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十四章 准备回谷

  回到房间,何旭在那急切的来回走动,皱着的眉头无一不表现出他现在很烦躁。“算了,明天我就回去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何旭最后终于做出了决定。
  在这期间,游氏双雄也醒了过来,这两人醒了第一时间居然就是又要去死,一旁的何旭眼疾手快,连忙把他俩的盾牌递了过去,只见他俩一脸阴晴不定的脸色,何旭又连忙说出了盾在人在,盾没事了,你俩当然也没事了。何旭看他们稍稍放松了点的样子,趁热打铁告诉了他们,你们现在一走了之到是容易,但你想想游坦之,他从小就在你们的庇护下长大,文不成武不就的,更何况他哪知道什么江湖厌恶,你们这么大的家业不是转手就送给了别人,光破财还不算什么,最怕的是游坦之连小命都会保不住,那你们游家不就绝后了?
  游氏双雄听了何旭这番劝解,觉得他说的颇有道理,家业是小,香火为大,就算还要死,也要把游坦之安排好,最好看着孙辈出生,不然哪还有脸去面对列祖列宗啊。游氏双雄想通之后,自然又是万分感谢何旭,非要留何旭在住几日,说是之前没招待好之类的话,何旭到是想在这多潇洒几天,可哪敢啊,萧远山那个老疯子对他来说就是如鲠在喉,不得不防啊!婉言谢绝之后就回房了。
  第二天,因为萧远山的原因,何旭昨晚是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但或许是因为内力的原因吧,何旭到是觉得还好,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疲乏。
  来到阿朱房间,薛神医刚刚对阿朱把了脉,回去准备对症下药了,何旭看了看阿朱的脸色确实是比昨天时候好多了“师侄,我准备回去,你就先待在这治好阿朱之后就带着你们几个师兄弟回师门吧!”虽然早知道有这事,但薛神医听到师兄弟几个还可以重返师门仍旧是红了眼,说了声谢师叔之后便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阿朱,上次说要告诉你你的身世,后来忘记了,现在我告诉你吧。”
  “嗯。”
  “其实你父亲是大理镇南王段正淳,母亲叫做阮星竹,现在住在信阳西北小镜湖,至于你妹妹吗,你可就要头疼了,他叫阿紫,可能是因为从小在星宿派长大的原因吧,现在是个十足的小妖女,你伤好后,可以去小镜湖等着,你妹妹和你父亲会路过那里的。”
  “阿朱在这谢过公子了。”
  说完之后,何旭就回房收拾收拾准备溜之大吉了,但他总觉得忘了点什么。收拾完后,走到大门口,嗯,依稀还能看的出来这是门口,主要是之前打的太激烈了,现在这乱糟糟的哪还有何旭刚来看到的聚贤庄样子。游氏双雄,薛神医甚至是游坦之都来了,看样是等候多时了,双方又是一番客套,何旭挥挥手就让他们别送了,自己要走了。
  走了约有一刻钟,何旭忽然一拍脑袋,“我就说我忘记了些什么,阿朱那么好的小姑娘怎么能看他死呢,小时候看电视的时候阿朱死了,自己还伤心了好一阵时间呢!”想到这,何旭立马加快了脚步回到的聚贤庄,也没顾得上去见其他人,直接来了阿朱房间。
  “咦?公子,我听说你已经返回师门了,怎么还在这?”
  “阿朱,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告诉你,我知道你伤好了应该会去雁门关那等乔帮主,然后陪着他查明那个所谓的带头大哥。”
  “嗯,公子你说的正是我的想法。”
  “我要说的重要的事就这了,你们查到最后会查到段正淳,也就是你父亲。”
  “啊!我父亲?”阿朱阴晴不定一会了突然就叹了一口气。
  何旭一看她的样子哪还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你叹什么气啊,是不是打算易容成你父亲,死在乔帮主掌下,让他得报大仇?”
  阿朱笑了笑“怎么会,我又没那么傻。”何旭看她眼中已经带着死志,也不打算逗她了。“行了,其实是康敏跟段正淳有仇,自己又奈何不得他,所以才祸水东引,想着叫乔峰去杀了他。”“康敏跟我父亲有仇?”“这就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算了,全告诉你吧,谁叫你是阿朱呢!”何旭调侃的说好,倒是阿朱颇不好意思。
  “康敏当年与你爹有私情,你爹看出他野心勃勃外加心思狠毒,瞄准了大理镇南王妃这个位置,就抛弃了她。她转头就嫁给了丐帮的副帮主马大元,她又自负绝世美貌,在洛阳百花会中只因乔峰没有正眼看她而怨恨乔峰,为了报复乔峰,意外发现乔峰身世后,因为马大元不肯出面揭穿乔峰,所以就勾搭上了白世镜害死了马大元,哪知道白世镜也不肯揭穿乔峰,这不又跟着全冠清勾勾搭搭的,全冠清可谓是十足的小人,又被人称作十全秀才,这嘴巴当然是利索啊,这不就有了杏子林那事。知道乔峰在查带头大哥的事迟早会找上她,所以就把矛头指向了你爹,以报当年的抛弃之仇。”
  “啊,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恶毒的女人!”何旭心想,她更恶毒的事自己其实还没说呢,毕竟杀死自己孩子这种事,还是不让阿朱这种小姑娘知道了。
  “行了,我这次是真的准备走了,记住了,别干傻事。”
  阿朱看这何旭准备出门,眼珠一转,忽然喊道“慢着,何公子,阿朱还有一问。”
  “什么事?”“阿朱知道你和薛神医的师门神通广大,情报肯定十分丰富详细,不然不会连我身世这种小事都能探查到的,想必乔大爷的仇人,你肯定知道的,对吧?”阿朱虽然是这么问到,但她却十分肯定何旭知道。
  何旭想了想,然后说道:“这我确实是知道是谁,甚至是前因后果都了如指掌,但我现在不想说。”阿朱听到何旭这么说,急的小脸通红,完全不像个病人。“还望公子如实相告,阿朱做牛做马都会报答你的。”
  何旭看她居然连做牛做马这话都说出来了,也就没逗她的想法了“这样吧,你见到乔峰之后,让他半年之后去少室山一趟,真相自然大白。”何旭觉得,天龙世界少林寺的那场大会可是整本书的高潮啊,没了岂不是可惜,现在游坦之估计是没戏了,那由我来发起吧,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公子,真的不能现在告诉我吗?”
  “天机不可泄露!等着吧!”何旭笑眯眯的回道。何旭总算是体会到这种所有事你全知道,而对面的人想知道答案,明知道眼前的人可以告诉自己一切,却被一句天机不可泄露堵了回去的畅快感了,难怪那些高人总喜欢说这句了。
  阿朱那是气到发抖根本笑不出来的。何旭看把小姑娘气的不轻,也不敢在多说些什么,灰溜溜的又踏上了回擂鼓山的道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