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位面中的一个过客 > 第八十八章 再显神威

  就连张无忌也是一脸惊讶的望着何旭,似是没想到,何旭居然还会如此邪门的功夫,张三丰初时也是皱眉看了看何旭,接着便又是恢复了平静。
  “张真人,这就是武当弟子?使得什么邪功?”赵敏见了何旭的手段,对他的惧意又加了几分,接着他就对着张三丰说出了此话。
  “此言谬矣,我这乃是正宗的道家绝学,怎么是邪功!”张三丰还未说话,何旭便先一步回答了赵敏的问题。
  “强词夺理!你说是道家就是道家啊!”赵敏气恼的跺着脚说道。
  何旭也不在意赵敏的看法,但想了下还是说下的好,免得被张真人当做了什么邪门外道,妨碍自己之后的打算。
  “《庄子》‘逍遥游’有云:‘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也。’又云:‘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我这套武功,以积蓄内力为第一要义。内力既厚,天下武功无不为我所用,犹之北冥,大舟小舟无不载,大鱼小鱼无不容。”
  缓了缓,何旭再次说道;“人食水谷,不过一日,尽泄诸外。我取人内力,则取一分,贮一分,不泄无尽,愈积愈厚,犹北冥天池之巨浸,可浮千里之鲲。是故,我这门武功名曰北冥神功。”
  众人听到何旭的话语,都已经石化了,他们从没想过天下居然还有武功可以取人内力于己身,自己倘若得到这门武功,岂不是短时间就能获得比拟张三丰的内力!意志不坚定者,这时候已经用这贪婪的目光盯上了何旭,何旭对此却是毫不在意,他也有那自信,谁敢向自己伸手,他就敢剁掉来人的爪子!
  “哈哈,北冥神功,还真当得起神功这两字,小兄弟当真是福源深厚啊,连这种秘籍都能得到,老道空活百年,今天也是第一次大开眼界啊。”全场听到北冥神功如此威能,也只有张三丰毫不在意了。
  “好,好,好。接下来不知武当谁人出战,指点一番我家阿大的剑法。”赵敏更是气恼,派出了身边的那名抱着剑的老者。
  张三丰听到赵敏的话,也是准备站出来,他也知道,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今天自己总归是免不了要出手的,
  “张真人,且慢动手,俗话说的好,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我自负有一套剑法,举世无双,想要请对面这‘八臂神剑’方长老指教一番。”
  听到何旭的话语,明教几人才又重新打量了一番这阿大,果真是八臂神剑方东白,顿时大骇。
  “堂堂丐帮长老之尊,何以甘为旁人厮仆?”
  “他不是死了么?怎么又活了,这……这怎么回事?”
  “。。。”
  听到众人的讨论,方东白低头说道:“老朽百死余生,过去的事说他作甚?我早不是丐帮的长老了。”
  赵敏听出何旭还欲上场,立马跳出来说道:“说好了,我方三人,武当也出三人,暂且不说,你算不算是武当弟子,可现在你这话又是何意,出尔反尔不成!”
  “呵呵,赵姑娘,怎得规矩都是你定的?”
  “这还是何先生您教我的啊,拳头大就是道理。”赵敏显然是想起了绿柳山庄的事,咬牙切齿的说道。接着他又说道:“如果你不按我的规矩来,我今天就要血洗武当,看你怎么办!”
  “你敢!”何旭还未回话,张无忌却是急了,对着赵敏狠声说道。
  “赵姑娘,你开心就好,莫不是忘了,何某也就在这武当待了一月有余,你血洗武当,又关我什么事?”
  张无忌听到何旭的话语,急切的对着何旭说道:“何先生,你?”
  何旭示意张无忌安心,接着说道:“当然了,你这么做会让我很没面子,我就不开心了,我不开心就要去大都汝阳王府上转转,说不准,在一个不小心就取了汝阳王的脑袋。”
  “你,你威胁我!”赵敏不知何旭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份的,纵然心中不甘自己受何旭的威胁,可自己还真拿他没什么办法,自己有关何旭情报也是表面了他孤身一人,没什么可以拿捏的把柄。
  赵敏有心想着今日留下何旭,以绝后患,可想到何旭的诡异武功,还有上次表现的轻功,怕是还需出其不意偷袭才能达成目标,想到这,她不经意转头,用眼神提示了一番站在她身后的两个枯守老者。
  赵敏还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那方东白说话了:“老夫醉心剑道一辈子,今日看到先生出手,惊为天人,又闻先生有一惊世剑法,还请先生赐教!”
  赵敏见到方东白都这么说了,也不想驳了自己手下的面子,也就任他去了,正好多试探试探这姓何的小子的底牌。
  “先生可有何手的佩剑?”方东白看到何旭空手,提醒道。
  “放心,我心里有数。”
  方东白纵使心中还有疑惑,可也不在多问。“还请先生出剑吧!”
  “真的,让我先出手?”何旭一副不确定的说道。
  “嗯。”方东白拔出佩剑,如临大敌看着何旭。
  何旭抬起右手,运转内力,右手连连点出,潇洒飘逸,疾如闪电,方东白初时还不知何旭这是何意,可就在何旭抬手的时候他感觉到一丝危险气息,他在江湖上刀光剑影中混了一辈子,他好多次都是靠着自己的直觉保下了性命,所以他对自己的直觉最是相信。
  他猛地提起手中的佩剑,挡在身前,果然,他刚提起佩剑,这佩剑忽然“砰”的一声,断成了两半,他总算是知道自己感觉到的危机来自哪了。
  方东白看到自己的剑被折断,大惊失色,慌忙之下,想要躲闪,可何旭的剑气来的实在是太快,方东白刚想躲闪,便被剑气射穿了右臂。
  “老夫,甘拜下风!”方东白沉默少许,看着自己的右臂,最后缓缓说出了这句话。
  “百年前,当时天下五绝之一的一灯大师有一绝学,名为一阳指,不知。。。”张三丰这时候突然说道。。
  “张真人当真是好见识,我这套剑法名曰六脉神剑,也是数百年前大理段氏的绝学。”
  张三丰听到这话,只能再次感慨何旭福源深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