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二十五章 小露一手

  虽然这帮女子带着何旭往灵鹫宫方向行去,看似一同,实则泾渭分明,没有一人跟何旭主动说话,甚至是望着何旭的眼神之中都带着戒备,何旭也试着找她们说话,但她们仍是不怎么吱声,也就领头的随意答了何旭几句话,见此,何旭也就不自找没趣了,众人默默的赶路。
  随着地势越来越险,山峰越来越高,赶了半天的路,前方突然出现一众人,同样的衣着,只是有些细节不同。
  “是昊天部的姐妹!”一看到这些人,何旭这边有个小姑娘忍不住喊出了声。昊天部的人马当然也看见何旭一行人了,之前这边的小头领走到昊天部一位头发已经花白的老婆婆身边小声的说着什么。她们听完之后俱是悲戚的望着身后的黑色口袋,显然是已经知道童姥仙去了,众人皆是悲痛万分。
  小头领忍着悲痛又是在那个老婆婆耳朵边说了些什么,只见那老婆婆听了后,诧异的望向了何旭,显然是把有关何旭的事告诉了这位老婆婆。
  “小兄弟,不管怎么说,我首先是谢谢你带着尊主回来,但你说你是尊主的师侄,这倒是还需你证明下。”老婆婆很客气,先是朝着何旭点了点头,接着缓缓说道此话。
  “哦,不知怎么样才算是证明呢?”何旭无所谓的说道。
  “这倒是简单,我们过上几招就行了,想必你自称尊主师侄,武功应该还是不错的,陪我过上几招吧!但拳脚无眼,你可要当心了。”这老婆婆嘴上是发问,可是手却没闲着,没等何旭回答便动起手来。
  何旭当然是无所谓了,开玩笑,他现在可是先天高手,更是集逍遥三老功力于一身,还怕她一个老婆婆?
  这老婆婆出拳直攻何旭胸口,在旁人看来这速度惊人的拳头,可在何旭看来还是太慢了。何旭稍微往左挪了一小步边躲过了,老婆婆一招不成,顺势又出了两掌,还是被何旭轻飘飘的躲过了。她也是看出来,何旭虽然年纪小,武功却是不弱的,必须要动真格的了,拔出佩剑,继续攻向何旭,却还是别何旭轻描淡写的躲过。
  “小伙子,你就只会躲吗?”这老婆婆明显是被逼急了,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何旭知道今天不露几手是不行了,眼看她下一剑刺了过来,这会没有躲,直接以天山折梅手夺了她的佩剑,顺便用地上的积雪练了一道生死符打向了她的手臂。
  “尊主的绝技?天山折梅手,连天山六阳掌中的生死符也会?”刚刚这老妇听到何旭会尊主的绝技,还觉得是那小姑娘见识少,认错了,可现在这显然就是尊主的得意武功,看来他的身份应该不假。
  两人停手后,这老妇再一次打量着何旭,当她看到何旭手上戴着的戒指是,露出一副思索的表情,突然开口询问:“你这可是七宝指环?。。。是了,我听过尊主说过几次,本门的信物是个玉指环,我虽未曾见过,但听尊主说此指环的样子不就是这?看来这少年真是尊主的师门晚辈。”老妇虽是问着何旭,但没等何旭回答,便自言自语的说了起来。
  “没错,这正是逍遥派掌门信物七宝指环。你现在还有什么疑问,一并说了吧!”
  “不敢,不敢,属下拜见尊主!”老妇人,看见这指环,便是不在怀疑何旭的身份了,更是看到何旭年纪轻轻,武功便如此高强,现在更是巴不得何旭能接受灵鹫宫,所以直接就喊出了尊主称呼,其余人等看到老妇这般称呼,也都不假思索的跪下喊了声:“见过尊主!”
  何旭也没推辞,他惦记这灵鹫宫里的武功,当然做上灵鹫宫宫主是最好不过的。让众人起来后,何旭解了老妇身上的生死符,带着更加庞大的队伍向着灵鹫宫走去。
  这次验明真身之后,大家对何旭再也没有之前的淡漠了,皆是菲常的恭敬,途中何旭也是得知老妇姓余,何旭便称呼她为“余婆婆”,期初她是死活也不让何旭这么叫她,说什么尊卑有别,但何旭一再坚持下,到也随他去了,但她却一点都不敢摆长辈的架子,皆是尊主长,尊主短的称呼着何旭。
  第三日,余婆婆对着何旭介绍着,说是只需一天便可到达灵鹫宫时,前面探路的哨骑突然折回,神色急切,更是带回了一个受伤的女子。
  “尊主,属下哨骑探得,那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一众奴才,乘老尊主有难,居然大胆作反,正在攻打本峰。我们大部分人马都在外寻找老尊主,只留钧天部留守灵鹫宫,缥缈峰异常险峻,易守难攻,虽是暂时守住了,但是这名钧天部派下峰来求救的姐妹却给众妖人伤了。”
  何旭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何旭想着:这帮家伙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么久才攻打灵鹫宫,不知道兵贵神速吗?来这么迟也好,正好拿你们立威!何旭哪里知道,那帮人都是被何旭之前那轻功给吓到了,直到现在才又打起精神来攻打灵鹫宫。
  何旭先是用他粗浅的治伤手法,隔空渡了道北冥真气过去给那受伤的女子,倒是浪费了大半的真气,但谁叫何旭的内力多呢,他表示随便浪费。众女虽然早就了解何旭的武功高强,只以为他凭借的是精妙的武功,现在看来,何旭的内力之纯,竟似尚在老尊主之上,众女震惊之余,齐声欢呼,不约而同的拜伏在地。
  受伤的女子这是也是醒了过来,听着众人的介绍,知道何旭是新的尊主,更是看见了何旭一出手便是灵鹫宫本门的功夫,外加内功高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哪还敢说什么。直接跪倒在何旭面前:“谢过尊主救命之恩,还请。。。尊主相救峰上众姊妹,大家寡不敌众,实在是。。。已经危及万分了!”
  何旭示意余婆婆扶起这女子,“放心,你们既然称呼我为尊主,那我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们送命的。你们太慢了,我先行一步,先去解了灵鹫宫之危吧!”
  “不可,那三十六洞,七十二岛虽然是些乌合之众,但他们人数众多,尊主还是和大家一起冲上去吧,我们之前已经发过信号通知出去寻找老尊主的姐妹们回来了。”余婆婆劝阻道。
  “放心,没事,普天之下,现在只有一人我没把握能胜他,但我要走,却是没人能拦住我的。就这么定了,我先走一步,你们随后聚齐人马在上山来。。。”何旭说着这话时,人已经到了三十丈之外。
  众人已经来不及阻止何旭,只能由他去了,看到何旭的轻功,也是放心不少,知道何旭说没人能留下他,应该是真的,不像是逞能的样子,但随后便是更加好奇何旭说起的那没把握能胜的一人到底是何方神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