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五十五章 教训金花婆婆

  金花婆婆虽然不知道何旭刚刚是怎么躲过自己那一招的,但她这次为了以防万一,用了七成的功力,她不信何旭这个年轻人还能躲过去不成。
  何旭见此,双脚轻轻点地,向左挪了几步,再次躲开了她这一招,金花婆婆脸色有点不好看了,再她看来,她第一此出手如果是大意了,第二次却是抱着必拿下何旭的想法出手的,没想到还是被他躲过去了。
  金花婆婆看到何旭刚刚躲开自己的步法,甚是精妙,这次她不得不承认自己这回是看走眼,别的暂时不提,只此轻功,就不可小看何旭了,起码她已经没有了能百分之百留下何旭的把握,或许她还可以仗着练武时间长,内功深厚,加上自己的轻功也是不弱,来跟这年轻人打持久战?那如果传出去,岂不是让别人耻笑我金花婆婆对付一个年轻人还要这般。
  “年轻人,不得不说,老婆子小看你了,接下来我就不留情面了啊,死了可别怪我。哼!”金花婆婆一声冷哼,接着便传出飕飕两声,黄光闪动,金花婆婆发出了两朵金花向着何旭射来。
  何旭身子一歪,金花就要从旁边过去,哪知道这金花突然就拐弯了,吓了何旭一跳,难道金花婆婆发暗器的手法已经这么强了吗,居然还可以拐弯?
  何旭只得拿起右手的屠龙刀,准备挡住金花。“咦?”两朵金花都粘在了屠龙刀上,原来不是金花婆婆的暗器手法高明,是这屠龙刀的原因啊。
  何旭这时候才想起来铸造屠龙刀的玄铁具极强磁性,遇铁即吸,算是所有暗器的克星。何旭拿起一朵金花,掂量着,笑着说道:“嘿嘿,原来是便宜货,镀金的啊!”
  金花婆婆见到金花皆被屠龙刀吸住,皱着眉头,似是没想到这一变故,又听到何旭的话语,冷声说道:“好小子,你今天算是激怒我了,就算一会谢三哥拦着我,我也要脱你一层皮!”
  金花婆婆,身形晃动,朝着何旭奔来,同时她拐杖挥出,向何旭身上横扫过去,何旭脚下踩着凌波微步,变化了方位。金花婆婆一杖击空,何旭伸出右手抓住他的后领,直接把她远远的掷了出去。
  “我看在狮王的面子,才不跟你一般计较,但你不要得寸进尺了!”何旭眯着眼,望着金花婆婆。
  金花婆婆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会被人如此简单打败,更不提这还是个少年人,她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江湖上最近有什么厉害的年轻人,还有他那诡异的步法,自己也是闻所未闻,在听到何旭的话语,她怕了,当下就有了退意。
  这时她忽然望到了金毛狮王,眼睛一转,对着谢逊说道:“谢三哥,不知你是怎么把屠龙刀交到他手里的,可是心甘情愿?”
  金花婆婆对谢逊说这话的言下之意就是,何旭强抢了屠龙刀,她可以和他联手,夺回屠龙刀。
  “倒是让韩夫人费心了,这刀是谢某心甘情愿给的,只为换来一个消息,在加上去中原找个人。”谢逊淡定的说。
  金花婆婆目光闪烁,沉吟一会才又意味声长的说道:“原来三哥千里迢迢从冰火岛回来是找人的啊!”
  “嗯?你怎么知道冰火岛?”谢逊好奇的问着,接着又说道:“小孩子的嘴里知道的?”
  “谢三哥,如果此人是以张无忌的消息来跟你交换的的,你怕是被他骗了啊!那张无忌早在几年前便跌落在昆仑山的山谷深渊中,想来是尸骨无存了!”金花婆婆叹口气,低声说道。
  “什么?你,你这事是从何而知的!”谢逊大声喝问道。
  “不瞒谢三哥,此事是小徒从那朱武山庄的人嘴里亲自逼供得知的,这冰火岛的名字也是那人嘴里说出来的。”
  “这,这。”谢逊顿时像是失去了全部力气,仿佛连站都站不稳了。接着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那一个稻草,问着何旭:“何先生,这,无忌真的。。。”
  “呵呵,狮王忘记我以前说的话了吗?须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谢逊听了何旭的话,想起了何旭之前的话,心里想着:莫非,他当时说无忌会机缘巧合得到九阳神功是在这吗?想到这里,他心里虽还是担忧,但起码不似之前那般心若死灰了。
  “谢三哥,不要被这小子骗了啊!”金花婆婆看到谢逊的态度转变的这么快,连忙劝阻着。“不用再说了,我相信我的无忌孩儿吉人自有天相。”
  “可。。。”金花婆婆还想在说些什么的时候,何旭突然说话了:“黛绮丝,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你还唧唧歪歪个没完没了,是吧!”
  “你到底是谁!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金花婆破听到何旭的话大骇,尖声喝问着,没办法,自己这身份连谢逊都不知晓,这年轻人是从何得知,莫非他是波斯明教的人,来抓我的吗?可,可他面貌应该是中原人啊。
  金花婆婆惊骇之下,也是什么都不顾了,直接又是一把金花射向了何旭。“冥顽不灵。”何旭低声说了一句,先是一手拿起屠龙刀,吸住了他射来的金花,另一只手直接打出一道少商剑。
  六脉神剑这种无形剑气,果然立功了,一击即中,射穿了金花婆婆的肩膀,“啊!”金花婆婆左肩被射穿是,疼痛的让他没忍住,喊了出来,在一眼看去,他的肩膀血流如注。
  “何先生,还请收下留情!”谢逊站在了何旭和金花婆婆的中间,恳求着何旭。
  何旭看了看谢逊,想了想,还是卖他一个面子吧,反正自己也没打算杀这黛绮丝,自己还指望着她带自己回中原了呢,不然自己还要找路,说不定又走错航线,不知道饶到哪去了。
  “那就看在狮王的面子上,饶你了吧,但只此一次!”何旭威胁道。
  “多谢谢三哥,多谢这位先生手下留情,刚刚是我失态了。”
  “嗯,对了,不知现在中原可发生了什么大事?”何旭问着金花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