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六十八章 华山、昆仑齐出

  其中一个长得高大的老者举起刀来,就径直冲了过来,向着鲜于通的脑袋砍去,在他看来,鲜于通最后也是难逃一死,自己现在直接解决他就完事了,顺便阻止他继续拿出秘籍给予外人。
  何旭用出六脉神剑轻轻一点他的钢刀,“啪”的一下,钢刀被何旭打落一旁,掉在地上。没办法,这鲜于通死不死的不管何旭什么事,可他还没把紫霞神功掏出来了呢,自己可不想最后去摸尸,再说了照着刚刚那老者的方式,这么一刀下去,鲜血淋漓,十有八九这秘籍会被鲜于通的血迹给污掉了,恶心什么的暂且不提,看不清了那岂不是让白忙活?
  “小子!鲜于通背叛师门,我这是在清理门户,这是我们华山内部的事,你凭什么干涉!”这老者也不傻,尽量不提紫霞神功的事,不想跟何旭这个高手起冲突,一口咬定是处置叛徒,这鲜于通一死,污了秘籍,何旭拿到也看不清啊。
  旁边较矮的老者,脑子却是一根筋,人还没到面前,大嗓门已经嚷嚷起来了:“师兄,这小子惦记着我们华山的紫霞神功,你还跟他废什么话,直接劈了他算了!”
  “住嘴!”高大老者一脸郁闷,有苦说不出啊:师弟,你怎么不动动你的脑子啊,这小子刚刚的表现,你又不是没看见,你觉得我们俩是人家的对手吗?刚刚他对灭绝都起了杀心,要不是宋大侠拦下了,灭绝怕是早就死喽,人家连灭绝都敢杀,还在于我们两个华山的长老吗?万一一句话惹得这人不快,被他杀了,自己到哪说理去?
  这时候,他们也是看到了鲜于通拿出了紫霞神功交给了何旭,“遭了,被他一打岔,忘了这事了,现在紫霞神功已经到了这年轻人手里,怕是只能拼了。”高大老者心理念叨着的同时更加郁闷了。
  “好了,你们不是要清理门户吗?交给你们了!”何旭拿到秘籍之后,看了看,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一脚把这鲜于通给踢到了华山那两位老者旁边。
  “这。。。这是怎么回事,两位师叔,你们怎么了,怎么这样看着我?”鲜于通被何旭踢过去的时候,自然也是解除了移魂大法的状态,已经清醒过来,只是他已经浑然忘记了自己刚刚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所以也是一脸好奇的问着,两位师叔一副吃了自己的表情是为何。
  “哼!”两位华山老者,哼了一声,对视一眼之后,心领神会,突然同时对鲜于通发难,鲜于通大吃一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华山派他的两位师叔会同时对他出手,更不提还是围攻魔教这种关键时刻了,猝不及防之下直接中了两人一拳一掌,吐出一口鲜血之后,瘫在地上动弹不得了。
  “来人,把这个叛徒压下去,回山之后在跟他算账!”高大老者随口说了一声,接着便又转头看向了何旭,“这位公子,你抢夺我华山紫霞神功是否有些不妥!”
  “我抢了?没有吧,在场的人不都看到了,是鲜于通自己拿给我的。”何旭一边翻看紫霞神功,一边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声。
  “这么说,公子是决意不肯归还了?”
  “我凭本事拿的紫霞神功,为什么要还?”
  “好个牙尖嘴利的小子,欺人太甚!”高大老者这时候也怒了,本想着尽量不跟何旭起冲突的,但现在看来是没办法了,对方执意不肯交出紫霞神功,是一定要做过一场了。
  矮小的老者早就跃跃欲试了,现在听到这番对话,知道素来老好人的师兄也忍不住要发脾气了,谁叫何旭这小子说话太气人了呢,他立刻抽出自己的长刀,准备跟着师兄一起上,他可没有感觉什么以众欺少的感觉。
  高大老者拔出刀刃的准备上的时候,又迟疑了,想了下何旭的武功,越想越觉得自己和师弟是毫无胜算,可要这么算了,华山派的脸怕是要丢尽了,被人强取了镇派秘籍,连个屁都不敢放一声,如此一来,岂不是要成为江湖上的笑柄,怕是收徒也难了,不出几十年,可能就再也没有华山这一派了。
  这时候,他忽然看到了昆仑派的何太冲夫妇,瞬间眼睛一亮,接着便传音给他们夫妇两人:“何掌门,不怕你笑话,我真是没有丝毫的信心可以拿下此子,我知你们昆仑派有一套‘正两仪剑法,在加上我们华山的‘反两仪刀法’,我们一同出手如何,阴阳相调,水火互济想必可以拿下此子。’”
  何太冲虽然听到了传音,可他心里却想着:这两个老儿斗不过那个少年,便想拉我们来这淌浑水,可这少年,武功实在不凡,这般凭白得罪了他,万一这次拿不下他,以后他乘着我没注意,报复我们昆仑派,该怎么办?
  华山派的那位老者看何太冲兴趣缺缺的样子,知道这老狐狸怕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了,当即又传音给他们夫妇,:只要何掌门何夫人你们一起出手,擒住此子,他便交给你们处置如何?老夫只取回本门的紫霞神功,其余一概不理,想想他身上郭大侠的传承,还有他为何如此年纪就有这般实力,难道你们就不好奇吗!
  何太冲夫妇听到这里,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对视了一眼,一个眼神双方已经了解了对方的心思,具是站了出来。
  “呵呵,这位少侠有礼了,本人昆仑掌门何太冲,实在看不下去阁下如强盗般强取了华山的秘籍,还请阁下速速归还,否则,说不准何某人今天就要管上一管了!”何太冲虽然盯上了何旭,但以多欺少的名头属实难听,所以他这一出来,就是先声夺人,占据了大义,他也是看出来了,何旭这小子是没打算还秘籍的,就算何旭这时候还了,没关系,他还有后话等着他了呢。
  “是极,小子,你还是束手就擒的好,免得待会出手,刀剑无眼,要了你的小命!”班淑娴这时候也冷冷的说道。
  “哦,这是请外援了?昆仑派的?掌门叫何太冲,那你旁边的莫非就是昆仑的“太上掌门”了,江湖传闻说她连洗脚水都是昆仑掌门倒的,也不知是真是假。”
  “哈哈哈哈。”“不错,不错”“确有此事,听说他们在床上的时候也都是太上掌门在上面,掌门不敢有丝毫的怨言。”“。。。”
  何旭此言一出,明教众人都是哈哈大笑起来,接着一个一个纷纷打起趣来。
  六大派那方,除了昆仑派的一脸铁青,其余几排也是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样子,他们也是听说过何太冲十分惧内的事。
  “你,你,你找死!”何太冲气的活都说不连贯了,大庭广众之下被何旭这般奚落取笑,掌门人的架子也摆不下去了,他现在只想跟何旭拼了,今天要不是他死,就是己亡!
  班淑娴的脸色也不好看,特别是听到明教的人说的那些话,只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把这些魔崽子冲杀个干净,挑头的何旭更是该死。
  何太冲、班淑娴举剑便冲了上去,华山两老者看到了,也是忍住了笑意,提刀跟了上去,四人围住了何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