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十五章 传承

  事实证明,何旭就是庸人自扰了,刚离开聚贤庄的两天是提心吊胆的,生怕萧远山这个老疯子从哪跳出来给自己一下子,但两天之后,离了聚贤庄都老远了,连萧远山的鬼影子都没见到,何旭这才放下心来。其实,何旭这就是完全想多了,萧远山以前忙着偷学武功,现在忙着报仇,哪有功夫去管一个稍微有点奇怪的小子,他如果年轻个三十岁,可能还有点好奇心,回来探个究竟,现在?想想就行了!
  没了生死之忧,何旭就完全放松了,也不急着赶路了,优哉游哉的往回走,路上碰到个新鲜事就要驻守看个半天,更不提进城了,只要哪里有热闹看,哪里绝对就有何旭,就算是两个市井小民因买卖不成在撒泼,何旭也要瞅上两眼才走。就这样去聚贤庄时候走了半月,回去愣是走了一个月才回来擂鼓山。
  终于回到擂鼓山了,一眼看过去,苏星河还在那里下着棋。苏星河听见动静,抬头瞟了一眼发现是何旭就又自顾自的在那下棋了。何旭看他下棋的下认真就没管他,而是直接去到小屋,
  一进屋何旭就看见无崖子又吊在那里了,连忙走过去拜见无崖子,无崖子也冲着何旭笑了笑。何旭见过礼后已经迫不及待了,边拿出易筋经边说:“师傅,这次我下山,可是带回来本好东西。”“哦,什么东西啊。”无崖子乐呵呵的一点也不在意的回道,他坐拥偌大的逍遥派,门内精妙武功不计其数,什么大世面没见过?
  “瞧,少林寺的易经筋,正版哦!”“什么!易经筋?快给我看看。”无崖子一听到何旭的话,连忙飞了下来,哪还有刚才的不在意。打开一看全是梵文,无崖子倒是一愣,接着便喊了苏星河进来。“星河,你也过来看看这易经筋的梵文,虽然我也算是精通梵文,但毕竟一人智短,众人智长,你也帮帮忙,毕竟武功可要彻底明白了才能练。”苏星河听到易经筋,诧异的望了眼何旭,觉得自己的这个小师弟,还真是好运,居然连这种传说中的秘籍都能拿到。一边想着,腿上的动作却不慢,忙走过去,一起参悟这易经筋。
  何旭看他们研究的认真,都快不忍心打扰他们了,呆了半天才喏喏的说道:“师傅,你们先把这抄录下来吧,其实这经书浸水之后还有图案。”“什么?”两人大惊,也顾不上何旭是怎么知道的,连忙把易筋经抄录了一份后用水少少的浸湿,果然显示出一个僧人的图形,两人小心翼翼的翻看着生怕唯恐不小心翻坏了,两人看着图形,又看了看和图形一起显现的梵语,不时在看看一开始抄下来的经文,不时的在那边小声的嘀咕着。何旭看他们一时半会也商量不出来什么,就准备出去打点野味来晚上加餐。结果野鸡倒是打回来了,但这两人明显是太忘我了,连饭都顾不上吃,何旭也是拿他俩没办法了。
  第二天,无崖子还有苏星河双眼通红的出来了,但是精神确实异常的亢奋。何旭看这样子就知道他们肯定是研究出了点东西,忙上前问道:“师傅,师兄,研究的怎么样了?”苏星河不说话,像是故意吊着何旭的胃口一样,自顾自的拿起了何旭准备吃的早饭,这糟老头子坏的很!
  没办法,何旭只能期待的望着无崖子,无崖子当然注意他何旭的目光了,摸了摸胡子,笑着说道:“这易经筋实是武学中至高无上的宝典,习武者当循序渐进,再勤勉的人,每天练功的时间也难以超过六个时辰以上。这易经筋就大不一样了,一旦练习之后,已经到不经思维、任其所之而运转不休的境地,即使是在睡眠之中,功力也连绵增进。只是修习的法门甚为不易,须得勘破佛家的‘我相、人相’。。。”无崖子还在夸夸其谈的时候,看何旭先是惊喜交加,再是一脸茫然的时候才想起来,这个弟子是不学无术的,这才又解释道:“所谓的‘我相、人相’简单说来就是要‘心无所住’心中不存修习武功之念。”
  何旭一听这佛家的什么‘我相、人相’就知道要糟,他怎么看怎么也不觉得自己和那种高僧有相像之处,他也知道少林寺为什么没人练的成这易经筋了,现在的所谓少林高僧戾气实在是太重,不像个出家人,修习易经筋这样的上乘武学的目的,一定是勇猛精进,以期有成,哪一个不想尽快从修习中得到好处,所以往往一无所获。所以,何旭把易经筋练到大成,无敌天下的想法删除了,就等着无崖子翻译出来,自己照着图形做做样子,看看能不能提升提升哪怕一点点的资质,看小说里不都说这本秘籍可以洗髓伐骨什么的吗?自己试试看,万一呢?
  何旭像是之前一样,每天打坐,练功,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这天无崖子把何旭叫了过来,也不说话就这么仔细端详着何旭,何旭被看的一阵不自在,只能开口道:“师傅,不知叫徒儿来有何要事?”“我在仔细看看我这关门弟子,虽然不俊朗,但也是一脸清秀,让人生不出恶感来,加上最近你连我们逍遥派的武功也算小有所成,也勉强有那么几分气质了。”
  何旭一听无崖子夸他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
  “师。。。”
  “别说话了,盘膝坐好。”何旭闻言只能把话憋在心里,乖乖照着无崖子的话做了。
  何旭刚坐好,无崖子就飞了过来,双手一撑,头下脚上的倒落下来,脑袋顶在何旭的头顶,两人天灵盖和天灵盖相接。何旭吓了一跳,刚要说话。“别动!”何旭突觉头顶上“百会穴”中有细细一缕热气冲入脑来,就这么一刻钟之后没有热气传过来,何旭把无崖子扶了下来,他现在只觉得全身轻飘飘地,便如腾云驾雾,上天遨游;忽然间身上冰凉,似乎潜入了碧海深处,与群鱼嬉戏;何旭知道这是无崖子把他功力传给了自己,在看他已然变了一人,本来洁白俊美的脸之上,竟布满了一条条纵横交叉的深深皱纹,满头浓密头发已尽数脱落,而一丛光亮乌黑的长髯,也都变成了白须。
  何旭看了看无崖子,眼睛发红,鼻子一酸,就要忍不住落下泪来。无崖子看了看他,“痴儿,哭什么,人生七十古来稀,为师知道你是个重情义的人就算不说,你也会帮为师清理门户的,所以这辈子我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上天在我将死之前送来了你这么好的徒弟,还让我一睹早就惦记在心的易筋经,何其幸运!”
  何旭一听这话更是悲伤,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告诉无崖子。“师傅,我知道师伯,师叔的消息。”“哦?你这小家伙到是知道不少东西吗!”无崖子笑了笑。“秋水,还有师姐吗?”“嗯,秋水师叔和你生的女儿现在在住在苏州曼陀山庄,嫁给了王家,也有个女儿叫语嫣,跟您画的那张秋水师叔的画像一模一样。至于师伯,他在天山灵鹫宫,山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都是师伯的手下,可威风了!”
  无崖子听后说道:“我传你的内力毕竟不是你自己修炼来的,想要炉火纯青的使用你还需要多加练习,本来我是想让你苏师兄教你,但现在想来你师伯师叔更适合做这个工作,就是不知她们是不是还斗个你死我活的,又能否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帮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