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三十章 灵鹫宫传绝学

  何旭拿到这六脉神剑的剑谱,兴奋不已,可看到中间有句段誉写的注释,知道自己上了段誉的当了。原来,这六脉神剑催动需要极其深厚的内力,这点何旭倒是无所谓,自己现在现在的先天内力,绝对是独步天下了,如果他还不符合,那应该就没人可以练这武功了。
  让何旭骂娘的是段誉写了第二句话,“欲练此剑,需一阳指练至四品以上。”。这不是坑爹吗,这六脉神剑居然是一阳指的升级版,也没见原著中段誉练过一阳指啊!
  其实,段誉虽然不喜练武,但一阳指这种家传绝学,段誉小时候肯定也是被段正淳强制学过一些的,所以他还是有点一阳指的基础的,但这基础不牢靠,所以他虽然内力足够,但六脉神剑却是时灵时不灵。
  “没办法了,看来这六脉神剑是暂时学不成了。”何旭不死心的翻看了几遍,自己试了试,内力刚从指间发出三尺,便直接消散在空气中了,根本形成不了那传说中的无坚不摧的剑气,这别说人了,怕是连只蚊子都杀不了吧!
  何旭是越想越气,从段誉离开时的速度加特意招呼自己等他离开在看,何旭知道段誉这小白脸绝对是故意的。怕是自己去大理,段氏一族还有天龙寺绝不会把一阳指给自己。要知道一阳指是他们大理段氏的根本,哪能简简单单教给外人。
  何旭阴晴不定的望着这剑谱,思索着是不是要强行借来一阳指一观,可又想到天龙寺那帮和尚就是茅坑里的石头,那是又臭又硬,强来怕是会鱼死网破。想着想着,何旭忽然眼睛一亮,露出一丝微笑,他知道该去哪寻那一阳指了。
  暂时把六脉神剑放下来,把梅兰竹菊叫了进来,准备教她们些精妙武功,何旭是不打算在这常驻的,自然就要有高手坐镇灵鹫宫了,何旭自然是知道这四胞胎的性格,不怕所教非人。
  “我今天准备教你们一套内功,是我们逍遥派的三大神功之一,叫小无相功。”何旭想来想去,觉得小无相功最适合她们了,童姥自己改的独尊功副作用太大,至于北冥神功却是需要散功,如果要吸人内力,还要下山,那就不是又没人坐镇灵鹫宫了。
  况且小无相功的被动可以模仿天下武学,还能永葆青春,可能单单是永葆青春这一功能就没法让女人拒绝吧。果然何旭稍微讲了下这小无相功的特点,讲到永葆青春时四女具是眼睛一亮,何旭的话都没有说完就没有犹豫的决定就要学这小无相功了。
  教会了她们小无相功后,何旭想了想又把天山六阳掌中生死符的制法与解法教会了她们,又对她们提出了小说里那套宗门任务,贡献点什么什么的,想到什么就说些什么,把四人听的一愣一愣的,最后四人望着何旭的眼神都带着星星。
  用了三天时间,几人已经初步掌握的小无相功和生死符,何旭也是差不多讲完了自己看的小说里宗门一系列的事情,剩下的就靠她们自己来完善了。
  接下来何旭就进入了童姥以前闭关的石室了,他知道里面有着先人刻下的武学心得,对自己有莫大的好处。何旭进了石室看了看墙上刻下的图像,有童姥教过自己,也有他没练过了,何旭按着图中所示,运起真气,只学得数招,身子便轻飘飘地凌虚欲起,收功之后只觉精神勃勃,内力充沛。
  何旭就这般在石室里闭关一月,每日精研石壁上的图谱,武功大进,比之初上缥缈峰时更加强悍三分。
  何旭这日从石室中退了出来,因为他发觉自己现在在照着图像练,进步已经很小了,他知道自己应该是碰到的瓶颈了,这时候闭门造车是没用了,该给自己点外部压力了。何旭想了想,他知道现在给自己压力的人应该就是少林寺的那位了,算了算时间,也快到了何旭当时说的少林寺半年之约了。
  何旭吩咐灵鹫宫众女告诉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让他们散布消息,就说一月后少林寺召开英雄大会,期间还会有人讲出乔峰身世,包括那些死掉的人为何而死,等等一系列事件的来龙去脉。
  何旭接下来去了灵鹫宫的藏书之地,天文、地理、水利、桑田、医药、建筑无奇不有,灵鹫宫的藏书之地简直快比得上现代一个小型图书馆了。何旭翻了翻这些书籍,思索一番后决定学些医术傍身。他怕自己万一哪天不知不觉被谁用毒阴了,那不是太悲催,看看韦小宝就知道了,多少武功比他高强的人被他用药给阴了。
  何旭可没有段誉那百毒不侵的身体,万一哪天就中招,那不是要任人摆布?还是学点医术的好,技多不压身。更何况还有医武不分家一说呢,练武总是需要熟知筋脉还有各处穴道的,何旭没有细看,直接让人抄录一份灵鹫宫里的独有医书,带上后便下山直奔少林了,路上也是看到不少人在赶往少林,想来是消息已经散开了。
  何旭倒没有急着赶路,一边研究医术一边赶路,就这般大半月才到嵩山,还真是人满为患啊,到处都是持剑拿刀的江湖中人,看来自己还是来的早了,乔峰还没到啊,大戏还要等那么几天了。
  何旭就这样住在了少室山下的一家客栈里,期间自然是有那种不长眼的家伙看何旭年轻,想要逼迫他退房让与自己。何旭自然是随手给了他一掌,然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在也没人来烦何旭了,店小二服务的更加殷勤了,就是腿有点抖。
  薛神医终于也来到了,这自然是何旭传信给的苏星河,让薛慕华过来教教自己医道方面的知识。薛神医一看到何旭,就是行了个大礼,何旭自然也随他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劝也没用。薛神医给了何旭一本自己编写的医书,告诉何旭这是他毕生医术的总结了,何旭把自己从灵鹫宫带出来的医书给了他参考,虽然大部分对薛神医没什么用处,但也有精妙之处看的他手舞足蹈,就这般薛神医也住下了,自己钻研灵鹫宫的医书同时教导着何旭。
  直到这天,一个穿着青袍的小姑娘来到何旭房间。
  “尊主,你吩咐要找的人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