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五十九章 尾行

  是夜,峨眉派这些人让何旭这么一闹,谁还有心情去休息,俱是站在那里,等着灭绝师太发号施令。
  灭绝师太站在那里,沉思许久,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更是恨声说道:“这魔教贼子,当真厉害,去个人打探打探其余诸派的人都到哪了,此次围攻光明顶,我们需速战速决了,迟则生变,我们在不快点,怕是又要从哪冒出什么不知名的高手。”
  “是,师傅!”灭绝话一说完,便有一个峨眉弟子回答到,接着便独自出去了,想来是去找其他门派接头了。
  “阿牛哥,你看这老贼尼吃了大亏,真是活该!对了,阿牛哥,这老贼尼连自己的倚天剑都被抢走了,会不会迁怒于我们啊。”殷离先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接着又担忧的说道。
  “应该不会吧,毕竟她也算是武林正道的前辈,应该不会难为我们两个小辈吧?”张无忌虽是这么说,但他还是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灭绝这些正道人士,逼死自己父母的场面,拳头不由的捏紧了起来,让他也不确定起灭绝真的不会难为自己和蛛儿吗。
  这时候一个峨眉女弟子走了过来,安慰张无忌:“你刚刚没事吧?”此女身形修长,青裙曳地,清逸淡雅,秀丽逾恒,凝聚了汉水之钟灵,峨嵋之毓秀,出落的得人间而不食人间烟火,真是应了那句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何旭已经知道这女弟子是谁了,果然,那边的张无忌更是激动,回了声:“没事。”接着又欲言又止,最后更是再也忍耐不住了,轻声说了句:“汉水舟中喂饭之德,永不敢忘。”
  此女果然就是周芷若了,只见她听了张无忌这句话全身一震,转头向他瞧去,虽然现在张无忌蓄着胡子,但她还是看到了,依稀有着当年那个清秀少年的影子。
  “啊,你。。。你。。。”最后只是轻声的问道:“你身上的寒毒?”
  张无忌轻声道:“已经好了,谢谢你的关心。”周芷若脸上一阵晕红,便走了开去。
  张无忌直到周芷若走远,还依然望着那边,站在树上的何旭,看的心里一阵不爽,撒狗粮是吧。
  “啪!”殷离忽然翻过手背,重重打了他一个耳光,这一下突如其来,张无忌毫没防备,半边面颊登时红肿,看的何旭差点鼓起掌来,心里默默给蛛儿点个赞,该,叫你这小子得意忘形!
  张无忌怒道:“你干什么!”殷离冷笑道:“见了人家闺女生得好看,你魂儿也飞上天啦,你说过要娶我为妻的,这才多久就见异思迁,瞧上人家美貌姑娘了!”
  张无忌一听这话,瞬间就焉了,自知理亏,也不跟殷离过多计较了。
  经过何旭这一事,没人还能睡的着,具是手中拿着佩剑,原地打坐来休息,就这般过了一夜,第二日,她们继续赶路,张无忌倒是把自己的胡子刮了,大概是女为悦己者容,男的应该也差不多吧。
  她们一连走了三天,期间遇到明教的人俱是被峨眉派杀了,倒是韦一笑来打过食,灭绝没有倚天剑,应该不是他的对手,可对方也没想着跟她恶斗,夜里来偷偷吸了个女弟子,便跑路了,灭绝追不上,气的脸色铁青。
  又行一日,发现前方有一对人在厮杀,其中一方一看就是明教的,另一方身着道袍,灭绝见了,没有出手的打算,站在一旁等着,何旭自是看得出来,明教一方远不是另一伙人的对手,想必灭绝也是觉得现在出手,怕是让对方以为自己看轻了他。
  果然明教一方很快便败下阵来,收拾完残局之后,这中年道人过来对着灭绝拱拱手:“师太,我宋师兄已在前方等候多时了,特意派我来迎接师太!”“殷六侠客气了,这一路走来,可曾遇到魔教妖人?”
  “倒是遇到些,厮杀几场,我七师弟还失手受了点伤。”众人听了具是一凛,武当五侠的功夫,江湖上赫赫有名,哪个不知,哪个不晓,连他都受伤了,怕是这厮杀不是对方说的那么简单了。
  “魔教妖人,果真是难对付啊!对了,殷六侠,你可知魔教可有一名年轻男子,身着白衣,年龄不大,最多也就二十岁,我途中遇到过韦一笑,发现这年轻人不仅轻功不弱于那韦一笑,我出手试探,此人更是可以把我的剑气转移回来,让我吃了个亏,不慎让他把倚天剑夺去了,这事颇不光彩,是我技不如人,我本不愿意说出,但现在已经是关键时刻,我也不想瞒着各位了。”
  “什么?魔教居然有这等妖人!”殷梨亭听了灭绝的话,大吃一惊,灭绝师太已经是江湖上数得上名号的高手了,没想到魔教一个年轻人便可以夺取她的佩剑,在想着这几天的战斗,他的心里不由得沉了下去,此次还真是凶多吉少啊。
  突然,他们前方有一个信号弹升起,殷梨亭见了大叫:“不好,这是我武当的求救信号,是我那青书侄儿!”灭绝神色也一凛:“那还等什么,峨眉派听令,速速支援武当!”
  何旭自然是见到了那宋青书了,说实话,比张无忌长得帅,可这依然改变不了他是个舔狗的事实,后面果然也是像原著一般,张无忌为了明教的人硬接灭绝三掌,之后韦一笑又出现,掳走了殷离,张无忌一人追了上去。
  何旭直到这时候,才来了精神,知道自己离目标又要进了一步了。何旭看着张无忌一人循着韦一笑逃走的方向追去,可惜,张无忌内力虽高,可是轻功甚是粗浅,不一会便被那韦一笑甩的远远的,到后来,他只能根据着地上韦一笑偶尔借力留下的脚步继续追着他。
  何旭现在是佩服张无忌了,他连追这韦一笑三天,几乎是不眠不休了,他居然还是没有放弃,搞的何旭都有点烦了,怎么那说不得和尚还不出场啊。
  直到第三天夜里,远处走来了个身着黄色僧衣的胖和尚。
  “终于来了。”何旭轻声念叨着。果然,这和尚紧紧的跟在张无忌后面,戏弄了他一番,然后趁他不备,拿出个布袋直接把他装了进去,接着提起,换了个方向,直奔山顶而去。
  何旭轻飘飘的跟了上去,没发出一丝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