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二十九章 处理杂事

  虽然灵鹫宫众女觉得何旭的惩罚太轻了,但她们并不敢违背何旭的意思。其实是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马攻上山时候,本就没下死手,他们还打算从这些灵鹫宫人嘴中得知生死符的解药在哪呢?所以死的很少,也就是受些伤而已,不然何旭哪能这么简单的放过这些人!
  梅剑看着现在大局已定,便挥手示意站在顶上的人,可以打开机关了。不一会。门口传来的轰轰的声音,巨岩缓缓的上升,露出了本来的大门。一队一队的灵鹫宫人马来到了大厅门口,等着何旭发号施令。
  忽然,何旭看见了慕容复一干人等,细问了下梅剑,原来是他们在山下往山上赶的时候,正好迎面撞到了下山的慕容复一行人,灵鹫宫的人误以为这些是那三十六洞、七十二岛造反的奴才,当即就要拦住他们。
  他们当然不肯继续留在这是非之地了,双方就争执了几句,这时候,包不同的毛病又犯了,嘴臭的不行,气的这些小姑娘们,当即就出手要教训他们,这些小姑娘们,虽然年龄不大,但所学的具是童姥教的精妙功夫,甚至还有几套不俗的阵法,相互配合之下,更是打的那四大家臣毫无还手之力,因为慕容复被何旭打伤了,没有出手,倒是逃过了一劫,
  包不同几人,个个鼻青脸肿的被众女扣在那里,虽然人不能动,可这嘴却是没闲着,要不是想着让何旭发落这些人,就凭包不同那张臭嘴,众女早就给他一剑了,慕容复大概是没出手吧,待遇稍稍好上那么一些,只是捆住了而已,至于王语嫣众女是看出她不会什么武功,倒是没为难她。
  包不同一看见何旭,当即就嘲讽道:“姓何的小子,说什么放我们离开,原来早就安排了人马在山下等着我们了啊,假惺惺的放我们下山,转眼间又抓了我们,嘿嘿,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这般无耻的人老包今天算是见到了!”
  “住嘴!”何旭还没说话,旁边的梅剑已经冲了出去,随即给了包不同两巴掌。
  “嘿嘿,小娘匹的,没吃饭吗?打的这么轻,果然娘们就是娘们。”梅剑听了大怒,当即拔出佩剑要给包不同一个教训。
  “放了他们!”听到何旭的话,梅剑没有一丝犹豫的收起了佩剑,其余众女也是松开了他们身上的绳索。
  慕容复甩手,连个招呼也不打就往回走去了,显然还记恨着‘斗转星移’这事了,包不同倒是还想说点什么,被一旁的风波恶的拉住了,几人也跟着慕容复往回走,倒是王语嫣的对着何旭点了点头,轻声说了声:“再见。”之后也是紧跟着慕容复下山了。
  之后就是打扫战场了,像卓不凡这种本就不是下属,单纯来寻仇的自然是管杀不管埋了,打扫完后便是安置童姥的后事了,不知从哪拖来的两具上好棺木,让童姥和李秋水入馆之后,就是下葬了。地址是段誉这小子选的,据他说这里是风水宝地,葬下去什么什么的,何旭也没听完,反正是好地方就对了。
  之后何旭便让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在坟前磕头认错了,应该是何旭在一旁望着的缘故,众人都是一脸诚恳的磕着头,至于心里怎么想,何旭就不知道了,但大概是没什么好话吧!
  处理完童姥的后事,紧接着就是何旭继任灵鹫宫宫主的典礼了,这些人倒是没礼物送上,但是那好听话却是说了一箩筐,何旭长这么大就属今天听到的赞美最多了,武功高强,貌比潘安什么的只是最低级的,听得何旭都快怀疑他们说的这是自己吗?没想到自己的优点这么多啊。
  典礼结束后,众人都是告辞了,临走时还说着,年末一定带上大礼,把这次的贺礼给补上之类的话。段誉也是说着要告辞了,但被何旭再三挽留,终是答应多留几日。
  这天,何旭找到段誉,看到段誉在那边发着呆,边喃喃自语着王姑娘什么的。何旭翻了个白眼,打断了了他的幻想。
  “段兄,对那王姑娘还真是痴心一片啊!”
