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八十四章 韦一笑来了

  何旭看到张无忌听到赵敏这话,气的脸色涨红。张三丰听到‘张无忌’这三字的时候,微微一顿,想必是又想起了身中寒毒的张无忌了。
  张三丰何事还礼,说道:“不知道张教主大驾光临,未曾远迎,还请恕罪!”
  “好说,好说。”
  张三丰纵是百年修为,其他事情或许不放在心上,可师徒情深,对宋远桥等人的生死安危,却是十分牵挂。
  “不知我那几个徒儿?”
  “宋大侠、俞二侠、张四侠、莫七侠四位,目下是在本教手中。每个人受了点儿伤,性命却是无碍。至于殷六侠吗。”赵敏故意停下了话语,接着又叹了口气。
  “唉,殷六侠中了少林派的埋伏,便和这位俞三侠一模一样,四肢为大力金刚指折断。死是死不了,要动可也动不得了!”
  张三丰一百多岁的人了,察言观色的能力不要太出色,他观察赵敏说此话的神情,不似乱说,心头一痛,他刚刚被那假和尚所伤,现在又乍听到这消息,神情激愤之下,再也控住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赵敏身后的那些人见此,大喜,他们也知道了之前的安排得手了,这位武当高人已经身受重伤了,武当上下,他们也只怕张三丰一人而已,现在他们更是无所忌惮了。
  “晚生有一句良言相劝,不知张真人肯俯听否?”
  “请说。”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蒙古皇帝威加四海,张真人若能效顺,皇上立颁殊封,武当派自当大蒙荣宠,宋大侠等人人无恙,更是不在话下。”张三丰从进入大殿便是和颜悦色的,就算听到殷六侠的事情也是没有对对方露出什么不快的表情,可他一听到对面刚刚的话,立马换了表情,冷冷的说道。
  “明教虽然多行不义,胡作非为,却向来和蒙古人作对。是几时投效了朝廷啦?老道倒孤陋寡闻得紧。”
  赵敏也不在意张三丰的变脸,依旧笑呵呵的说着:“弃暗投明,自来识时务者为俊杰,本教见大势所趋,何足奇哉?”
  张三丰依旧盯着赵敏,冷冷的说道:“元人残暴,多害百姓,方今天下群雄并起,正是为了驱逐胡虏,还我河山。凡我炎黄子孙,无不存着个驱除鞑子之心,这才是大势所趋!”
  听到张三丰如此大逆不道的言语,赵敏还没说话,他声旁的一个瘦高老者出声了,他虽没有大声说出来,可灌注内力,全场众人皆是一字未漏的听到了。
  “兀那老道,言语不知轻重!武当派转眼全灭。你不怕死,难道这山上百余名道人弟子,个个都不怕死么?”
  这人怕是故意如此,想让那些意志不坚定的小道士先自乱手脚,让张三丰看看,他武当弟子都是什么样的货色,再伤张三丰一次心神。
  何旭听到这声音,精神一震,好你个老东西,被我抓住了吧,站赵敏如此之近,定是玄冥二老其中的一个了,不知是鹿杖客还是鹤笔翁。
  张三丰闭目养神,毫不在意对方的威胁,何旭原本以为对方这话一出,总会有几个小道士会慌了神,但何旭也不会看不起他们,毕竟他们的小命拿捏在对方手上,可这武当上下这些弟子们,没有一个害怕的,具是对着对方怒目而视,就连何旭教训过的那几个刚入门的弟子也是这般。
  这还真是出乎了何旭的意料啊,古人还真是觉得饿死是小,失节事大,如此气节,真是让何旭刮目相看啊。
  那老者见到武当众人的反应,大怒,还要在说些什么的时候,赵敏左手一挥,示意他退下。
  赵敏微微一笑,说道:“张真人既如此固执,那就请恕晚辈失礼了,带走!”
  话音一落,赵敏身后站出了四个人,身形晃动,团团围住了张三丰。
  何旭看了一眼,这四人刚刚出来的身法,粗略估计下,这四人实力怕是不下明教的四大法王,如果是张三丰平常时候,就这四货,怕是在来四个都不够张三丰打的。
  张无忌自是也看出了对方的不凡,担心之下,就要挺身而出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的阴恻恻一声长笑。
  何旭小声嘀咕了一声:“这老蝙蝠还真是掐着点登场的。”
  没错,这笑声就是韦一笑发出的,何旭记忆深刻,因为,何旭之前在光明顶小住的时候,觉得他的笑声难听,让他别这么笑了,韦一笑当然是当做耳旁风了,你何旭实力是强,我自愧不如,可那你也要抓到我啊。
  之后就是他变本加厉的在何旭房间外阴笑,何旭当然是不惯着他了,先让他跑上三息,还是追上了他,让他尝了尝生死符的滋味,从此之后,他便是绕着何旭走路了,实在碰上了,也是紧紧捂住嘴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何旭看着那青色的人影闪进大殿,闪过众人,对着那四人连出四掌,虽然被对面挡住了,但这手法之快,也是让这四人大吃一惊,知道遇到劲敌了,各自迈开数步,凝神应战。
  “这韦一笑怎么又发出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笑声,简直是噪音污染啊,看来有必要跟他讲讲什么叫公德心了。”何旭默默的想着。
  刚出了个风头正得意的韦一笑忽然觉得后背一凉,惊的他还以为自己的寒毒又复发了,连忙运转内力,可发现没有丝毫异常,刚刚的那凉意也是转瞬即逝,这才放下心来,猜测自己刚刚应该是纯属幻觉。
  “晚辈韦一笑,参见张真人!”
  张三丰听到韦一笑的名字,知道也是明教中人,还当他也是对面那“张教主”属下,虽不知道对方为何先打了自己人四掌,他却只当是有其他阴谋。
  张三丰冷冷说道:“韦先生不必多礼,久仰青翼蝠王轻功绝顶,世所罕有,今日一见,果是名不虚传。”他倒是想看看这些人到底耍什么花样。
  谁知道韦一笑是没听出张三丰话语中的冷意,还是说他看在张无忌的面子上没把这放在心上,听到张三丰称赞他轻功绝顶,世所罕有,高兴的是无以复加,虽往常也经常听到别人这么夸赞,可这回不同,这可是张真人亲口说的啊。。
  韦一笑笑呵呵的说道:“张真人武林北斗,晚辈得蒙真人称赞一句,当真是不甚荣幸。”紧接着他转过身来,指着赵敏,喝问道:“赵姑娘,你鬼鬼祟祟的冒充明教,败坏本教声名,到底是何用意!“
  张三丰本就人老成精,听到这,原本他就不信百年来为朝廷死敌的明教竟会投降蒙古,现在韦一笑一出现,他瞬间就明白了,对面怕是蒙元的人,冒充的明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