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墓里躺了一千年 > 第五章 取回饮血剑

  大厦中层的一个办公室内。
  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文月走了进来,走到正在喝茶的文老面前问道:“爷爷,那人真的是你的弟弟吗,我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啊。”
  文老拿茶杯的手在微微颤抖,轻轻抿了一口茶:“是...是啊,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这事。”
  “你骗人。”
  “爷爷怎么会骗你呢。”
  “骗人!”
  ...
  雪已经停了,温暖的阳光散在身上暖洋洋的。
  文骏已经离开了文家大厦,穿过两条街道走进了一处复古小院子。
  “先生,请出示请柬。”一名身穿黑西装的男人迎面走来。
  “我没有请柬,我要见你老板请通报一声。”文骏淡淡的说道。
  “不好意思,我们老板正在举办宴会,恐怕没空见您。”
  文骏没有多说,转身离去,来到小院子外的街道上,本来想打个招呼再拿走饮血剑,既然见不到那就不废话,文骏直接催动饮血诀,浑身血气逐渐变的躁动。
  院子里
  赵君河是一名中年富豪,人缘不错,喜欢收集刀剑,今天在自己的小院子举办了一场宴会,邀请了许多仙踪市高官富商。
  他最近新得到一柄宝剑,剑体通红,削铁如泥,饮血过后会绽放红光,挥动之间剑气也可伤人,说是神兵也不过分,赵君河打算在这场宴会上拿出来显摆显摆。
  院中数十人酒足饭饱之后,赵君河站起身来拍了拍手引来所有人的目光:“诸位,近日赵某得到一柄神剑,想让诸位鉴赏一下。”
  “君河,早就知道你得到了一柄神剑了,今天来就是为了长长见识,快点请出来吧。”宴中一人举起酒杯说道。
  众人轻笑。
  赵君河也是淡淡一笑,又拍了拍手,两名黑西装的男人横抱着一个长方形木盒走上宴席前的台阶上,赵君河也走到台阶上,没有废话,亲自将木盒缓缓打开。
  “剑呢,怎么全是血啊?”
  “君河你可别闹啊。”
  “这样就没意思了啊。”
  场中一片嘘声。
  赵君河嘿嘿一笑,将手伸进血水中,众人不再说话,注意力都被赵君河的手吸引。
  赵君河的手在血水中摸索,脸色渐渐沉了下来,摸索半天无所获,一把将木盒打翻,血水撒了一地,却不见宝剑。
  “剑呢?!”赵君河怒视两名西装男子。
  两名西装男面面相觑,其中一人说道:“老板,我们也不知道啊。”
  赵君河一脚把木盒踹飞,怒道:“还不快去给我找!”
  两名西装男匆匆退下。
  ...
  院子外
  文骏手中无数血丝流转,一会暴涨一会收缩,渐渐的形成了一柄剑的模样,一道血光闪过,缠绕的血丝消失,一柄散发着红光的宝剑赫然出现在文骏手中。
  拿起饮血剑打量了一会,满意的点了点头,这饮血剑是文骏的本命法宝,和文骏有着血脉感应,只要文骏不离开剑源太远,就能随时凝聚饮血剑。
  文骏打量手中的饮血剑,眼眸突然红光暴涨,饮血剑瞬间消散,化作剑源融入到文骏的眼中,文骏漆黑的眼眸中多了一缕血光流转。
  文骏对饮血剑怎么到的这院子主人手中并不感兴趣,因为此刻剑在自己手中。
  任务完成:获得高级精血一滴。
  奖励到手,不再停留,转身朝文家大厦走去。
  ...
  文家大厦
  “月儿,这事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啊。”文老小心叮嘱,实在经不住孙女的质问,还是将古墓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孙女。
  “爷爷你放心,我不会和任何人说的。”文月表面乖巧答应,心底却在冷笑,这人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躺在萍州王的墓里装神弄鬼。
  爷爷在受到惊吓的情况下被蒙蔽很正常,那种视觉冲击很容易让人信以为真,不过我文月可没那么好糊弄,干尸的容貌化化妆就可以做到,至于让意志不坚定的人产生幻觉开枪自杀,以现在的科技想要实现也不是不可能。
  子弹打不死,穿防弹衣就可以了,喝血,呵呵,忍住恶心,是个人都能喝,死骗子骗到我文家头上来了,还敢冒充我的偶像,看老娘不整死你。
  此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名秘书模样的女人走了进来,眼中带着淡淡笑意的道:“月儿,楼下有个人自称是你爷爷,非要上楼。”
  “哪来的精神病,赶走就是。”文月下意识的挥了挥手,旋即又想到了什么,问道:“那人什么模样?”
  “长的挺俊俏的,皮肤苍白但很细腻,一头灰白长发,穿着古怪的暗红色古装,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哥想要追求你,居然想出冒出你爷爷这个办法。”秘书轻笑的道。
  “小琴快把那人请上来。”文老一听急忙放下手中的茶杯,催促道。
  “文爷爷,那人是谁啊。”木琴收起笑意,看向文老问道。
  “琴姐快去请他上来吧。”文月嘴角带着冷笑。
  木琴虽然疑惑,但也没有多问,转身下楼。
  不一会,文骏独自走进了办公室。
  文月看见文骏撇了撇嘴,文老连忙起身迎接。
  “先祖你怎么下楼了,我已经安排人去接仙踪市最有学识的史学家了,估计很快就到了。”
  “到外面拿一样东西。”文骏淡淡的说道,走到沙发边坐下。
  文月突然凑近文骏说道:“文骏是吧?”
  一股清香扑面而来,文骏不为所动满不在意的嗯了一下。
  “活了一千年是吧?”
  “会吸血是吧?”
  文骏诧异的看了眼文月,又看了眼站在一边神色尴尬的文老。
  “有什么问题吗?”文骏盯着文月的眼睛问道。
  “月儿对文骏爷爷的往事非常好奇,你可以给月儿讲讲你的故事吗。”文月语气看似撒娇,实则嘴角带着淡淡的讥讽,特别强调了文骏爷爷这个称呼。
  “一生平淡,没什么故事。”文骏耸肩两手一摊,心不在焉的说道。
  文月还想要刁难文骏,文老却打断了她:“月儿别胡闹了。”
  文月不甘心但又不得不听爷爷的话,下巴一扬轻哼一声,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先祖,月儿还小...”
  “我不会和小辈一般见识。”文骏自然是看出了文月的小心思,不过也不在意。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木琴探出小脑袋:“文爷爷,齐教授到了。”
  “快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