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二十章 冰窖之中

  何旭拿出了从擂鼓山带出来的另一本小册子,开始钻研起来,原来这是何旭在拜师之后,由无崖子口述,何旭自己亲自记下的诸多武功精要,这对于任何一个江湖人士都是无价之宝。那么问题来了,何旭就不怕别人捡到吗?
  他还真不怕,这小册子,可是何旭用简体字写的,上面但凡是运气经过某些穴道几周天,何旭通通用的阿拉伯数字,有的关键穴道甚至是用拼音来注释的,试问这种情况,普天之下还能找出第二个人能读懂这册武功精要吗?除非再来个穿越者!
  人的身体有有上中下三个丹田,上丹田在眉心的位置,中丹田指的是心窝的那部分区域,下丹田就是脐下一寸半的神厥穴。平常内功心法修炼出来的内力一般是在下丹田里储存,但何旭用北冥神功修炼出的内力却是自己进了中丹田,而何旭接收无崖子传过来的内力大部分也是进了中丹田,但还是有一小部分在下丹田。何旭当时当然是问了无崖子,无崖子也是明白告诉他,北冥神功练出的北冥真气就是在中丹田,至于下丹田里的是为师练的你李师叔的小无相功所产生的内力,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你师祖当时也没跟我解释,你只需知道二者同出一源,不会出什么问题就行了。
  童姥看最近何旭进展还行,已经把原版的独尊功给了他,何旭也是问了,了解到独尊功的内力居然是积攒在上丹田。这让何旭当时就下定决心,一定要三功齐修,别人一个丹田,我三个,那不是吊到天上了,更何况三种武功同根同源,不会出大乱子,据无崖子所说当年他师父逍遥子就是三种内力在身,也没看他出问题啊。
  李秋水都有北冥神功的功法,无崖子自然也会小无相功的,所以何旭现在是打算研究研究小无相功了,这也算是知己知彼。小无相功讲究清静无为,神游太虚,以“无相”两字为要旨,不着形相,无迹可寻,精微渊深,便可据以运使各家各派武功。其实何旭已经从无崖子那里学会,只是使用的不是太熟练,不像北冥神功一般已经练的了如指掌,但毕竟还是会的,已经有了无崖子传过来的内力基础,所以现在只需要多加练习积攒内力,到时一切自然就水到渠成,模仿天下武功。
  就在何须钻研着小无相功时,突然听到童姥大喊“没良心的小贼!”,何须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李秋水已经找上门来了,转过头去,只见童姥面色阴沉,气的发抖。“你练的是什么功,哪来的!”童姥虽然没练过小无相功,但她的生平大敌的功夫怎么可能不了解,所以他一眼就认出了何旭练的是小无相功。
  何旭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童姥见状更是泪水滚滚而下,大叫道:“你不说是吧,你不说我也知道了,是不是你师傅传给你的!他一定和那贱人做下了不可告人之事,是不是?否则的话,她怎能将‘小无相功’传给你师傅。无崖子,你这没良心的小子,瞒得我好苦。。。。。。”
  童姥先是在跟何旭说话,接着便是喃喃自语,最后更是破口大骂无崖子没良心,对不起她,骂李秋水勾引了师弟,真是贱人之类的,童姥足足骂了一刻钟才拭干了眼泪停了下来,又重新盘腿而坐,闭上了双眼。
  何旭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轻声问道:“师伯,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我原本就有所怀疑,天山六阳掌,和天山折梅手这两门顶级武功你短短时间就掌握了,原以为是你天资聪颖,现在想来还是沾了小无相功的光啊,现在看来,你有小无相功的底子还需要这么多天才练成这两门武功,真是愚不可及,所以还不赶快给我练功去,想着那贱人万一提前找到我们时候,我功力还没恢复,你又打不过她,到时候等死吗?还有,不许再练小无相功了,我不是传了你独尊功吗,你给我练这个!”
  何旭看了看童姥,知道她现在还在气头上,没敢反驳她,开始研究起了独尊功,反正自己已经打算三功齐修了,早晚都是要练的。
  之后的几天里,何旭是痛并快乐着,痛是因为,他发现童姥现在和自己过招时那是半分情面都不留,她的手段又多,而且是哪疼打哪,何旭明白童姥这是把对无崖子的气撒在了自己身上,快乐是因为,就这短短两天,因为童姥的压力下,何旭是肉眼可见的进步着,从一开始的百招之内落败,现在已经可以两百招都不落下风了,童姥今年九十多岁,更是和李秋水斗了一辈子,动手经验何其丰富,山十六洞,七十二岛那帮妖魔鬼怪几个就可以和慕容复这种年轻一代数得上名号的好手打的有来有回的,可在童姥手上却是杀他们不用第二招。要知道何旭今年才十八岁啊,让旁人知道了,绝对不是把何旭当成神仙转世就是把他当哪里修成人形了的山精野怪。
  不知不觉,何旭跟着童姥在这躲了两个多月了,童姥也恢复了八十多年的功力,何旭现在的武功也是不弱于童姥了,毕竟他现在可是集逍遥派三大神功于一身啊,可他内心还是有个阴暗的想法,那就是原著中童姥给虚竹的福利,西夏公主了。虽然,何旭现在以自己的身手也是可以毫无痕迹的窃玉偷香,但他还是过不了自己内心那关。但如果是童姥绑来的,那就不关自己事了,没错,何旭就是这种自欺欺人的人。可就是没见童姥把西夏公主偷过来,难道要自己暗示下?
  何旭今天练完功后,就眼巴巴的望着童姥。“师伯,我听说西夏公主长得是国色天香,是吗?”
  童姥看了看他“你问这干什么。”“没什么,只是好奇。”何旭一边回答一边还是眼巴巴的望着童姥。
  童姥眯着眼望了望何旭“小子,你成家了吗?”“没有,嘿嘿。”何旭虽然意淫的很精彩,但真谈到这,他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只能说何旭现在还是个纯洁骚年。
  “哦,姥姥灵鹫宫手下梅兰竹菊四大侍女,容貌不输那西夏公主,要不我就赏赐给你?”
  “嘿嘿,这,这不太好吧?”“没关系,好色而慕少艾,乃是人之天性,何况我们都是自己人,只要你帮姥姥杀了那贱人,灵鹫宫送你了都行!”
  “其实我倒是挺希望你俩能和解的,毕竟我猜师傅也不想看到你们这样。。。”
  “不可能,要么是那贱人死,要么就是我死!”何旭话还没说完,就被童姥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