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十三章 聚贤庄两三事

  就在何旭和薛神医谈话的时候,前院传来乒乒乓乓的打砸声,更是夹杂着不少惨叫。两人对视一眼,知道,前面乔峰的秀开始了。
  两人赶紧踱步离开,准备去前院一观战况,何旭隐隐有些兴奋,毕竟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看到乔峰这一水平的绝顶高手出手,怎么能不让他兴奋。
  然而理想很美好,现实太残酷,还没到前院,何旭就已经闻到浓浓的血腥味了,等走过去时才看到,院子到处都是因为打斗而破坏掉的家具碎片,根本想象不出一刻钟前还是那么豪华的房子就已经变成废墟了。
  何旭来时正好看到一人前心受了玄难、玄寂二人的掌力,后背被乔峰的劈空掌击中,三股凌厉之极的力道前后夹击,登时打得他肋骨寸断,脏腑碎裂,口中鲜血狂喷,犹如一滩软泥般委顿在地。
  玄难看了看这人慢慢地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乔峰,你作了好大的孽!”何旭听了这话,微微撇了撇嘴,很是不屑这个和尚。乔峰听了大怒,道:“此人我杀他一半,你师兄弟二人合力杀他一半,如何都算在我的帐上?”玄难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若不是你害人在先,如何会有今日这场打斗?”
  乔峰大概也是被这假仁假义的和尚的话给气到了,之前他还留有余地,只伤没杀,现在直接怒吼道:“好,一切都算在我的帐上,却又如何?”边说边直接抓起一个人来,左手夺下他单刀,右手将他身子一放,跟着拍落,天灵盖碎裂,死于非命。
  群雄看了是又惊又怒,乔峰杀人后是越战越勇,出手如狂,左手持刀,右手挥拳,白墙上不一会就点点滴滴的溅满了鲜血,大厅中倒下了不少尸骸,有的身首异处,有的膛破肢断。
  何旭这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血流成河,到处是胳臂大腿还有人体内脏什么的,看的何旭脸色一白,好险就吐了出来,这现场根本就不是电视剧能拍出来的效果。
  乔峰已经杀红眼了,现在是逢人就杀,他就像条疯虎一般忽东忽西的乱砍乱杀、狂冲猛击,上前迎战的大部分都被他三两招便打杀了,侥幸逃过一命的也是重伤不起了。来赴英雄宴的豪杰,十有八九都是亲手杀过人的,都是把脑袋提在裤袋上的人,不是胆怯怕死之人,但亲眼看见乔峰这般癫狂,武功高强无人能挡,这里又血肉横飞,人头乱滚,到处都是惨叫声,一大半人起了逃走之意,想着快离开,乔峰有罪也好,无罪也好,自己是不想管这件事了。
  游氏双雄眼见情势不利,两人对视一眼,各自拿上圆盾,一人拿枪,一人拿刀,扑向乔峰。哪知道两人眨眼功夫就被乔峰刚猛无比的掌法下震破虎口,满手是血,手里的圆盾自然也被夺走。
  游氏兄弟脸如土色,神气灰败。“兄弟,师父说道:‘盾在人在,盾亡人亡’。”“哥哥,今日遭此奇耻大辱,咱从今往后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两人一点头,就准备拿起地上的刀枪刺入自己的要害,多亏薛神医及时打晕了他们。何旭早就知道这两死脑筋没死在乔峰的手下,就因为自己的盾被人家用了下就心态爆炸,要死要活的,所以早就关照了薛神医关键时候打昏他们两,毕竟何旭在人家家里好吃好喝这么些天,两人即使看他年幼,但一直持晚辈之礼,虽然知道他们是看在薛神医的面子,但何旭还是念着他们的好,还有这些日子大概是游坦之平日朋友少吧,难得有个同龄人,所以有个什么新鲜玩意总是第一个想着何旭,两人也渐渐成了朋友,何旭自然不想游坦之像原著那样凄惨一生。
  何旭看着乔峰在那大杀四方,原著中乔峰有阿朱这个拖油瓶尚且可以杀得群雄胆寒,现在唯一的顾忌已经没有了,像是虎入羊群,如入无人之境般杀着。但人力有穷尽,纵然乔峰武功盖世,也有力竭之时,不多时他右肩头中了枪,跟着右胸又被人刺了一剑。乔峰因为这儿,喝的断交酒也醒了一大半,知道自己看样是过不了今天这关了。他大吼一声,喝道:“乔峰自行了断,不死于鼠辈之手!”
  何旭看到这知道他爹该出手了,自己刚刚瞄了一圈也没发现萧远山藏哪了,知道自己现在不管武功还是江湖经验什么的都还差的远了,不能在因为自己功法好就骄傲起来,说不定哪天就阴沟里翻船了。
  果然,眼看乔峰就要身死之时,半空中呼的一声,窜下一黑衣大汉,身形魁梧,脸蒙黑布,两招就打退了乔峰前方的人,打开了一条出路,接着此人甩出一条长绳往乔峰腰间一缠,随即提起将乔峰挟在肋下,轻功一施,几个呼吸之间人就已经无影无踪,只能听到渐驰渐远的马蹄声。群雄都是骇然相顾,只有何旭平静的望着这个黑衣人从头到尾这一系列做的事,但他总觉得萧远山走时候若有若无的望了他一眼,把他吓了一大跳。
  “萧远山临走时候看我干什么,我又不是他仇人。不对劲,这个老疯子难道看我不顺眼,那会不会给我一下啊?不行,此地不宜久留,我要赶紧溜了,还是回擂鼓山吧,反正我这次出来最大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本来还打算去找找王语嫣,让师傅见见外孙女,现在想来,还是算了,王语嫣早就不在曼陀山庄了,江湖那么大,我也不记得原著里这时候王语嫣去哪了。”何旭默默的想着。
  何旭带着薛神医回到阿朱那里,一进房间,阿朱就缠着何旭问道:“乔大爷怎么样了!我刚听见前面动静好大啊!”
  “放心,你家乔大爷没事,被一个黑衣人救走了。”何旭不在意的回答着,薛神医若有所思的望着何旭。两人草草的说了几句话便回去了,阿朱担忧乔峰,连自己的身世都忘记问了。
  一回到房间,薛神医就找上门来:“师叔,你是不是知道那个黑衣人身份?”何旭一惊:“你怎么知道?”“师叔,刚才那个黑衣人跳出来的时候,全场的人都是惊讶于居然有人来救乔峰,更惊骇于这黑衣人的武功,只有师叔你一脸平静,好似早就知道这人的存在。”何旭一拍脑袋,是了,原来是自己过于平静了,连薛神医都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更不提当事人萧远山了。
  现在只求他转眼忘了自己这个小人物,抓紧时间去报仇吧,千万别搭理自己,不然脱层皮还是好的,小命甚至不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