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三十一章 一阳指得手

  “尊主,你吩咐要找的人找到了!”
  “哦,在哪?”
  “在此地的东南方向差不多三十公里外,对方的目的地应该也是少林寺,大概率会路过这里。”
  “算了,我等不及了”何旭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撂下一句话人就已经施展凌波微步飞走了。
  何旭沿着灵鹫宫探子指点的方向,一路疾行,不一会就看到了一处破庙,里面不时有着炊烟升起。何旭不动声色的飘了过去,发现了自己要找的人果然在这。
  “老大,我们来这少林寺干什么?”岳老三大大咧咧的问着一个面目全毁,拄着拐杖的青袍怪人。
  何旭之前在镇南王府是看过岳老三的,自然是认得的,至于这个青袍人,不用听他们的话,都可以知道那是段延庆了。
  没错,何旭想到的拿一阳指的好途径就是段延庆了,他本就是大理段氏子弟,自然是会一阳指了。
  “这次少林寺武林大会开的甚是蹊跷,一开始毫无动静,忽然间就传遍天下了,这背后肯定有某个大势力做推手。”顿了顿他接着说道:“算了,反正这跟我们关系不大,我这次来少林的目的主要是因为得到段正淳也要来少林的消息,他这次是便装出行,没带什么护卫,正是杀他的大好时机。”
  岳老三一听这话,一脸便秘的样子,段正淳是他‘师傅’段誉的老子,杀他就是欺师灭祖,但自己老大的话又不得不听,所以他现在特别的纠结。
  “老四呢?”“那个淫贼应该又看上哪家的姑娘了。”“快去把他找回来,现在少林这里高手众多,万一有高人看不下去,平白无故的树敌太不明智。”“奥。”岳老三听着这话,连忙出去找找那云中鹤,准备把他带回来。
  “二娘,自从我说来少林寺,你就心神不定的,怎么回事?”段延庆皱着眉头问一旁的叶二娘。
  “嘿嘿,自然是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老情人玄慈激动的啊!”何旭在一边轻笑的调侃道。
  “谁?”段延庆和叶二娘都是吃惊的望着传来声音的地方,叶二娘自然是吃惊于她和玄慈的事居然被人知道了,段延庆虽然也是诧异叶二娘居然和玄慈有关系,但他更惊骇的是居然有人可以离他这么近,要不是此人说话,他绝不可能发现有人在这里。
  等二人转过头,看见何旭的长相,更是惊讶万分,因为何旭看起来就是个初出江湖的毛头小子,怎么会让自己都没发现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段延庆和叶二娘两人对视一样,不约而同的向着何旭出手了,何旭不慌不忙的用出凌波微步向左侧移了段距离,躲过两人的攻击,顺便随手一点叶二娘的穴道,她当即就被何旭点住不动了。
  段延庆自然是看到叶二娘被点住了穴道,他自问自己要杀叶二娘也能,但要像何旭这般轻描淡写的一招制服叶二娘,自己是做不到的,更不提刚刚他还是在自己和叶二娘联手攻击下,可见此人武功远远大于自己,不能自己能够对付的。
  段延庆一瞬间就想明白现在的情况,根本不管被点住穴道的叶二娘,二话不说,转身就从窗口那里往外飞去。何旭也是看到段延庆心生退意,脚下一沓,便挡在了段延庆的面前。
  “延庆太子,这么急着走干什么?”
  “你到底是谁?”段延庆怎么也想不通这人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份的。
  “你别管我是谁,我这有你感兴趣的事哦?”何旭笑着对他说道。
  “什么事,你又想要什么?”段延庆不为所动,依旧平静的问着。
  “我要大理段氏的一阳指。”何旭淡淡的说出了自己想到的东西。
  “不可能!”段延庆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何旭。
  “别忙着拒绝啊,你先听听我说的什么啊!”
  “不管你说什么,一阳指我绝不会交给你。”
  “哦,是吗?”这次何旭没等他回答,接着继续说道:“天龙寺外,菩提树下,花子邋遢,观音长发。怎么样,还不感兴趣吗?那我要走了啊!”
  “等等!你知道。。。她。。。是谁,是吗?”段延庆期待的望着何旭,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这我当然知道了,连叶二娘和玄慈有私情我都能知道,你的这点小事对我来说还算秘密?我甚至还知道,这女子还替你生了个儿子。”
  “什么?儿子?真的?我有儿子了!”段延庆一脸惊喜的望着何旭,希望他接着说下去。
  何旭却是不继续说下此事,反而问道:”怎么样这个消息能换你的一阳指吗?”
  段延庆纠结一会,想着:儿子?我居然有儿子了,我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根本就不可能再会大理夺回皇位,不如把一阳指给他,换到我儿子的消息,助他夺回我们的皇位?
  何旭看他一脸纠结,决定给他一个重磅消息。“你如果知道你儿子的身份,绝对会有惊喜的。”
  “换了,你先告诉我那女子是谁,在告诉我,我儿子在哪?”
  何旭也不怕他赖账,轻笑的说道:“段正淳喜欢给别人带绿帽子,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他老婆也会替他戴一顶吧。”
  “什么,那女子是段正淳老婆?那我儿子,岂不是。。。”
  “没错,大理镇南王世子段誉就是你儿子了,保定帝无后,将来大理皇位可是你儿子的。”
  段延庆先是一阵错愕,接着便是放声大笑,这大概是自己这么多年来最开心的一天了,自己虽做不了大理的皇位,但是自己儿子是未来的大理皇帝,等于是皇位又回到了自己这一脉,他足足笑了一刻钟,才擦了擦泪水对着何旭说:“你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
  “你尽管可以去找刀白凤对峙,在查下段誉的生辰,应该就真相大白了。”
  “好,我这就去查,如果属实,一阳指我双手奉上。”段延庆说着就准备离开。
  何旭皱着眉头,随手拦下了他。“怎么?这是准备打白条?我消息已经告诉你了,你今天一阳指交不交已经由不得你了,实话告诉你吧,我也就是懒得去大理那么远才找的你,不然你觉得大理那段氏兄弟还有天龙寺的那帮和尚能拦得住我?”
  “你别逼我去大理,本来我就懒得去,你现在要逼我去,我心情肯定不会太好,说不定就会杀个大理世子什么的解解气。”
  “别,我交给你就是了,别伤我儿!”段延庆自然看出以何旭的武功去大理是无人可挡,告诉自己消息来换一阳指应该是真懒得跑那么远,这消息九成是真的,自己自然不能让他去伤害段誉。
  何旭拿出带来的纸笔扔给了他,段延庆二话不说便默写了出来,递给了何旭。
  “你没动什么手脚吧,如果骗我,可别怪我做出什么不好的事啊。”何旭虽然觉得段延庆不敢乱写一通,但警告还是要警告的。
  “自然是真,断然不敢欺骗阁下。”何旭点点头,大致看了看没发现什么问题,接着示意他可以走了。
  段延庆看见何旭点头,便拄着拐杖出去了,看都没看叶二娘一眼,他自知道段誉是自己儿子之后,心中说不出的激动他现在只觉得什么名利尊荣,什么帝王基业,都万万不及一个儿子的可贵,更不提将来自己儿子还是大理的皇帝,他现在只想默默的守在段誉身边,好好看着他登上那皇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