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四十一章 先废鸠摩智

  “鸠摩智啊鸠摩智,本来我还不把你放在心上的,可你非要跳出来找死,这是何苦呢!”何旭一脸悲天悯人的表情看着鸠摩智,何旭这次倒是说的实话,本来他真没准备找鸠摩智麻烦的,可谁叫鸠摩智先跳出来跟自己作对呢?再说了,何旭现在知道他懂龙象般若功,那此事就更不能算了,但动手归动手,何旭还是要首先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的。
  “这位小施主,你虽然在保命方面有一手的,但你想靠着这个来跟小僧动手,怕是远远不够的。”他眼光一瞟,看见段誉,接着说道:“那位段公子不是也精通此步法,他更是会那天下第一的剑术“六脉神剑”,不照样被小僧撵着到处跑?更何况你还没有这种武功,不如你把此步法给我,小僧传授你一门少林绝技,日后也好行走江湖,不被人随意拿捏。”鸠摩智一脸我为你好的表情,之前何旭收拾丁春秋时候,他趁乱在逛藏经阁,之后结束了才来到这边,倒是没看见何旭大显神威,所以还一幅胜券在握的样子望着何旭。
  一旁的段誉也是一脸不好意思的讪笑道:“呸,大和尚拿我做比较干什么,我是读书人,君子动口不动手,知道吗?再说了欺负我算什么本事!何兄加油,好好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和尚,让他知道你的厉害!”
  在场的武林众人也都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鸠摩智,这何旭的武功刚刚众人是见识过的,现在听到鸠摩智如此口出狂言,心里都纷纷猜测:难道这吐蕃来的和尚武功真的高到那种匪夷所思的地步,可以三两招拿下这逍遥派掌门?
  何旭也不跟鸠摩智废话了,直接一道白虹掌力向他打去,这鸠摩智本来还不太在意,看何旭隔空挥掌不知在干嘛,可忽然感受到一股气劲向自己脸上扑了过来,这才反应过来大事不妙,狼狈的闪了开,可左边肩膀还是中了半招。
  鸠摩智面色阴沉望着何旭:“好内力,好掌法,倒是小僧看走眼了,没想到小施主不仅轻功精妙,内力更是如此浑厚。如此看来,小僧却是不能手下留情了!”鸠摩智话音未落,人已经到了何旭前方,使出了龙抓手向着何旭右肩抓去,因为他发现何旭的武功以他的年龄来看,完全是不合理啊,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怎么可能有这么深厚的内力,再加上他那精妙的轻功、掌法,所以他打算生擒何旭,擒住之后,自己在慢慢发掘他的秘密。
  何旭看着他的手抓来,微微侧了侧身子,闪了过去,鸠摩智见状一甩身上披着的僧衣,用出了那袈裟伏魔功,何旭还是左一步,右一晃,轻飘飘的闪过了。久攻不下,鸠摩智是有些着急了,原先他只用擒拿,困敌的武功想着生擒何旭,可是现在越打他心里越没底,直接就用起了杀招。
  大力金刚掌、韦陀掌、无相劫指都一一在这鸠摩智手中施展了出来,场间不时听到群雄的惊叹,更有老一辈见多识广的人,详细介绍着,这是大力金刚掌,嗯?这一招是韦陀掌,哇!这大和尚好生了得居然连无相劫指都会!
  何旭瞥了眼少林的方向,果然自从鸠摩智在众人面前用了这些少林绝技,他们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众人每惊叹一声,众僧对鸠摩智的恨意就加了一分,在看看鸠摩智洋洋得意的表情,何旭知道了,原来鸠摩智跟自己是一类人,就喜欢显摆,就喜欢装逼出风头,没实力时候怂着,有实力的时候怎么作死怎么来。
  何旭不能忍了,本来还打算戏弄戏弄他,陪他玩一玩,可他现在的风头都快盖过自己了,这尼玛果断不能忍了!自己不跟他玩了,何旭化被动为主动,先使出了天山六阳掌直击鸠摩智胸口处,鸠摩智虽然是即使收手挡住了,但他没料到何旭的掌力如此之大,猝不及防之下退了好几步,何旭瞬间跟上,用上了天山折梅手。鸠摩智苦苦支撑,之前看了何旭的轻功,原以为他的武功应该就是那种飘逸灵巧之流,没想到他刚刚那掌内力如此阳刚,力道如此之重,可眨眼间他内力居然还能化为阴柔之力,古怪,当真古怪,不知这小儿练的究竟是何种武功。
  又过了十来招,鸠摩智原先就被何旭以白虹掌力击伤,后又硬接一击天山六阳掌,现在只是在苦苦支撑,何旭本是用天山折梅手跟他缠斗,忽然一转,又是一击阳钧天歌,鸠摩智没反应过来,直接被何旭一掌打在胸口,喷了一口血。他怕了,他要跑了,何旭自是一眼看穿了他的想法,直接拦到了他前面,右手直接掐住他的喉咙。
  何旭看鸠摩智还想挣扎,直接运起了北冥神功化去了他的一身内力,“你,你,化功大法!不对,就算是那丁春秋尚不能化去我的内力,你怎么可能!”鸠摩智一脸惊骇的望着何旭。
  “呵呵,化功大法算什么东西!我这可是逍遥派绝学,正宗的道家神功,北冥神功!至于你说的丁春秋吗?欺师灭祖的东西,一会你就可以看见他了!还有,在说一句,你的小无相功使得很烂!”
  “你,你怎么知道!”
  “我为什么不能知道,你练的小无相功本就是我逍遥派的绝学,你应该是从姑苏那里偷学来的吧!你用小无相功的内力催动少林绝学,这些和尚看不出来,还以为你真的精通所有少林绝技,可在我眼里,呵呵。”何旭冷笑两声,也不在多说什么,全力催动北冥神功,片刻后,何旭松开手掌,鸠摩智直接瘫倒在地上。
  何旭看着他,缓缓说道:“国师,可服?”
  鸠摩智看了他半晌:“小僧,心服口服。”
  何旭笑了笑:“那便再好不过了,其实国师你强练那么多的少林绝技,早以内伤加身,每夜午时,你最近怕是周身大穴都时不时的疼痛无比,我化去了你的内力,虽然让你武功全失,但你这内伤也是不治而愈了。”
  鸠摩智一听何旭此话,在结合自己最近确实如此,更知道现在自己是毫无还手之力,何旭也不至于在骗他,也是对何旭的话信了一大半,对何旭的恨意消了不少。
  “如此,倒是多谢施主了。”“嗯,这就对了,出家人戾气那么重,打打杀杀的算个什么事,须知佛法才是根本。”何旭沉吟了会,舔着脸笑着说道:“嘿嘿,那个,国师,不知那龙象波若经可否让我一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