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十六章 万仙大会

  无崖子说话声越来越轻,到后来,何旭已经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了,只能点着头附和了,就这样已是声若游丝,几不可闻,无崖子艰难的指了指手上的指环,何旭知道这是要给自己,连忙拿下来戴在自己手上。无崖子见状,眯着眼,微微的笑了笑,说出了他最后的话:“逍遥派不能断。。。”话还没说完身子突然向前一冲,砰的一声,额头撞在地下,就此不动了。
  何旭突然间悲从中来,放声大哭。不知何时,苏星河也来到这里,眼眶发红。两人哭了许久,何旭甚至嗓子都已经嘶哑起来,“苏师兄,我们还是让师傅入土为安吧。”苏星河抿了抿嘴说道:“好!”说着,去旁边推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上好棺木,两人合力将无崖子下葬。
  两人枯坐在坟边谁都没说话,一直到了三天后,何旭才对着苏星河说道:“苏师兄,我准备去找师伯们指点武功,好到时候亲手杀了丁春秋清理门户,你有什么打算呢?”
  “回掌门的话,我打算在这守着师傅,哪也不去,就此了此残生了。”何旭知道苏星河的决心,是怎么劝都没用的,所以也就没对此说些什么。
  “对了,苏师兄,未经你的同意,我擅自做主让薛慕华等几人重回师门了。”“嗯,掌门考虑的很是周到,这些年苦了这帮弟子了,当年也是忌惮着丁春秋迫不得已才逐他们出师门的。既然掌门现在已经有了去找丁春秋麻烦的心思,那重回师门也就没什么了。”
  顿了一会苏星河又说道:“不知掌门何时出发去找师伯和师叔?”“事不宜迟,我打算现在就走,早一天学成,也好早一天帮师傅清理门户!”
  何旭回木屋收拾一番,看到一份无崖子自己画的易经筋,旁边不仅有梵文还有着无崖子自己的注释,他想了想,还是拿走了。
  就这样何旭一边赶路一边熟悉无崖子传来的功力,他现在轻轻一迈不用任何轻功身法都可以迈出十多丈,直到今日,何旭才总算没有了刚来这世界的惶恐,现在的何旭已经是天下哪都可去得了!
  这天何旭路过洛阳,他稍作休息边继续赶路了,来了几个月的何旭也发现古代这些城池其实也就那么一回事,初来乍到当然新鲜,现在何旭已经完全提不起兴趣在去城里乱转了,还是赶路要紧。何旭一路向西,这一日何旭因为急于赶道,先前路过客栈并没住下,直行到天黑仍是没发现下一家客栈什么的,走了许久还是在山道之中,何旭觉得自己走偏了,因为越走道旁的乱草越长。何旭看此情况也不气恼,现在他要求不高,只想着找个山洞或是破庙,露宿一宵。可是他越往前走杂草越高,放眼望去道路越是崎岖。见此何旭更是加快了几分脚步,等到转过一个山坡,忽然看见右前方有亮光,何旭一喜,更是加速向那里走去,现在何旭平常一迈都能到十丈开外,更不提现在他全速用着凌波微步了,现在若有人看到,一定以为是山中的山精野怪或是鬼魅什么的,因为在常人眼中现在只能看到何旭的残影。走着走着,何旭发现不对劲了,这灯居然是绿的。
  何旭自是艺高人胆大,想看个究竟,所以他也没绕路,而是悄悄咪咪的摸了过去,现在江湖中可能也就少林寺的的那个扫地死宅可以发现有意躲藏的何旭了吧,连天山童姥和李秋水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发现何旭。
  摸近一看,原来一群‘歪瓜裂枣’邪魔外道在这聚会,何旭瞬间就想到了万仙大会。“嘿!还真是巧了!”在仔细瞧了瞧,果然发现有一行六人,五男一女,女的跟无崖子的画像是一模一样。这些邪魔外道正在针对着他们。一个面目俊美,潇洒闲雅的青年拿着一把剑已经跟这些人打做一团了,何旭看着他们心里想道:这些人应该就是慕容复一干人等,奇怪,我记得段誉这小子也该在这边的啊,人呢?难道是我这只小蝴蝶煽动翅膀造成的后果吗?
  慕容复武功也还算凑合,跟着这帮丑八怪打的有来有回,不一会对面有死伤了几人。然后何旭就听见他们在扯皮,什么久仰大名,什么敬重各位是长辈,先礼后兵,果然对面那帮妖魔鬼怪一听动手的人是大名鼎鼎的慕容复,这帮人就想着管你什么北乔峰南慕容的,先给个下马威再说,其中一大头老者喊道:“慕容复,你姑苏慕容氏爱在中原逞威,那也由得你。但到万仙大会来肆无忌惮的横行,却不把咱们瞧得小了?你号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我来问你,你要以我之道,还施我身,却是如何施法?”
  “既然如此,在下奉陪几招,前辈请出手罢!”
  “我是在考较你,不是要你来伸量我。”
  慕容复双眉微蹙,心道:“你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我既不知你门派,又不知你姓名,怎知你最擅长的是什么绝招?不知你有什么‘道’,却如何还施你身?”
  那人看着慕容复楞在原地,冷笑道:“我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朋友们散处天涯海角,不理会中原的闲事。山中无猛虎,猴儿称大王,似你这等乳臭未干的小子,居然也说什么‘北乔峰、南慕容’,呵呵!好笑啊好笑,无耻啊无耻!我跟你说,你今日若要脱身,那也不难,你向三十六洞每一位洞主,七十二岛每一位岛主,都磕上十个响头,一共磕上一千零八十个头,咱们便放你六个娃儿走路。”
  包不同听了这话,早就受够气的他,在也忍耐不住,张口就骂:“我磕你奶奶的腿!”一边骂着一边动起手来,却是被对方一口浓痰打到了“阳白穴”上,让他一阵头晕。
  最后果然还是王语嫣一口道这是端木岛主,练的这是‘归去来兮’的五斗米神功。何旭一听就知道要内讧了,果然一个自称是黎夫人的黑衣女人一口咬定此人杀了他丈夫,边说边动起手来,场面又是一阵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