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八十六章 太极拳初显威

  “阿三,你先向张真人讨叫讨叫拳脚。”
  “是!”阿三向前踏上一步,也不管其他,直接抱拳冲着张三丰说道:“张真人请了!”
  张三丰见此,微微一笑,心想自己虽然身受重伤,但若施出新创太极拳中“以虚御实”的上乘武学法门,未必便输于他,至于后面的内力比拼什么的,怕是取巧不得,但还是先打发了这阿三再说吧。
  “呵呵,贫道近年来创了一套拳术,叫作‘太极拳’,自觉和一般武学颇有不同处,贫道就以太极拳中的招数和阁下拆几手,正好乘机将贫道的多年心血就正于各位。”
  众人一听,虽不知这‘太极拳’有何精妙之处,但看张三丰如此自信这拳术,就凭张三丰这三字,就知这拳术不是什么凡品,可之后他们又转念想到适才张三丰刚刚受伤吐过血,拳技再是精湛,终究内力难支啊。
  人的名,树的影,阿三看张三丰上前,纵使他已经身受重伤,他心里仍是有了三分惧意,接着他转念又想,他今天受伤,我便豁出去和他拼个两败俱伤,这也足够让我名震江湖了。
  阿三运转内力,周身骨骼啪啪啪,发出一声声轻微的好似爆竹爆响之声,有见识的也是认出这是正宗的佛门横炼功法金刚伏魔神通。
  就在张三丰抬起双手,示意阿三进攻时候,俞岱岩身后一个灰头土脸的小道士站了出来,“太师傅,他们想见识我们武当的功夫,何必劳动您大驾?弟子演几招给他瞧瞧,也就够了。”
  虽然张无忌变化很大,但是刚刚才与他分手的明教众人,还是听出了他的声音,虽然他们也知道张无忌应该早就到了武当山,但现在看见,仍然像是吃下了颗定心丸一样。
  张三丰摇头道:“这位施主身具少林派金刚伏魔的神通,想来应该是西域少林一支的高手。你这小身板怕是一招之间便被他打得筋折骨裂。”
  “没事的,既然这位施主是外门高手,弟子刚刚侥幸学了太师傅你几招太极拳,现在正好试试以柔克刚。”张无忌拦下张三丰时候,顺道输了一道九阳真气进入张三丰体内助他疗伤。
  张三丰还要在说什么的时候,突然感觉对面传了一道内力过来,虽不及自己的精纯,但这股力道雄强无比,而他也是察觉出对方是帮自己疗伤,虽不知到这年轻人是谁,但他知道不是敌人就行了。
  “那好吧,务须小心在意。”张三丰感受到张无忌的内力强劲,也就稍稍放下心来,猜测这是哪一派的高手少年赶来赴援武当的,这才不在阻拦。
  “太师父尽管放心,我武当派功夫虽不敢说天下无敌,但也不致输于西域少林的手下,看孩儿随便出几招打发了这人。”
  阿三见到张三丰居然真的让一个小道童出战自己,对自己之轻蔑藐视怕是已到了极处,第一次脸色变了,怒气冲冲,仿佛受到了奇耻大辱,接着他又想到,也好,看我一拳打死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道童,在激一激张三丰,自己便更有几分把握了。
  张无忌摆出太极拳的起手式,说道:“我新学的这套拳术,乃我太师父张真人多年心血所创,叫作‘太极拳’。我未能领悟拳法中的精要,如果不能击倒你,那也是我学艺不精,并非这套拳术不行。”
  “小子,猖狂!”阿三怒极,向前踏上一步,呼的一拳,便往张无忌胸口打去,他含怒出手,他已经打定主意要一拳送着狂妄的小子上西天。
  张无忌见到阿三一拳向自己打来,不急不缓,使出一招“揽雀尾”,右掌不知何时已经搭住他左腕,往下一挤,阿三不由得踉跄一下,这一拳中的力道便打空了,自己身在还被这力道带得往前几步。
  阿三心惊之下,不在小看这道童,再次定下心神,双手出拳,连绵不断,臂影晃动,好像凭空多出几只手一般,狂风骤雨般的攻势,张无忌却仍然不动如山,单鞭、提手上势、白鹤亮翅、搂膝勾步、如封似闭张无忌尽是用了太极拳中的招式一一化解了阿三的攻势。
  “用意不用力,太极圆转,无使断绝。当得机得势,令对手其根自断。一招一式,务须节节贯串,如长江大河,滔滔不绝。”原来张三丰看张无忌未能体会太极拳那“圆转不断”之意,所以面对阿三的攻势,他只能卸去他的攻势,但没法做到反击,这才出言提醒他。
  张无忌武功、悟性具是不差,关键处一点便透,听了张三丰这几句话,登时便有领悟,躲在一旁的何旭听到张三丰这几句话,也是稍稍有了些心得。想着自己接下来要不要上场玩玩,让武当欠自己一份人情。
  张无忌这太极拳是越打越顺畅,渐渐转守为攻,相反阿三从开始的进攻慢慢只能苦苦防守,就这样五十招之后,张无忌突然使出一招“云手”,左手高,右手低,套住阿三右手,猛的发力,直接打断了他的右手。
  张无忌还欲乘胜追击时候,那阿二闪身而出,右掌疾向张无忌胸口劈来,张无忌原先的打算只得作罢,和这阿二对上一掌,接着阿二连退三步,再看张无忌,他却是神定气闲的站在当地。
  阿二当下骇然的看着对方,自己出山一来还是第一次遇到在内力上胜过自己一筹的人。
  赵敏这时候也看出了,对面这小道士不是张无忌还是谁,当下细声细气的道:“张教主,怎地如此没出息,假扮起小道童来?”接着她又对张三丰说道:“今日,晚辈是见识到了,说是见识武当高招,怎么上场的是魔教教主?难不成武当真的只会躲在魔教庇护之下?”
  “先父是太师父座下的第五弟子,我自然算是武当弟子!”张无忌大声回道,接着便转头拜见了张三丰,张三丰和俞岱岩是惊喜交集。
  赵敏皱着眉头看着对面,心道:“这张无忌武功高强,刚刚仓促之下,尚能抵挡住阿二,如今看来今日怕是要无功而返,我得想个法子。”忽然她眼睛一亮,冲着对面说道:“我这边连出三人,莫不是武当只有魔教教主这一位高徒?”赵敏故意加重武当、魔教、高徒几字,故意挤兑。
  “你这话又是何意?”张无忌沉声说道。
  “没什么,我这边既然出战三人,也不想占你们便宜,你们武当也出三人吧!”她加重武当二字,挤兑明教之人不能出手。
  何旭看的饶有兴趣,他记得原著中没这一出啊,莫非是自己出现的原因,但这样也是正和他的心意。
  张无忌皱眉,武当顶尖战力宋大师伯现在具是在对方手里,现在武当恐在出不了一个顶尖高手,难道要太师傅带伤上场不成!
  韦一笑等人听到赵敏的话,也是骂骂咧咧的。。
  就在张无忌一筹莫展,张三丰准备上场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传来。
  “不如让我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