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六十九章 破局

  何太冲夫妇和华山派的高矮二老分站四角,两刀双剑在日光下闪烁不定,团团围住了何旭。华山二老,真是所谓的老奸巨猾,只在原地等着,没有主动出击,他们只想看着旁人先上,两败俱伤之后,自己在一旁伺机观察,找出何旭的弱点,好一击制敌。
  何太冲自然也是看出了华山两人的想法,暗骂一句:老狐狸!自己的动作也不由的慢了下来,想着:你们不上,我也不上,谁也不是傻子。
  可是他虽然是这么想的,但还是有人径直冲了上去,没错,那人就是班淑娴了,她性子本就急躁,数十年来在昆仑山下颐指气使惯了,数百里方圆之内,俨然女王一般,刚刚被何旭如此编排一番,怎么能忍下这口恶气!
  何太冲见了,也不便出口阻拦,只能默叹一口气,也跟了上去,如此一来,华山两老心里那是笑开了花啊。
  何太冲夫妇施展两仪剑法,虽然这剑法甚是精妙,可还是这两人武学造诣差了点,何旭在两人的攻势下,如闲庭漫步,运转凌波微步的同时还能张口说话,时不时的调侃着他们两几句。
  华山两老者见了,神情又凝重了几分,虽然他们嘴上说着瞧不上昆仑的两仪剑法,可他们心里也是清楚明白,这两仪剑法跟自己华山的反两仪刀法,虽然正反有别,但是威力却是不分上下,看何旭如此轻描淡写的应付着何太冲夫妇,设身处地下,自己怕是也要被这小子玩弄于股掌之间吧。
  “上了!”高大老者,招呼师弟,喊了一声,也提刀冲了过去,因为他也是看出来了,何太冲夫妇连点压力都给不了何旭,别说什么两败俱伤了,自己如果还打着这算盘,等下去,万一何太冲夫妇败下阵来,自己可没有分毫的胜算能赢何旭,到时候怕不是要被何旭分散击破了。
  “哦,来的好,这才有点意思嘛!”何旭见到华山两人也加入了战场,也不惊慌,反而大声叫好。
  两仪剑法、反两仪刀法均是从八卦中化出,再回归八卦,可说是殊途而同归,四人越使越顺手,两刀双剑配合得严密无比。何旭这时候态度才稍微端正了点,他还不想阴沟里翻船。
  何旭越是试探便越是心惊,这正反两套武功联在一起之后,阴阳相辅,竟没丝毫破绽。这从八卦方位之中推演而得的武功,当真了得!招数上反复变化,层出不穷,论起奥妙精微之处,深研到极致,比起那乾坤大挪移实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是易理深邃,何太冲夫妇及华山二老学艺不精,大概也就学到个两三成吧,可即便如此,也让何旭认真了不少,足以可见这两套武功的精妙了。
  就这般过了二百来招,何旭不急不躁,他正在努力吸收着对方招式里的精妙之处,对方却是要支撑不住了,他们四人本身内力就差了何旭一大截,怎么可能像何旭这般耗下去,而且何旭只是躲闪,他们却是要运足了内力施展招式,此消彼长,怕是很快就要败了。
  “小子,你这般只顾躲闪,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我们真刀真枪的对上几式!”这时候华山的一位老者突然喊道,以他的了解,何旭这个年纪的少年郎最是吃这套,一激之下,脑袋一热,失去往常的冷静,那时候便是机会!
  如果是平常这个年纪的热血青年,就像张无忌,说不定就着了他的道了,可何旭嘛。
  “嘿嘿,如果是诸位这种以多打少,以长欺幼的英雄,那我不做也罢。”何旭一言出,何太冲夫妇,华山两位老者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就连华山、昆仑两派的弟子也只觉得脸上无光,低下头来,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反到是明教这边,叫好声不断。
  又玩了一会,何旭突然开口说道:“两仪化四象,四象化八卦,正变八八六十四招,反变八八六十四招,刀剑合璧,六十四在乘六十四,厉害厉害。可惜可惜,正反两仪,招数虽多,终究不脱于太极化为阴阳两仪的道理。再者招式虽然也是精妙,可你们明显是学艺不精啊,真是白瞎了这武功。”
  “口出狂言的小辈,按照你的说话,怎么没见你破阵啊,反而是被我们打的毫无反手之力,只仗着轻功躲闪呢!”班淑娴冷冷的说道,语气之中充满的鄙夷。
  “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不能让你失望啊,我也不想在跟你们玩下去了。”说着便朝着班淑娴隔空打出右掌。
  “不好,小心!”站在她身后的何太冲,一听何旭这话,之后又感受到何旭那只手掌上带着的气劲,一股大难领头的感觉,慌忙提醒着班淑娴。
  “呵,你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吧!”听到何旭的话,何太冲本能的感觉有些不妙,却是不知道这感觉来自哪,就在他还在防备着何旭的时候,突然他感觉自己的前胸受了一掌,不带他反应,直接倒飞了出去,脸色煞白,剑也拿不住了。
  “娘子,小心,臭小子当真邪门!这掌劲居然可以饶过你直接打中我。”
  没错了,何旭刚刚只是在实验白虹掌力,以前李秋水就能做到掌力曲直如意,现在何旭比起当时的李秋水强上不知多少,自然想试试自己能否做到,结果当然是显而易见的,这不,何太冲还躺在那了呢。
  何旭看到了何太冲脱手的长剑,擒龙功一施展,直接吸过来,握在手中。
  “你们刚刚施展了那么多招式,我现在只想说,还真是花里胡哨的呢!我来告诉你们吧,任你们花样再多,招式再巧,我自一剑破之!”
  何旭把自己的先天真气灌注到这剑中,剑嗡嗡作响,好似下一秒就撑不住,断裂一样。
  “接我一招!”
  何旭边喊边平挥出手中的长剑,一道剑气,向着剩下的三人袭去,三人如临大敌一般,可何太冲早就先一步被何旭打倒,原本配合默契的正反两种武功,已经先一步漏出了破绽,现在能不能挡下何旭这来势汹汹的一剑,他们也没有丝毫的把握了,只能听天由命了。
  “噗!”三人具是吐出一口鲜血,连手中抵挡何旭剑气的刀剑也是都断了。
  纵是四人的武功配合在精妙几倍,可自身实力不够,恐怕还是要被何旭一剑破了,这大概就是一力降十会吧。
  何旭看了看手中支撑不住自己内力的断剑,摇了摇头,直接甩回去,丢给了何太冲。“什么破剑,好歹还是个掌门呢,用这种破铜烂铁?”
  原本何太冲还没有吐血,一听何旭的话瞬间吐了一大口血,嗯,应该是被何旭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