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二十二章 三方俱伤

  “贱人,住口!这是师弟收的关门弟子,你以为我会如你一般作践自己吗!”李秋水闻言,又仔细盯着何旭看了看,突然发现何旭手上戴着的不就是本门的八宝指环吗!在加上那一身不俗的武功,从刚刚飞冲过来的凌波微步,到刚刚和自己对了一掌用的天山六阳掌,全都是本门的顶级武功,因此对童姥的这话是信了一大半。
  李秋水盯着何旭还有他后面的童姥突然笑盈盈的说道:“师姐,还有这位小兄弟。。。”砰!李秋水前一秒还在笑嘻嘻的像是老朋友叙旧一般,后一秒却是突然发难,还真是变脸比翻书都快。可何旭那是早就知道李秋水的阴险还有心狠手辣,早就防着她了,岂能被她轻易偷袭得手。
  李秋水伸手往何旭肩头抓去,手指将要碰到他的肩头时,当即沉肩斜身,反手往她手背按去,仓促之间只能和何旭对了一掌,何旭向后退了两步,李秋水却是退了七八步,这固然有李秋水是仓促间还手的缘故,但更多的还是何旭逍遥派三功全修,虽然后练的两功还比不上北冥神功练的纯熟,但也算是初成气候了,这三功同根同源,相互配合下威力可不是一加一加一等于三那样简单,那可是成倍的增加。
  之前何旭和童姥过招之时,发现何旭自三功全修之后,实力那是一天一天看得见的增长,羡慕得童姥每次都说:“你小子真是福源深厚,祖坟冒青烟了,有这种造化,集我逍遥派三大神功于一身,三功更是相辅相成,要不是我年纪摆在这里,又练了一辈子的唯我独尊功,深陷其中,我都想练下北冥神功和小无相功了。”
  李秋水被何旭逼退后,倒是没有露出什么不悦的神色,反而微微笑着,赞赏的道:“好!这招‘阳歌钩天’内力既厚,使得也熟。无崖子师哥将一身功夫都传给了你,是不是?”如果先前李秋水信了八分的话,现在就是十分的肯定何旭就是无崖子的关门弟子了。一开始的一掌,李秋水只是惊诧于何旭的武功高强,刚刚她更是有意试探,也是让她试探出了结果,何旭那一身深厚的北冥真气,绝对就是逍遥派看家功法修出的,在看他这不到二十的年龄怎么也不可能积攒的出这最少五十年以上的内力,那他这身内力怎么来的,这还不是显而易见的事,肯定是无崖子把自己的功力传给他的啊!
  何旭微微点点头,回答道:“师傅确实是把自己的一身功力传给了我,并且让我清理门户,杀了丁春秋。”
  “丁春秋?”李秋水一听到这个名字,脸色有点不好看,显然她认为无崖子向小辈说出了自己的丑事,现在面子上有点过不去。不过她还是不死心的继续问道:“他怎么了?”
  何旭斟酌了一番,看了看李秋水,只把丁春秋趁着无崖子毫无防备之下把他打下悬崖的事说了出来,李秋水眉头确实皱的厉害,骂道:“他该死!”显然,丁春秋做的这件事李秋水也不知情,不然早就要他的命了。
  骂完之后,李秋水又笑着对何旭说:“你既然是无崖子师哥的关门弟子,为何到现在都还没叫过我一声师叔?嗯。。。”沉吟了一会,看了眼童姥,又继续说道:“你叫我师母也是可以的!”
  “呸,你这贱人倒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好不要脸!”何旭还没回话,童姥听到李秋水这么说,却是恼怒的骂着李秋水。
  “师叔。”何旭喊出这两个字之后,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下童姥,发现她没有因为自己喊出这两字漏出不快之色,这才放下心来,毕竟经过这三月的相处,何旭虽然嘴上没说着什么,但是心里面早就把童姥当做自己的长辈了,所以才会顾虑着她的感受。
  就在三人僵持之间,何旭又说了:“师伯,师叔,其实你俩都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不如你俩各退一步,也不用叫你们握手言和,相亲相爱,想来这也不大可能,你们就以后不要在见面,不要派人去找对方麻烦,你走你的阳关道,她过她的独木桥,老死不相往来,如何?”