  “那有什么用呢?她一心只在他的表哥身上,半点也不在意我。”段誉沮丧的说着。
  “那个,我也算是她母亲的师弟,又是掌门,说的话应该还算是有点分量了,要不我让她把王姑娘许配给你?”
  “真的?”何旭先是一喜,随意便低着头低声说道:“还是算了吧,强扭的瓜不甜。”
  “强扭的瓜甜不甜,那总得扭下来才知道了,再说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她母亲说话了,她一个没武功的女流之辈还能反抗?”何旭蛊惑者段誉说着。
  段誉一脸的阴晴不定,纠结到最后,还是缓缓的摇了摇头:“算了,还是别说这事了。何兄,你一再挽留我,到底是何事,你直说了吧。”
  “那好吧,我想要段兄的六脉神剑一观。”
  “什么,不行!”段誉听到何旭的话一惊,立马摇头拒绝了,要知道当时鸠摩智以他的性命要挟,都没让他交出剑谱,更不提是何旭这种轻飘飘的请求了。
  “真的不能通融吗?”何旭还是不死心的问着。
  “这,真不行。”
  “段兄,老实告诉你,你身上这套北冥神功是残缺的,你之所以不受控制的乱吸别人的功力,就是因为功法残缺的原因了,在告诉你,你学的功法没有转化内力的口诀,所以内力存于经脉里,你才才会经脉胀痛,最后经脉迟早会承受不住,你就会砰的爆体而亡。”
  段誉听的何旭的话,吓出一头冷汗,一脸阴晴不定的样子,但最后还是咬紧牙关,拒绝了何旭交换武功的建议。
  何旭看着段誉油盐不进的样子,也是十分苦恼,忽然眼睛一亮,自言自语的说道:“无量山那座玉雕,还是砸了吧!”
  段誉听到何旭的‘自言自语’,顿时急了:“何兄,你要砸了神仙姐姐的玉像?不行,我不同意!”
  “嘿嘿,段兄你这话就好生不讲道理了,那玉像是我师父雕的,自然也是属于我逍遥派的,我现在贵为逍遥派掌门人,处置门里的东西有什么不对的?”
  “这。。。不行,反正就是不行!”
  “不如这样,段兄你给我剑谱,我把雕像送你了,包括那处福地,以后我也不去了,那就是你一个人的秘密基地。”
  段誉听到何旭的话,先是一喜,然后就皱下了眉头,在那思索着什么,显然是在那纠结着。
  “你答应我,你只能自己看,不能传授给别人。”
  何旭听到段誉的话,大喜,连忙说道:“今日,我何旭得段兄所传六脉神剑,若传于这世上其余人,便叫我天打雷劈!”
  段誉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今晚,我把剑谱默写出,明日就给你。”
  “那就谢过段兄了,我自是投桃报李,给你完整的北冥神功,让你解决后患!”
  第二日,两人交换的功法后,何旭刚打算打开看时,却被段誉拦下了:“别,何兄别在我面前打开这剑谱,我现在就告辞,待得我下山之后你在看吧。”
  何旭只当他脸面上过不去,也不在意,开着玩笑说道:“段兄你要我等你走的时候在看,这不会是假的吧?”
  “怎么可能!,我段誉是那种人?”“开个玩笑罢了,我当然知道段兄是谦谦君子了,必然不是这种以假乱真之人。”
  两人挥手告别后,待得段誉下山,何旭激动的打开了剑谱,仔细端详起来,忽然看到一段蝇头小字。
  “好你个小白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