内力,更是缺少化功的口诀导致经脉胀痛,后期没事的原因可能是虚竹给了他完整的功法吧。
  无崖子从身上掏出一本书扔给了何旭,何旭知道应该是北冥神功,至于之前自己交给无崖子的秘籍,看无崖子的样子是不打算还给他了。
  “这,师傅,嘿嘿,这北冥神功该怎么练啊?”
  “嗯?这秘籍我都给你了,你照着练就是了,相比凌波微步根据易经而生,这北冥神功应该更容易些,为师看你凌波微步走的到还算熟练,北冥神功应该难不倒你啊?”无崖子听了何旭的话语之后皱着眉头说道
  “嘿嘿,其实我是拿一幅画为代价,请了个傻小子教会我走的凌波微步。而且不敢瞒着师父,这上面的字其实我有的还不认识。”何旭怕无崖子翻脸没敢说出是拿的是无量玉洞里那副他画的李秋水画像,毕竟谁也不高兴自己老婆的画像在另外的男人手里
  无崖子脸色更是一阵难看,他有些后悔收下这个不学无术的关门弟子了。
  “罢了,我一句一句教你吧。”
  “谢谢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