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二十四章 目标——灵鹫宫

  “师侄,第一次见面,师叔还没给你见面礼了,你之前动手,我发现本门的三种功法你都修习了,你这小无相功练的到还不是太纯熟,师叔的寝宫里有一个蒲团,里面记载了我研习小无相功还有白虹掌力的诸多心得,以你现在的武功去拿出这蒲团应该是轻而易举,你就当是个参考吧。”
  “小子,姥姥命不久矣了,我已经将天山折梅手、天山六阳掌生死符诸多武功传授于你,从今日起,你便是缥缈峰灵鹫宫的主人,”
  何旭看着两人交代后事般的嘱托自己,心中一沉,尽管心里很不舍,但自己又不是神仙,童姥和李秋水明显是油尽灯枯了,现在还能这么精神,已是自己的先天真气的功劳了。
  何旭想起了这三个月和童姥寸步不离,蒙她传授了不少武功,她虽脾气乖戾,可是对待自己可说甚好,把自己当做了亲传弟子一般。李秋水,虽然何旭从见到她开始还不足一天,不管书中说的她多么多么狠毒,但从她知道自己身份开始,就没针对过自己,下过狠手,现在快死了,更是不忘关照自己去取她留下的武功心得。
  童姥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短管,扔给了何旭,说道:“这是我灵鹫宫的信号,我失踪这么久,她们肯定派人到处找我,你多弹几次,总会有人寻来的,到时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以后灵鹫宫,逍遥派就指望你了!”
  何旭郑重的点了点头,表示答应了下来。何旭还等着童姥继续说话呢,却发现半天没声音,抬头一看才发现童姥脑袋垂下,早就无声无息了。
  “师姐,终究是你先死一步吗,还是我胜了啊,你毕竟早先动手前就已经功力反噬了,当时就已是强弩之末了,可我胜了,为什么却是高兴不起来呢?我胜了,这有意义?”李秋水看到童姥逝去后,喃喃自语道。
  “师侄,我有一个女儿,是跟你师父生的,嫁在苏州王家,你几时有空可以替我去看望她一下吗?如果她有难处,到时可以帮上一帮吗?这是我最后的愿望了。”
  “师叔放心,我晓得了,我还知道你女儿帮你生了个外孙女,叫做王语嫣,我还见过,跟你长得九分相似。”
  “哦,真的吗?临死了还让我知道了个好消息,好。。。好。。。”李秋水闻言笑着说道,笑着笑着同样垂下了脑袋。
  何旭看了看两人,叹了口气,真是同一笑,到头万事具空。何旭震开了挡在门口的冰块,出去了一趟,问了好几个宫女,侍卫,太后的寝宫在哪,连问几人之后确定几人没撒谎,直奔而去后找到蒲团里的丝绢,看了看确定没错之后,才回到冰窖。一手提着一人,趁着夜色,没有惊动侍卫,直接飞了出去。到了城门口,这十几丈的高度,对何旭现在而言,就算是提着两人依然是如履平地的直接踏了过去。
  飞下城墙,何旭看了看周围,分辨了下方向,然后提着两个口袋沿着来时的方向飞奔而去。来时何旭童姥用了七天时间,现在何旭回去只用了三天,走着走着,何旭发现脚下不知何时已经是布满了雪花,抬头更是望见那连绵的山峰,眼里都是雪白色,何旭知道,他已经要到目的地缥缈峰了,剩下的就简单了。
  何旭放下了两个口袋,还好,这大雪山附近倒是寒冷,两人死去的时间也不长,到没什么异样。何旭先是在原地升起了火堆,等着缕缕炊烟慢慢升上天空,何旭拿出了童姥给的黑色小管,扣在中指上,向上弹出,现在何旭的指力强劲的可怕,虽然没用上什么力量,但还是让那小管直冲天上,几乎肉眼不可见,那小管发出尖锐的的哨声,呜呜呜的响个不停。
  何旭在原地等了片刻,之后听到了一阵马蹄声向着自己这儿来了,中间还有叮叮当当的铃铛声。又稍稍的等了会儿,远方一片青云向这儿飞来,近了才看清是一帮身着青色斗篷的女子。何旭知道这是灵鹫宫的人了,不知那四胞胎来没来。
  这帮女子靠近之后,先是戒备的望着何旭,待看见一旁坐着的童姥时,也顾不得何旭是何人了,直接冲了上来跪在童姥面前“尊主,属下来迟了,罪该万死!”之后便是等着童姥发落,期间更是头都不敢抬。良久没见童姥吱声,几人才大着胆子抬头看了看童姥,这才发现不对劲,领头的小心试探了下童姥的身体,才发现童姥浑身冰冷,显然死了好久。“尊主。。。尊主。。。死了。。。”这个头领带着哭腔说了出来。众人先是一阵迷茫,然后都是嘤嘤的哭了起来。
  最后还是那个头领强忍着眼泪,喝问道何旭:“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刚刚我们灵鹫宫的信号是你发的?尊主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人倒是不觉得是何旭害了童姥,毕竟童姥在她的眼里,武功那是何等高明,怎么可能被何旭这种毛头小子害死。
  “在下何旭,师承无崖子,我师父是你们尊主的师弟,师伯是和师叔同归于尽的。诺,旁边的那位就是你们尊主的师妹了。”
  “哪来的毛头小子,敢来我们灵鹫宫攀亲戚,活的不耐烦了吧!”领头的小姑娘也就二十出头,想是根本还没接触到童姥师承这些秘密,想当然的把何旭当成骗子了。
  何旭也被她这句毛头小子弄恼了,在加上这小姑娘的语气甚是恶劣,决定给她点教训。他从地上挖了些雪,直接以内力催融变成水之后,又用内力把它制成了生死符,然后直接打向了这个领头之人。
  她看见何旭丢了东西过来,然而自己根本没有躲开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何旭发出的暗器射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待得反应过来之时,生死符早已化进了体内,还没等她质问何旭,自己已经发现不对劲了,浑身瘙痒难忍,痒到只能啊啊大叫,躺在地上打滚。
  其余人等见到头领这样,直接拔剑准备冲上来。“住手!”一声低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原来是刚才那个头领发出的命令,这人也是见过生死符,自己知道何旭发出的是什么,自己也是明白,刚才自己只是痒了那么几下是眼前之人手下留情了,现在她到时有点相信何旭的话了,但还是有那么几分怀疑,踌躇间,忽然眼睛一亮,不如带他回灵鹫宫,那些老人倒是知道不少事情,想必何旭所说之事她们一听便知道真假。如果他说的属实,那么便是自己人,如果是心怀不轨的贼人,进了我们灵鹫宫管教他知道这是谁的地盘!
  “既然你说是我们尊主的师侄,那你敢跟我们回灵鹫宫吗?”“正有此意!”何旭当然是答应下来了,他本就打算去灵鹫宫研究研究那些前人刻下的精妙的武功。
  这个头领看了看何旭没说什么,分出一匹马给他,带着他直奔灵鹫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