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六十七章 初试移魂

  其余几大门派,面面相觑,不知说些什么是好,毕竟这次围攻光明顶是灭绝发起的,可她现在居然就这么走了,连个招呼都不打的。
  虽然心里有些不快,可众人也是理解她的,毕竟在场的诸位也算是在武林中威名赫赫的前辈高人,被何旭这一看上去最多二十出头的小年轻一阵羞辱,怕是谁都不好意思在招呼一旁的同道中人,没看刚刚那位少林的空性神僧,这些年苦练龙抓手,闯出了偌大的名声,刚刚败在何旭手下,现在已经不见人影了吗,想来是躲在哪里默默的独自舔伤口了。
  这时候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文士走了出来,对着何旭拱了拱手道:“这位少侠有礼了,这次是我六大派围攻光明顶,旨在斩妖除魔,少侠一身内力,我能看出修的是正宗的道家心法,自然不是这域外的魔教妖人,还请不要趟这趟浑水。”
  “华山派掌门鲜于通?”何旭斜眼问道。
  “正是在下,少侠神功盖世,连败峨眉几位长老,甚至就连少林神僧也甘拜下风,在下佩服之至,不知是哪位前辈高人门下,竟然能教出这样的少年英侠。”虽然何旭的表现甚是无礼,可这鲜于通毫不在意,仍是儒雅随和的说着话,再加上他眉目清秀,俊雅潇洒,折扇轻挥,很容易就会让人心中先存了三分好感。
  但是熟知剧情的何旭哪能不知道这鲜于通是什么货色,衣冠禽兽一个罢了。“啧啧啧,好一个鲜于通,华山怎么总是出些伪君子啊,华山掌门?呸!斯文败类!”
  何旭这话一出,这鲜于通就算是在能隐忍也忍不住了,当即脸色难看的说道:“不知鲜某人可是得罪了少侠,让少侠这般误解在下!”
  “你出来的也正好,华山九功,紫霞第一,我对贵派紫霞神功闻名已久,今天还望鲜掌门可怜我这种散修小子,让我瞧一瞧传说中的紫霞神功。”
  “小子,你知道的到还不少啊,但紫霞神功岂是你说看就看的!既不肯告知师承,在下便领教少侠的高招,咱们点到即止,还望手下留情。”这鲜于通嘴上叫的响亮,可出手却是小心翼翼的,如果有着十分力道,他出手也就用了两分,留着八分来防备着何旭发难,主要是何旭刚刚出手实在是太过惊艳。
  鲜于通左手使出鹰爪功的路子,右手用出蛇形,左手擒拿,右手刺戳,何旭并没有着急反击,他仔细的观察着鲜于通招式里的奥秘。
  这应该是那“鹰蛇生死搏”吧,一种武功,鹰蛇双式齐施,苍鹰矫矢之姿,毒蛇灵动之势,一式中同时现出,迅捷狠辣,兼而有之,当真有趣,不知和老顽童那左右互搏是不是有所联系。
  看了一会,何旭也是看明白了,已经不准备在继续跟他玩下去了,刚准备反击的时候,不知那鲜于通是不是也看出了何旭的打算,忽的就退了回去。
  “少侠别的暂且不提,光是你这轻功就当得上举世无双这四个字了!”鲜于通儒雅的说道,还真是像个谦谦君子啊。
  “蝠王,他这轻功比起你来如何?”杨逍眯着眼,问着旁边的韦一笑。
  “这。。。自叹不如啊,这人就算是打娘胎里就开始练功,也不过练二十年光景吧,当真不可思议啊!”韦一笑叹了口气,唏嘘的说着,语气里透露着失望。
  是啊,任谁当了一辈子的天下第一,突然有一天你却发现有人要强过你,谁都会这般落寞吧。
  “少侠,老夫还有一招,如果你还能接住,老夫便立即带着门人下山。”鲜于通对着何旭信誓旦旦的说着。
  何旭皱着眉头看着鲜于通,这不像是他的为人啊,刚刚他知道何旭得到郭大侠的传承时候,双眼发出那贪婪的目光,不像是这么简单就放弃的啊,思绪百转,何旭想到了他要干什么。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何旭知道他打的什么鬼主意之后,面色平静的点头答应了。
  “如此,少侠请。。。”鲜于通果然够阴险,十足的卑鄙小人,话说道一半,突然发难,折扇柄向着何旭的面门一点,看到何旭还是愣愣的站在原地不动,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众人看的一阵迷糊,不知这鲜于通发的什么疯,鲜于通嘴唇微动,传音至何旭:“你中了我的独门毒药,还想活命的话,就把你得到的武功秘籍待会找个机会给我。”
  鲜于通看到何旭还是一动不动的,觉得他这是不知好歹,想着要不先给他点教训的时候,突然他的右肩被人按住了。
  “你是在跟我说话吗?”鲜于通转过头,这才发现按住自己的居然是何旭,那站在那的又是谁?
  又是几个呼吸之后,对面那个何旭忽然消失了,众人大骇,完全想象不出这居然是残影,这到底是人是鬼?
  “鲜于通。。。”何旭的声音忽然飘忽不定起来,忽近忽远,或轻或重,这是何旭用上了九阴真经里的移魂大法来拿鲜于通试招了。
  这移魂大法施展者首先要精神力比对面强,另外对方还不能是那种意志坚定之辈才可,这鲜于通不正是个标准的小白鼠吗?
  鲜于通两眼茫然:“在。”
  “你那扇中是何物啊?”
  听到何旭问这话,鲜于通略微皱了皱眉,触及到他内心深处的秘密,本能的想要拒绝,甚至快要强行醒来了,何旭见此,加大了力度。
  “是,是金蚕蛊毒。”
  “什么?金蚕蛊毒?”众人听到“金蚕蛊毒”四字,年轻的不知厉害,倒也罢了,各派耆宿却尽皆变色,有些正直之士已大声斥责起来。
  “哦,这毒你哪来的?”
  “这。。。这是我从胡青羊那骗来的。。。”之后何旭又追问了几句,鲜于通接着便断断续续的道出了,自己如何中了金蚕蛊毒,胡青牛又是怎么救的自己,还介绍了自己小妹给他,之后又讲到了,自己为了当上华山掌门,怎么害的胡青羊一尸两命之类,听的在场诸人均是皱着眉头,不管哪派均是鄙夷的看向他,就连自己的华山一脉也是如此。
  “那你还做过什么亏心事呢?”
  “白垣白师哥,是我用这金蚕蛊毒害死的,此外再也没有了,再也没亏心事了。”
  “什么!”华山派为首的两个老者听到这话,是又惊又怒,原先胡青羊的事,虽然让他们鄙夷鲜于通的人品,但在他们看来,一个苗女而已,死了也就死了,可万万没想到残害师兄这样的事他都能做出,这可算得上背板师门了,是罪不容诛的大罪啊。
  “紫霞神功可带在身上?”
  “在,我一直随身携带着。”
  “那给我吧!”
  “好。”鲜于通说着就向怀里掏去。
  “贼子,尔敢!”华山那两个老者在也坐不住了,本来听到鲜于通残害师门就准备出手擒住他,带回师门在处罚,只不过想看看他还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现在看到他居然要把本门非掌门不得修炼的紫霞神功给一个外人,怎么还可能坐得住!
  何旭展现的武功越发的诡异,众人看向他的目光也是像看着魔鬼一样,谁内心深处还没有个秘密啊,任谁这么被他一拍,便说出了内心深处的秘密,哪个人能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