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四十四章 异变与回归

  老和尚眼界高明,知道在这么下去,自己十有八九是要被何旭耗死,越拖延下去,越是不利于自己,自己必须要反击了。
  想到这里,老和尚眼神变了,不再是之前那古井无波那般,逐渐锐利起来,似是回到了几十年前,自己当时在江湖上与群雄争锋的感觉。
  老和尚一招一式看上去简简单单,但是威力却是出奇的大,到了老和尚还有何旭这一境界,因为附带着深厚的内力,一拳一脚都有着莫大的威力,更不用说在用上那些精妙的武技了,同是少林七十二绝技,那些少林的玄字辈僧人用出的绝技已经算是威力绝伦了,可现在与这老和尚一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原来拈花指要这么用啊。”
  “之前我就觉得自己的般若掌,总是有哪点不对劲,现在看见大师出手,我终于明白了。”
  “。。。”场间不时有着那些少林僧人的议论,或是惊叹,或是欣喜,其余武林众人也是觉得这次少林真是来对了,不虚此行啊,不仅吃到了一个大瓜,更是见到了传说中的先天高人的对战。
  何旭与扫地僧打了足足有两个时辰,一直全力出手,尽情的用着真气,两人分开之后,都微微有些喘气,没办法,纵是已经是先天高手了,但两人这般打下来,都是有些疲惫了。
  “小施主,功力惊人,已不再老衲之下了,怕是指点不了你了。”
  “哪里,神僧太过谦虚了,今日一战,小子受益良多,多谢大师手下留情。”
  “今日天色已晚,诸位还是早些下山吧!”老和尚这一声传遍了全场,群雄一听他这么说了,也知道今天应该是没热闹可以在看了,便是向着何旭还有老和尚拱了拱手就下山去了。
  老和尚看其余人等走了差不多了,才又看向何旭,说道:“既然小施主没有出家的念头,那老和尚也是强求不得,今日相见便是有缘,我就送你一物。”老和尚边说话,边丢给了何旭一本书。
  何旭看了大为吃惊,老和尚递过来的居然是逍遥子写的逍遥派武学精要,略微翻看下,比起他之前从无崖子、天山童姥处听来的要精妙的多,何旭诧异的看向了老和尚,想要问问他这东西究竟是从哪来的,却见他已经转身晃了下身子,人已经在五丈之外了,几个闪动便消失不见了。
  之前何旭一直以扫地僧为假想敌,一直担心自己与他的一战,可他打的时候才发现老和尚根本就没有和他战斗的想法,如果不是自己一直在门口大喊,他怕是都不会理自己。
  何旭看老和尚已经跑了,虽然自己还有很多疑问,但还是耐住了性子,想着自己回去刻苦修炼一番,武功有所长进在来找他,想到这他又摸了摸怀里的几本书,还真是不虚此行啊,自己现在怀里有着一阳指及六脉神剑、龙象般若功、之前从慕容复那敲诈来的自己还没有练的斗转星移、以及老和尚给的逍遥子的武功心得,还有最后一本却不是什么武功秘籍,是薛神医著的医书了。
  “真是大丰收啊!”何旭美滋滋的摸了怀里的书,正准备跟着萧峰、段誉这些人打个招呼带着人马回城呢。却突然觉得胸前一热,之后透过衣服,青光闪出,何旭摸了摸发现是自己戴在胸前的玉坠,他记得这只是自己一次出去玩时候从地摊上买的纪念品啊,就在何旭还在想着这怎么回事的时候,何旭突然眼前一黑。
  其他人眼里,只看见何旭突然人化作一道青光,便是消失不见了,其余人都是一脸骇意,不知所措。第二日,何旭之名更是传遍天下,更夹杂了数不尽的谣言,什么何旭本就是天上的谪仙转世,当日他感到的召唤,便回天上了。当然更多的人说,他是看到了先天后的路,直接飞升上界了。
  因为这些种种传说,倒是一改大宋之前的样子,变的武风盛行起来,因为他们都梦想着有朝一日,可以靠着武功飞升上界,这也导致了日后,那金、蒙古在大宋面前吃了好大的亏。
  当然,这些后话不说了,何旭当时只觉得眼前一黑,脑子一沉,接着就换了一个场景,一个自己无比熟悉的场景,不是自己的那个狗窝,面前还是那熟悉的泡面,要不是何旭现在身上还穿着一身古装,头发更是已经长到了肩膀处,他肯定觉得自己是做了一场梦。
  他看了看电脑的时期,确定了自己回到了穿越的那天,因为他记得自己就是寒假的最后一天穿越了。何旭现在说不出的兴奋,他回来了,带着一身武侠世界的武功回来了,自己现在不是就等于超人了!
  何旭足足兴奋了一刻钟,才稍微镇静了点,因为他突然想到,谁知道现实世界里有没有这种超凡力量,就算没有,自己太跳的话,做出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怕是会引起国家的注意,万一他们要把自己切片研究了怎么办,他现在虽然觉得自己算是个小超人,可自己还没有自大到可以跟一个国家对抗的程度,不说别的,就那些枪支弹药就可以够自己喝上一壶的了。
  想到这,何旭就又是一阵索然无味了,自己明明很牛逼,却要藏着掖着,真是难受啊。突然何旭又想起了什么,拿出了胸前的玉坠,何旭现在知道了,就是这个玉坠让自己穿越的,仔细看了看,玉坠现在没发光,何旭也没发现有什么与众不同的之处。
  何旭沉吟了一会,小声的说道:“系统?”玉坠没反应。
  “主神?”玉坠没反应。“轮回空间?”“空间之主?”“。。。”何旭想遍了自己看过的小说,妄图跟这个神奇的玉坠对话,可它丝毫没有反应,何旭看了看,突然眼前一亮,急匆匆的找来一根针,忍痛在手指上扎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滴在了玉坠上,边滴边念叨着:“小说里的那些宝物不都是滴血认主的,我怎么就忘记了,小坠子啊,小坠子,你多喝点,认我为主,乖乖听我话啊!”
  何旭预想中的坠子吸掉了鲜血的场面没有出现,这坠子依然没有动静,他也泄气了,叹了口气,重新把玉坠挂回胸前,何旭想着自己现在反正已经知道这坠子的不俗之处,现在发现不了就算了,以后在慢慢研究就是了。
  看了看四周,何旭稍微收拾了下房间,换下自己现在身上的古装便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