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墓里躺了一千年 > 第一章 我的墓里进了盗墓贼?

  北冰国南部雪林区
  大雪下了整整两天两夜终于停了,山川,河流,树木都笼罩上了一层白茫茫的厚雪。
  一只雪猪站在悬崖边俯瞰这粉妆玉砌的世界,刚想仰天长啸,却被身后大树上掉落的雪团惊走。
  密林中一支数十人的小队正在赶路,清一色的黑色保暖服,背着大大的背包,背包边上挂着步枪手雷还有匕首,走在队伍前面的年轻人循着一条足迹带领队伍缓缓前进,足迹的终点是一处深不见底的地洞。
  地洞通往一个墓穴。
  墓内主墓室
  主墓室很大,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墓室中间有一个石棺,石棺传出一声轻哼,打破了墓室的宁静。
  棺材中躺着一位衣着华贵身体干瘪的尸体,突然干尸睁开了双眼,双目赤红散发着淡淡的血光,将暗沉的棺材里都照亮的几分。
  文骏感受到四周空间狭小,只能转动脑袋打量四周。
  “我不是死了吗?”文骏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最后的记忆里,自己布下血魔大阵将自己的肉体禁锢,强行剥离了自己的灵魂,在天上看着三伯父的孙子的儿子业资帝又哭又拜的将自己下葬,最后失去了意识。
  “小助手在不在,这什么情况?”
  “宿主莫慌,我遇到了点麻烦,想让你帮我个忙,所以把你给复活了。”脑海中那个熟悉又亲切的声音再次响起。
  “什么麻烦,难道吞噬我的灵魂没有作用吗?”文骏疑惑。
  文骏本是水蓝星的一名孤儿,出了意外丢了小命,被小助手救起来到这个星球,成为了这个星球树子大陆东边最大的王朝,业朝的萍州王,小助手教文骏修炼,文骏与小助手定下百年之约。
  百年过后文骏欣然赴死,将自己的灵魂献给小助手,没想到小助手居然没有吞噬自己的灵魂,反倒又将自己复活了。
  “吞噬了一半,发现治标不治本。”小助手嘿嘿笑了笑,尴尬道。
  “行吧。”文骏收到了小助手传输的信息,知道了他遇到了什么麻烦,文骏也不废话,轻车熟路的下达命令:“身体修复,读取星球信息。”
  “收到。”
  文骏打算先在棺材里躺一会,修为被自己封禁了之后,身体恢复也慢了,感觉身体一阵虚弱提不起力气。
  血丹枯竭了,文骏苦笑,当年根本就没想过自己还能复活,将隐世仙宫毁灭了之后没有再吸取鲜血补充血丹,直接布下大阵安排好后事进棺材了,不知道在棺材里躺了多久,身体有些损失,小助手可以修复身体的伤势,却没法给血丹供血。
  轰
  石棺外传来一阵巨响。
  石棺里文骏被吓了一跳,什么情况,外面发生了什么,盗墓贼?
  石棺外,十来个身着蓝色保暖服的人穿过弥漫的灰尘进到主墓室。
  走在前面的两个壮汉从身后的背包掏出了四颗光球,朝墓室的四个角落扔去,光球碰到墙壁炸裂开来,阴暗的墓室瞬间被白色的光照亮。
  “小姐,我们是不是又走错了,这里怎么就一个棺材什么也没有。”壮汉走到一名面容俏丽身材高挑性感的女人身边说道。
  “这不是有一副棺材吗。”李梦扫视四周,墓室里空荡荡,只有一副石棺在中间。
  “去两个人打开看看。”壮汉回头看向身后众人。
  从人群中出来两人,朝石棺走去,走到石棺旁边,正要推动棺盖,被炸开的洞口外突然传来一声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呵斥。
  “住手。”
  一名老者带着数十名身穿黑色保暖服装备精良的人从洞口走了进来,将李梦的人马包围,两拨人马举枪对峙,老者目光不善的盯着李梦。
  “李梦,老夫看在你爷爷的份上给你一次机会,现在离开这里!”
  李梦转身看向老者,语气有些无奈的道:“文爷爷,我只是想给我爷爷找点治病的药而已,您至于从明国一直追到北冰国吗?”
  “你要刨老夫祖宗的坟,还怪老夫我追着你不放?”文老冷哼的道。
  “文爷爷,好东西放墓里不可惜吗,我花钱买还不行吗?”李梦语气哀求道。
  文老还没说话,一名年轻人从文老身后走了出来语气悠闲的说道:“我们文家不缺那点钱。”
  “一百亿。”李梦咬了咬银牙。
  “爸,我觉得这件事可以商量一下。”
  文老被这不争气的二儿子气的脸色铁青,一旁的文木见文老脸色不对,急忙走上前拉了拉文立:“二少爷别闹了。”
  文立注意到了父亲的脸色,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
  文老瞪了文立一眼,再次看向李梦说道:“李梦,放下武器离开这里,老夫可以既往不咎。”
  “文爷爷,您和我爷爷也是好朋友,难道您和我爷爷几十年的情义还比不上一个死人墓里的陪葬品吗?。”李梦再次哀求。
  “梦丫头,你一片孝心,老夫明白,只是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李老鬼要死了我也很难过,但是你说我文家祖宗的墓里有延寿之宝,这种无稽之谈,老夫怎么可能让你乱来?”文老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李梦见老爷子不为所动,不再哀求,举起右手示意石棺旁的二人开棺。
  “你敢!”文老大怒。
  文家众人举枪对准石棺旁二人。
  “别理他,开!”李梦不管不顾,朝二人喊道。
  在众人僵持之时,石棺突然微微震动,只见棺盖缓缓挪动,石棺半开,突然从石棺中伸出一只干枯的手掌抓住石棺边缘。
  石棺旁的两人被吓退,退到李梦面前举起手枪对准棺材。
  李梦也被吓的面无血色,手忙脚乱的举枪对着石棺方向,两拨人马暂时站在了同一阵营。
  “没我的命令,谁都不准开枪!”文老神色严肃,如临大敌,虽然他对盗墓不了解,但多少知道一些尸变,粽子之类的传说,他也不敢保证自己的祖宗变成粽子会不会认自己这个文家人。
  文骏一只手撑着石棺边缘,摇摇晃晃的站起,甩了甩有些晕眩的脑袋,猩红的双目扫视四周。
  怎么墓室这么亮,咦,这些人是来盗墓的?
  文骏举起干枯的手臂想要个招呼。
  嘭
  一道火光打在文骏身上。
  文骏低头看了眼干瘪胸膛上的子弹凹痕,他被激怒了。
  “尔等何人?”文骏语气冰冷声音沙哑,双目死死的盯着那个因为害怕手抖导致手枪走火的人,他虽然十分虚弱但要杀死在场的所有人并不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