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二十三章 绝处逢生

  三人一分开,童姥和李秋水直接便立即盘膝坐下开始调息,两人现在都是模样大变,两人的头发之前还是乌黑亮丽,现在却是眨眼间变成白发苍苍,两人现在具是满脸皱纹,嘴角附近的皱纹中都嵌满了鲜血。
  逍遥派武功本是天下第一等的功夫,但若内力失制,在周身百骇游走冲突,却又宣泄不出,这散功时的痛苦实非言语所能形容。看看现在躺在地上打滚的何旭就知道了,所以现在两人都是稍稍有点庆幸何旭这傻小子不知轻重的把两人内力吸了过去,不然现在在地上打滚的就可能是自己了。
  两人运转功法都是点到即止,因为她们都已经发现了,这内伤由于自己的年龄问题,已经是来不及在重新修炼了,所以现在是绝不可治,自己算是必死无疑了。
  两人又是默默的停了下来,互相仇视的望着对方大概所在,现在冰窖中伸手不见五指,但两人都知道对方的情况应该和自己差不多,而且也有感觉对方正望着自己,两人都没吱声,现场只有何旭的嘶吼之声。
  童姥和李秋水对于自己即将逝去的事显得没那么在意,两人都是九十高龄的人,说的难听点,早就活腻了,现在她们只想看着自己的大对头先一步死去,那么自己就算是含笑九泉了!所以现在两人争得就是一口气,唯恐多说一句话就让自己的伤势重上一分,那么胜算就少了一分。
  何旭现在只觉得自己像个气球一样,而且是那种快炸了的气球,中丹田倒还好,上下两个丹田中的内力已经窜了出来,在经脉中乱转,何旭知道,自己在没有办法撑不过这关,好点的下场,只是丹田破损,侥幸捡回一条小命,以后自己练武的希望是没了,但这还算好结果,现在看来自己大概率是要挂了啊,不知道挂了之后是不是自己还能回到原来世界啊!
  现在周身各处的穴道都传来了剧痛,何旭眼看就要撑不住了,突然脑子里想起了那还没练过的易经筋。现在何旭也顾不上其他了,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何旭咬牙忍着疼痛,脑子里拼命回想着那一幅幅僧人或坐或卧的图像,尽力的照着脑海中的图像摆出姿势,只是何旭现在是越急越记不清楚无崖子写在旁边的注释,没办法,记不住文字,总算还是记得图上经脉中内力的运行,何旭只能尽力把经脉里的内力慢慢疏通。
  就这么几分钟过去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什么的,何旭觉得疼痛稍稍减少了点,何旭就这样一边来回摆着脑海中那几个姿势,一边努力的引导着内力,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突然间全身一震,上下两丹田中的内力和体内中丹田原有的内力合而为一,不经引导,自行在各处经脉穴道中迅速无比的奔绕起来,最终三个丹田像是连同了一般,三种内力现在已不是各自在各自的丹田了,反而是每个丹田都是被这三种内力三分天下,一开始还能看得出是三种内力,但如果何旭可以内视的话就会发现,这三种内力正在慢慢的融合出一种新的真气。
  这亏得是三种内力源出一门,性质无异,极易融合,合三为一之后,力道沛然不可复御,所到之处,一股一股的暖流流过,只觉全身舒畅,舒服的让何旭都忍不住哼出来声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何旭忽然睁开了眼睛,明明是乌黑的冰窖,却闪过了一丝亮光,童姥和李秋水听着何旭一开始是因疼痛而嘶吼,后来何旭的怪异动作她们看不见,没听见声音,两人还以为何旭因为承受不住那非人的疼痛已经死了,直到何旭刚刚哼哼了两声,才又关注起何旭来。现在忽然一道亮光闪过,而且好像是从何旭眼睛里出来了,两人都是吓了一跳。
  “虚室生电!”童姥首先开口了,“先天!”李秋水紧接着说话了。“没想到,此生还能看到除了师父之外的先天武者!”“而且还是我们的晚辈,一个十几岁的毛头小子!”“倒是福源深厚,以后这武林就是这小子独领风骚了。”两人练了一辈子的武,到头来却是被何旭这个十几岁的晚辈超过了,两人心里都不是个滋味。
  浑厚的内力,不,现在应该是先天真气了,这先天真气在何旭体内飞速运转,隐约间甚至还可以听到海浪的声音!这如海浪般的先天真气不断的冲刷着何旭的肉身,很快,一层污垢被冲刷出,浮现在何旭的身体表面。
  人在危急时刻的潜能果然是无限的,刚刚面临爆头而亡的何旭,哪里还有心思想着易经筋是什么绝世神功,他当时就像是个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飘在水面上的芦苇,就算是明知道救不了自己的命,但总还是想着抓抓看,试一试。何旭就是这样,当时的状态容不得多想什么绝世武功,他只知道易经筋是最有可能救他的命。也算是他好运,恰恰是他的心思完全没想着练武,只想着保命,也是有那么一丝“我相、人相”的意思了,所以才让何旭侥幸入门,又让他机缘巧合下,融合了逍遥三老毕生的内力,又有易经筋这门顶级神功相辅助,从而一举踏入武林中传说的先天境界。还真是世事难料,祸兮福所倚啊!
  虚室生电是先天武者的精神意志从真气中逸散而出才会有的异象,所以先天算是初步掌握的精神这一力量了,现在在何旭看来,扫地僧绝对是先天的境界,他让萧远山、慕容博幡然悔悟,定然是利用的精神力量了,不然恨了三十年的萧远山怎么可能就突然放下了仇恨,为复国忙碌了一辈子的慕容博也是在他一段话下就醒悟了?
  何旭这次醒来,只觉得世界瞬间变的不一样了,最为明显的就是何旭现在居然可以在这黑暗的冰窖里看的一清二楚,还可以内视自己的身体,甚至能看到那一团团跑动的先天真气。何旭暂时也没过多其他情况,他直接来到童姥和李秋水身旁,给每人渡了一道先天真气过去。
  两人瞬间轻松了不少,甚至连花白的头发都有那么一丝变黑的迹象。“别浪费你的真气了,我俩已是必死之人了。”“是啊,师侄,你的好意,师叔心领了。”
  两人现在倒是没有在仇视着对方,大概是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小辈踏入先天,在想想自己辜负了师傅的期望,这一生因为情情爱爱,虚度这么久都没能成为先天,万般滋味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