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十八章 童姥

  何旭提着袋子头也不回的向着前方跑去,眼见越奔树林越密,不一会便上了一座山峰,中途何旭回过头去望了几眼,虽然发现没人追自己,但他还是多走了几里路,直到脚底下有了一层薄薄的积雪,这才停下脚步。
  这时候就看出来无崖子七十年功力的强悍,何旭一口气走了十几里路,仍然是脸不红气不喘的。何旭把袋子放了下来,稍微整理了下被风吹乱的发型,这才打开了袋子。童姥还是像之前那副害怕的神色望着何旭,“姥姥?”童姥理也不理何旭,仍旧做出那副女童模样。“师伯?”听到这两字,童姥反而镇定了下来,看着何旭恶狠狠的说道:“我看你之前从树上飞过来的时候用的是凌波微步,就有所怀疑,现在你又一口说出我的身份,你是李秋水那个贱人的传人?”
  何旭听到童姥这么说连忙亮了亮手上戴着的那枚宝石指环“小子何旭,师从无崖子,现为逍遥派掌门。”
  “什么?你说你师傅是无崖子?他人呢?为什么把掌门传给你这个毛头小子?”童姥一听无崖子这三个字,神情激荡,连着问了好几个问题。
  “我是师傅收的关门弟子,师傅已经仙去了。”说道这,何旭神情有点低落。
  “不可能,无崖子不可能死,他散功了?”听到何旭的话,童姥更是跳起来喊道。
  “师傅把他的功力都传给我了。”
  听到这里,童姥沉默了一会才缓缓的说道:“是吗?难怪你小小年纪,内力就如此浑厚,是了,想来也是无崖子把功力传给你了,你给姥姥讲下你师傅这些年的经历吧!”
  何旭大概的讲了下,无崖子被丁春秋打下山崖之后这些年一直待在擂鼓山,一直讲到他收自己为徒,传了自己一生功力离开人世。童姥是越听越气,最后更是大声骂道:“丁春秋这个狗贼,姥姥定要抽他的筋,剥他的皮,叫他受尽百般苦楚。”骂完丁春秋后,童姥顿了顿又说道:“师弟,你也真是的,既然这样了,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大概师傅不想破坏到他在师伯你心目中的完美形象吧!还有,师伯放心,我会亲自去清理门户的。”
  “是了,师弟一向是很在意自己的风度的。”童姥说完之后,才看了看何旭说道:“要不是看你这身内力还有八宝指环,我真难以相信无崖子会收你这种相貌平平的弟子。”
  何旭听到这话,真是满头黑线:“师侄虽然不像师傅那般俊俏,但我也算是个帅气的小伙吧!”
  “帅气倒是没看到,脸皮倒是挺厚的。”童姥毫不留情的说道。
  “对了,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听到童姥这么问,何旭连忙回到道:“师傅临终之时,嘱咐我刚得到他的功力,尚不能运用自如,更加需要找个名师来指点,这不,师傅就想起了他这辈子最信任的师姐了,嗯,也就是师伯你了,他相信他的师姐一定会悉心教导他的关门弟子的,师伯,对吗?”
  童姥听何旭这么说,满脸笑意的说道:“真的吗,你师傅真的说这辈子最信任我?”“那还用说?师傅专门让我来天山缥缈峰灵鹫宫,除了师伯那还能找谁?我来的路上我听到那帮妖魔鬼怪商量着对付您,还想着卧底到对方人马里,关键时候杀他个措手不及,可看到师伯你的那刻,又听到他们说是从灵鹫宫抓来的,联想到师傅对你的武功相貌形容,我猜到应该是师伯你,这才出手救下了。”
  “嗯,还算你小子有几分机智,至于那帮跳梁小丑?哼!等过了这阵时间,姥姥有的是手段收拾他们!”
  何旭带着童姥就近找到个山洞,稍微歇息一会,天已经蒙蒙亮了,何旭知道童姥需要鲜血来练功,所以直接出去抓了一只鹿,这对现在的何旭而言不要太容易。回来的时候顺便捡了不少的柴火,想着一会放完血直接就把鹿烤了。
  “师伯,我知道你练功要喝血,看这是我特意抓来孝敬你老的!”何旭很是狗腿的说道。
  “嗯,还算你小子有孝心,那师伯现在就先教你一手吧。”何旭听到童姥这么说瞬间大喜,立马端着坐好认真的听着童姥接下来的话。
  “我先教你姥姥的绝学‘天山折梅手’,‘天山折梅手’共包括三路掌法,三路擒拿法,一共六路武功,包含了我们逍遥派武学的精义,虽然名意上是六路,但天下间任何武功招式,都可以自行化在这‘六路折梅手’之中,掌法和擒拿手之中,含蕴有抓法、诸般兵刃的绝招,变法繁复,学的怎么样全看个人悟性,并且此功以深厚内力为基础。内功越高,折梅手功效越大。你身负无崖子七十年功力,寻常江湖人士绝不可能撑过你三掌。接下来你先把口诀记住了。。。”
  何旭听着发现这口诀非常拗口,每一路的口诀都是七个字一句,共有十二句,八十四个字。虽然只有短短八十四字,但甚是拗口,接连七个平声字后,跟着是七个仄声字,音韵全然不调,倒如急口令相似。大概是因为内力的缘故吧,何旭身体和以前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记忆力也是增强了许多,这口诀在以前何旭肯定要半天以上才能勉强记住,可现在他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记下了。
  “悟性尚可,还勉强算是个可造之材。”童姥点点头说着。“接下来记住奔跑着练习,这首歌诀的字句与声韵呼吸之理全然相反,其实是调匀真气的法门,多加练习吧!”
  何旭照着童姥的吩咐不知疲倦的练了起来,已经忘记了时间,直到他看到童姥忽然起身出来山洞观察了会树枝的影子,喃喃的说道:“是午时了。”接着便回来抱起小鹿,扳高鹿头,一张口便咬在小鹿咽喉上,口内咕咕有声,不断吮吸鹿血。
  吸饱之后,童姥盘膝而坐,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鼻中喷出白烟,缭绕在脑袋四周。过了良久,童姥才收烟起立,看见何旭目不转睛的望着她,阴笑道:“怎么,对姥姥这套功夫有想法?”“嘿嘿,确实有点想法。”“既然无崖子让你来找我,你又是他的关门弟子,也算是姥姥的弟子,肯定会教你的”“对了,师伯,练这个武功必须要喝血吗?”“嗯?怎么,你小子对我喝血练功有意见?”“嘿嘿,不是的师伯,主要师侄有点不习惯那血腥味。”童姥翻了下白银,恨恨的说道:“放心,这原本的功法是不适合女人练的,我这是自己修改的功法,又因受那贱人所害,才必须有这散功时候以血练功,我传你原本的功法便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