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八十五章 明教来袭

  “赵姑娘,你是先攻少林,再扰武当,倘若和少林、武当有怨有仇,明教原本不该多管闲事,但你冒我明教之名,乔扮本教教众,我韦一笑可不能不理!”
  赵敏见此,知道自己这明教教主是扮不成了,索性也就不扮了,挥了一下左手,对着之前站出去的四人中的一个魁梧大汉说道:“好大的口气,你去试试他的斤两。”
  这人不吱一声便冲了上去,与韦一笑厮杀起来,韦一笑期初也只是躲闪,“请问阁下尊姓大名。”这人听到韦一笑发问,却仍是一声不吭,只管进攻,这韦一笑见此,眼珠一转,当即又笑道:“也对,阁下甘作朝廷鹰犬,做异族奴才,怕是也不敢说出姓名,辱没了祖宗!”
  这大汉本来是面无表情,可韦一笑这话一出,也是露出了怒容,当即出手更是加了三分力道,韦一笑内力上的缺陷才刚被张无忌治好,加之内伤初愈,一般情况下到还是无所谓,可现在他和这魁梧大汉是势均力敌的状态,怕是在打下去,他就后劲不足了,在场的有不少人也是看出来了,虽不知道韦一笑是怎么回事,但都是知道不出意外的话,韦一笑败局已定。
  赵敏这边的人俱是胜券在握的神情,张三丰暗暗皱眉,思考着要不要救下这韦一笑,张无忌也是快要忍不住出手的时候,变故来了。
  突然不知哪来的一个鼓鼓囊囊口袋朝着那大汉撞去,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吓了这大汉一跳,立马对着口袋出了一拳,企图把这口袋打向旁出,可就这一拳的时间,让韦一笑抓住了破绽,他出手本就比对面快上几分,他趁着大汉出拳还未收招时候,直接移动到他身后打中了他后背。
  韦一笑固然知道他这一手有偷袭的嫌疑,可他还是出手了,他行事本就希奇古怪,连吸人鲜血的事情都做的出,还怕被人说自己偷袭?
  此人吐出一口鲜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想来是中了韦一笑的寒冰绵掌。本来韦一笑还打算上去补上几掌,可之前的三人同时站过来防备着他,韦一笑看看也只能作罢。
  “哈哈,老蝙蝠,要不是我来的及时,今天你怕不是要变成死蝙蝠了。”
  一个胖和尚,提着大口袋从门外边说边往这边张三丰这边飞来,话说完,人也到了。
  “明教游行散人布袋和尚说不得,参见武当掌教祖师张真人。”说不得躬身向张三丰行礼。
  “大师远来是客,辛苦了。”张三丰也是回礼道。
  “嘿嘿,说不得,来得正是时候,其他人呢?”
  说不得听到韦一笑的话,当即大声说道:“敝教教主座下光明使者、白眉鹰王、以及其他游行散人、五行旗,各路人马,都已上了武当。张真人你且袖手旁观,瞧明教上下,和这批冒名作恶的无耻之徒一较高低!”
  赵敏听到说不得的话,将信将疑:明教的人居然来得这么快,是谁泄漏了机密吗?
  就在她思索的时候,又是两声长啸,殷天正,杨逍也到了。
  这连番来人,真是打乱了赵敏的布局,有心退去,可好不容易将张三丰打得重伤,这是千载难逢、决无第二次的良机。
  想了一会儿,赵敏眼珠一转:“我今天来是领教武当绝学的,可如今看来武当也就全仗魔教撑腰,本门武功怕是不值一提。”
  何旭听到这话,也是悄悄的用上千里传音大法:“呵呵,张真人威震武林的时候,你爷爷怕是还在吃奶呢!而且我看你这么喜欢扮明教教主,张教主也就长你几岁,一个是少年英雄,一个是女中豪杰,教主你估计是当不成了,可教主夫人你可以当啊!正好张无忌的外公,太师傅都在,你过来拜见一番,也好早日定下名分,不然日后怕是只能当个小妾了。”这声音时忽近忽远,忽大忽小,让人根本分辨不出是从哪发出的。
  “谁!”
  “胡说八道!”
  “住嘴!”
  赵敏身后的人听到何旭的话语,均是怒目而视,可他们使出了浑身解数,仍然是分辨不出这声音出自哪里。
  赵敏一开始听到让自己做教主夫人,倒是有一瞬间红晕双颊,几分薄怒,但更多的是腼腆,可听到后面做妾,瞬间脸色一变,只剩怒容了。
  张无忌听到何旭的话语,盯着赵敏看了看,忽的就把头低下去了,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看的何旭暗自发笑。
  明教之人先是好奇这出声之人是谁,因为何旭说话的时候悄悄动了点手脚,他们所以没有分辨出来,虽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高人,可他们从何旭的话语之中听出,是友非敌就够了。
  当下明教几人是哈哈大笑,还时不时的端详着赵敏,不是点头评足一番。
  “阿弥陀佛,甚好,甚好!”
  “鹰王,这外孙女婿,你觉得怎么样?”韦一笑对着殷天正挤眉弄眼的说道。
  “哈哈,赵姑娘,你看老夫何时去登门替我那无忌孩儿提亲啊。”
  明教众人,每说一句,对面就更是怒上几分。
  张三丰先是惊奇他居然没察觉出传音之人的位置,他还以为这又是明教那位高人,后来又听几人的对话,是又喜又忧,喜的是,他听出了张无忌安然无恙,忧的是明教素来风评就不怎么好,他现在知道了张无忌做了明教的教主,他才有此担忧。
  “张真人,你若不肯露一手,那便留一句话下来,只说武当派乃欺世盗名之辈,我们大伙儿拍手便走,何必让人这般藏头露尾的传音。”。
  赵敏不等张三丰回话,紧接着继续说道:“我这里有三个家人,一个练过几天杀猪屠狗的剑法,一个会得一点粗浅内功,还有一个学过几招三脚猫的拳脚。阿大、阿二、阿三,你们站出来,张真人只须将我这三个不中用的家人打发了,我们佩服武当派的武功确是名下无虚。要不然嘛,江湖上自有公论,也不用我多说。”
  听到赵敏的话语,她身后站着的三人具是站了出来,阿大是个精干枯瘦的老者,捧着一柄长剑,满脸皱纹,愁眉苦脸,阿二身材略矮,是个光头,阿三是个精壮结实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