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墓里躺了一千年 > 第七章 夺舍

  南部雪林区
  入夜
  月光的照射下,贯穿密林的河流波光粼粼,像天上的银河带着漫天星光向东奔涌而去。
  白天的那只雪猪再次来到山崖边,俯瞰山下,似是被眼前美景震撼,想要再次仰天长啸,身后传来一声轻响,雪猪心中冷笑,没有像白天一样被惊走。
  抬起头正要长啸,几道剑光闪过,猪头落地。
  “师妹,你去生火,今晚我们吃烤雪猪。”一名身穿雪白古装的俊逸少年对着身后的清秀少女说道。
  火堆很快升起,二人坐在火堆旁,少年烤着雪猪,少女托着粉腮盯着火堆思考着什么。
  “师兄,这萍州王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每两年仙界的结界打开,门派都有一个替萍州王扫墓的任务?。”少女眨着黑亮的大眼睛问道。
  “这萍州王好像是对咱门飞白楼有恩吧,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少年一边烤着雪猪一边说道。
  少女呆呆的盯着火堆,漆黑的眼睛格外明亮,对这个神秘的萍州王充满了好奇。
  次日
  太阳缓缓升起
  少女从修炼中醒来,不见少年的身影,起身在附近寻找还是不见踪影,正着急间,只见少年从山下飞奔而来。
  “师兄你去哪了?”少女看着眼前气喘吁吁的少年问道。
  少年神色焦急,缓了口气,说道:“不好了,萍州王的尸体不见了。”
  一边说着从身上掏出一块令牌,用力碾碎,一道流光闪过,朝南面的明国飞去。
  ...
  文骏走在仙踪市的街道上,想不明白为什么突然被保安赶出了文家大厦,想要见文老头也见不到,见到文立,这小子直接无视了自己。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将脑袋里的疑惑甩到九霄云外,想要去南部雪林区,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去,拦住几个路人问路,到了一个车站,找了辆去南部雪林的车,但没钱买票不让上车,文骏郁闷的要死,站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有些迷茫。
  要不去打工赚钱?文骏脑海中刚浮出这个想法,就疯狂摇头,开什么玩笑,我堂堂萍州王去打工?
  “小助手,我需要一些北冰国的货币。”
  “任务搜索中...”
  “搜索完毕,没有北冰国货币任务。”
  文骏一阵头疼,无所不能的小助手居然也没法变出钱来。
  “宿主,虽然没有货币任务,但有个手机任务做完可以获得一部手机,在手机上可以进行货币交易,如果宿主够聪明的话搞到北冰国货币应该不是问题。”
  文骏稍稍思索觉得小助手说的有道理:“查看任务。”
  任务1:见义勇为一次
  任务奖励:现代手机一部
  见义勇为?文骏扫视四周,治安挺好的,时不时还有城卫军巡逻,哪有机会见义勇为。
  文骏钻到小巷子寻找见义勇为的机会,逛了半天并没有什么收获,反倒因为一直在附近闲逛被城卫军逮住审问一番。
  被迫和几名城卫兵挥手告别,文骏垂头丧气的走在小巷子里。
  “宿主,左转直走有强大的魂力波动。”
  文骏眼前一亮,有饮血剑的他根本不惧怕什么鬼魂,打起精神朝小助手说的方向走去。
  ...
  巷子深处
  一名孩童正蹲在地上把玩一个奇怪的黑瓶子,想要看看里面装了什么,用力将瓶塞拔出,一团黑烟从瓶中缓缓冒出来,孩童并没有甩开瓶子,反倒是抬头好奇的看着半空中越聚越浓的黑烟。
  黑烟涌动,突然一道尖细的声音从黑烟里传出来:“小朋友,谢谢你救了我,为了报恩,我可以实现你三个愿望。”
  “真的吗?”孩童天真的看着黑烟。
  “当然了,快点许愿吧。”黑烟中的声音充满的诱惑。
  “第一个愿望,我想要吃不完的鸡腿,第二愿望,我想要花不完的零花钱,第三个愿望,我想要变得的天下第一帅。”小孩两眼放光,毫不犹豫的许下了三个愿望。
  “很不错的愿望,闭上眼睛三秒之后就可以实现了。”
  小孩听从黑烟的话,乖巧的闭上双眼,黑烟缓缓移动,将小孩笼罩在烟雾中。
  突然,巷子不远处的转角一名灰白长发的少年飞速跑过来。
  “住手!”文骏大喊。
  黑烟注意力被文骏吸引,看到文骏之后十分激动:“完美的躯体,是我的了!”
  没有停留,黑烟飞速朝文骏飞去,小孩没了黑烟包裹,晕倒在地。
  文骏神色凝重,现在是大白天,这团阴魂依旧有出窍的修为,想来生前至少也是大乘期的大能,文骏不再犹豫,双眼血光暴涨,饮血剑赫然在手,吸收了高级精血的饮血剑并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眼见黑烟愈来愈近,文骏举起饮血剑催动功法,饮血剑血光闪烁,一道血之结界瞬间出现将文骏周身包裹。
  黑烟将文骏笼罩,与血之结界不停碰撞,发出滋滋的声响,就像一块滚烫的铁块被浸入水中。
  “我看你能撑多久!”黑烟中的声音显得十分惬意,仿佛眼前的宝贝唾手可得。
  文骏额头冒出丝丝细汗,苦苦支撑,出窍境的阴魂果然厉害,文骏仔细观察黑烟,没有找到阴魂的主体,自己根本没法攻击到他,不对,这团黑烟从哪冒出来的,文骏沿着黑烟看去,注意到了一个黑色的瓶子,一缕缕黑烟源源不断从瓶中冒出。
  看来就是那黑瓶将这阴魂封印,自己想要杀死这只阴魂,只能打破封印再杀他,饮血剑是出窍级的法宝,加上自己的高级精血充能,杀一只出窍期的阴魂绰绰有余。
  文骏右手举起饮血剑,看准黑瓶,蓄力,投掷!正中靶心!
  黑瓶破裂,无数黑烟从黑瓶的碎片中扩散,很快整个小巷子都被黑烟笼罩!
  “哈哈哈!这是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黑烟得意的大笑。
  一声尖锐的长啸,漫天黑烟快速聚拢化作一条小龙卷瞬间冲破血之结界争先恐后钻入文骏的大脑,丝毫不给文骏刺出第二剑的机会。
  文骏感受到大脑撕裂般的痛苦,面目扭曲。紧要牙关,一声不吭,因为咬牙太过用力,嘴角溢出一丝血迹,片刻之后,最后一缕黑烟也进入了文骏的大脑,小巷子重归平静,微风轻拂,天空清澈蔚蓝。
  文骏呆立在原地,脑海中并不平静眼中一会溢出黑烟一会溢出血光,一会血光和黑烟交织,争斗不休。
  文骏缓缓闭上双眼,还挂着血迹的嘴角微微勾勒,冷笑的道:“这是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