  “放屁!你小子到底站哪边的!”童姥最是沉不住气,何旭刚说完就生气的骂道。
  “师侄,你看,倒不是师叔小气记仇,师姐是从没想过放我一马,所以师叔也不能束手待毙不是?”与童姥相反,李秋水倒是没有生气,反而笑吟吟的对着何旭说道。
  “额。。。其实这也是师傅的愿望,你们这些年的斗争他也是听说了,对此他也是心里难受得很,但是因为摔下悬崖,苟延残喘的躲在擂鼓山,在也不负以前的风采,不好意思来见你们俩,所以才没有出来化解你们之间的仇恨,现在他也逝去,我觉得我作为他的徒弟,有必要完成他生前的愿望。”顿了顿,何旭又说道:“至于我站哪边的,师伯你今天,不仅被武功反噬,现在更是被师叔打伤了,我今天当然是站你这边的,保你性命直到你安全为止,至于今后吗。。。”何旭没说完,但想来童姥和李秋水都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童姥气极,觉得自己是白教了何旭这小子三月的武功。李秋水也是急了:“师侄,你年纪轻,不知这老妖婆子的恶毒,你站她那边。。。”话没说完,突然“啊”的惊呼一声,原来是童姥趁着李秋水与何旭说话之际,不知何时已经调息好,缓解了刚刚中的那掌伤势,偷偷的躲在何旭身后,趁她大意偷袭了李秋水一掌,这一掌无声无息,两人离得又不远,李秋水发觉准备闪开时,已经迟了,这掌已经打中了她的胸前。
  童姥面露喜色,准备乘胜追击,在添上几掌,直接要她的命。何旭看见,这次却是站到了李秋水面前,挡住了童姥。
  “好个没良心的小子,你居然护着这个贱人,你现在让开,姥姥我对你刚才的事既往不咎,在教你更多的高深武学,灵鹫宫也是你的!”李秋水听了这话,更是大急,生恐何旭经不住这诱惑,放弃了自己,奈何刚刚童姥那掌太狠,自己现在急于调息,连话也顾不上说。
  童姥越过何旭,再次向着李秋水攻去,有了何旭刚才抵挡了会儿,李秋水却是已经有还手能力了,不用再坐以待毙,也是连连出手,她俩再次扭打在一次。
  不知谁的掌风打灭了那唯一的火光,顿时,冰库之中暗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这时两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大概何旭还是太年轻,最是沉不住气,左脚稍微的往前动了下,瞬间两人都攻了过来,完全是把何旭当成对方了,何旭是苦不堪言,要是一个人的话,自己应付那是绰绰有余,但两个打他一人,这谁顶得住啊?这两人又不是那种不入流的小角色,何旭现在是忙着抵挡两人的攻击,连话都说不出口。
  三人瞬息之间已经过了一百来招,想是已经明白打错了人,但现在却是身不由己了,万一自己猜错了,没打错,停下手来,对方反而乘胜追击,自己岂不是要吃大亏。
  不知何时,两人一左一右同时向着中间的何旭出掌了,何旭听到声音,不敢大意,忙出手回击,两人就这样同时和何旭对上了掌。同时喊道:“你是谁?”,不用何旭回答,两人都知道现在是何旭被两人掌力夹在中间,发现三人现在的情况时候,两人都是加大了内力,因为现在已经是比拚内力的局面,谁先罢手,谁先丧命。何旭夹在两人中间,那是生不如死。
  但老实人也有火气的不是?现在两人逼急了何旭,何旭自然也不能坐以待毙,直接运起了北冥神功,也顾不得其他了,总比什么都不做强吧。许是何旭真的是福源深厚吧,何旭只是这两人内力比拼的中转站,双方目标都是隔了一人的对方,内力不少是浪费了,就在何旭体内,何旭现在运起北冥神功,这些内力轻而易举的进入的跟其同源的上丹田和下丹田。就这样此消彼长,何旭的两个丹田里的内力慢慢的多了起来,后来更是反客为主,直接主动出击,开始去尝试吸收了两人体内的内力。两人具惊,确是已经撤不回手了,直到童姥勉强出声,喊了一声:“小子,你干什么!”。
  何旭这才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的上下丹田内力已经不输中丹田,也就差了那么几丝而已,现在何旭功力已经碾压她们两,所以轻松的撤出了内力。两人来不及做其他,赶忙坐下调息,两人这身功力是被何旭吸了十之八九,何旭自己也不好过,浑身经脉胀痛,他知道自己这是“吃撑了”,疼的何旭在地上满地打滚,只觉得自己快要炸开了。
  这次动手,可谓是三方俱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