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二十一章 李秋水来袭

  何旭看着童姥的态度这么坚定,也就放弃了劝说的想法,毕竟这两人。打了一辈子,恨了一辈子,哪是何旭这小年轻随便劝解两句就可以让他们放下芥蒂的。
  这些天,何旭继续钻研着小无相功,童姥那天说的都是气话,自然不会真的不让何旭练小无相功,因为何旭是站自己这边的,他的实力自然是越厉害越好了,目前来看,光是何旭就已经可以抵挡李秋水了,更不说在加上自己了,以前散功时候,童姥都是担心被李秋水找上门来,现在是很期待李秋水可以找到自己,她保证会让李秋水死的很难看。
  因为有着之前无崖子和现在童姥的教导,所以何旭的北冥神功、唯我独尊功练的都已经像模像样了。现在何旭的三个丹田,中丹田内力最多,下丹田内力虽然其次,但这毕竟是无崖子传过来的小无相功修出的内力,如果自己不练的话,那就是用一点少一点,上丹田的内力虽然只有一丝,但毕竟这是自己实实在在用唯我独尊功练出的,这也表示自己的唯我独尊功也算是入门了,所以现在何旭大部分时间都在练小无相功,现在虽然也算是可以用出,但毕竟缺少人指导,走了不少弯路,耗费了何旭大量的时间,反而进展最小。
  日子过得好快,不知不觉,居然整整三个月过去了。这天,童姥忽然对何旭说道:“明日午时,我的神功便练成了。收功之时,千头万绪,凶险无比,今日我要定下心来好好的静思一番,你就别再跟我说话,以免乱我心曲。”何旭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却是不知什么时候,忽然一个蚊鸣般的微声钻入两人耳朵里来:“师姐,师姐,你来到小妹家里,怎么不出来相见?也不让小妹进一下地主之谊,太见外了吧?”这声音甚是轻柔婉转,让何旭倒是诧异,原以为这李秋水应该也似童姥一样,虽然外表看着年轻,声音却是如平常老人一般嘶哑,没想到声音还是像小姑娘似的,这小无相功附加功能还挺多啊。
  虽然原著中,李秋水找到了这里,但这么多天没什么动静,何旭原本觉得是自己这只小蝴蝶煽动了翅膀,改变了剧情,没想到,该来的还是来了。“遭了!”何旭想着想着,突然想到原著中,童姥就因为受这的干扰,练功练岔了,走火入魔,全身经脉迸断,只能是抱着拉李秋水一起死的决心跟她拼了,最后两人两败俱伤,都逝去了。
  何旭惊慌,但童姥却是镇定异常,“没事,她虽知道我进了皇宫,却不知我躲在何处。皇宫这么大,房间这么多,十天半月,也未必能搜得到这儿。她没其他办法,只好施展这传音搜魂大发,只是想扰乱我的心神,我怎会上她的当?”
  “师伯,一会在你练功之时,她就算说自己和师傅的事,你也要保持镇定,千万别分心啊!她说的都是假的,是她胡编乱造的!”何旭知道原著中,童姥好像就是因为这儿前功尽弃了,他也只能提前说出这些话,让她有个准备。至于说何旭怎么不出去阻止李秋水,那只能是说你想多了,外面现在可不止李秋水,还有大量的皇宫侍卫,自己从这出去,那是一定会惊动侍卫,李秋水把自己拖住,那童姥岂不是必死无疑?
  看着童姥喝下鲜血,摆出姿势,何旭暂时是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祈祷童姥能安下心来,成功渡过这最后一关。外面李秋水的声音还在不断的传来,说着让童姥出来叙旧之类,一会又说无崖子就在皇宫,有话跟他说。说着说着又成了无崖子对她如何铭心刻骨的相爱,随即又是破口大骂童姥是天下第一恶毒的贱女人。。。
  何旭瞧见童姥还在不动声色的练着功,暂时是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之前还是做了有用之功。“好师哥,你抱住我。”李秋水忽然话音一转,说出这种跟无崖子的闺房私话。何旭暗叫一声,要遭!果然,童姥之前还是面无表情,现在听着这话皱起了眉头。李秋水的柔声昵语不断传来……
  “贱人!师弟从来没真心喜欢你,你这般无耻勾引他,好不要脸!”完了,何旭知道童姥这一说话,已经是前功尽弃,准备是跟李秋水拼命了。果然,童姥同样的传声骂道:“无耻贱人,师弟临死之前,专门让他的关门弟子来我缥缈峰请我指点武功,你可知道为什么?因为他临终之时都还记得我这个师姐,至于你这个贱人,他哪放在心上!。。。”童姥滔滔不绝的骂着。
  突然冰库一层传来砰的一声,何旭知道李秋水还是找到这了,紧接着便又是砰砰两声,李秋水已经到了这第三层。一个嘶哑的声音传了过来“不可能,你说谎,你说谎。师哥他……他……他只爱我一人!”何旭完全不敢想象这声音和之前的少女的呢喃细语是同一个人发出来的。
  童姥站了起来直接挥手推出几个大冰块,把门给暂时堵住了,防止外面的侍卫闯进来帮忙。李秋水倒是没在意这儿,因为她的骄傲,让她不愿借助外人,定要亲手和童姥算帐。同样,不管之前说了多少次要同何旭一起对付李秋水的童姥也是丝毫没有喊他帮忙的迹象。因为何旭站在房间的墙角,前面又有冰块遮挡,自身武功又是大有长进,李秋水但是没发现居然还有一人躲在一旁。
  两人虽然嘴上骂着,“老妖婆”,“水性杨花的贱人”等等之词不绝于耳,但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慢下来,反而是越打越快。一团白影和一团灰影都在急剧旋转,时而分开时而合在一起,发出阵阵拍拍之声,只靠着那微弱的火光,何旭勉强分清哪个是童姥,哪个是李秋水。
  两人再一次分开后,何旭看到童姥嘴角流下一丝鲜血,知道童姥果然还是被之前练功不成遭反噬影响到了,李秋水倒是没有丝毫停留直接又冲了上来,何旭看到,知道不能在等童姥叫自己了,直接凌波微步踏到两人中间,使出了一招阳关三叠和李秋水对了一掌,倒是谁都没占到便宜。
  “师姐,你还说我水性杨花,自己不也找了个小情郎在小妹家里甜甜蜜蜜,何时摆喜酒请小妹也喝上一杯,如何?”李秋水阴阳怪气的说道。她又盯着何旭看了两眼:“啧啧啧,师姐,你倒是心疼你这小情郎,连我们逍遥派的不传之秘都破例传给了他啊,可惜你的眼光确实不太行。”李秋水虽然这么说着,但神情完全没有放松的意思,毕竟刚刚一掌她已经看出了何旭的武功不在她之下。
  何旭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果然逍遥派的都是颜控吗,个个都说我长得不咋地,自己虽然不是那种一看就是帅哥,可也长得不丑吧?怎么都这么埋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