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墓里躺了一千年 > 第十一章 悔不该吃那碗猪血

  小吃街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文骏正埋头吃着一碗猪血,木琴纤手撑着下巴,笑盈盈的看着文骏。
  文骏被木琴盯着看,怎么吃怎么不自在,放下筷子问道:“你盯着我干嘛。”
  “今天早晨你为什么被赶出来?”木琴好奇的问道,想不通为什么文骏不是当场被赶出来,而是在文家大厦里住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才被赶出来。
  “我也不知道。”文骏脸上没有气愤,毫不在意。
  “那你为什么要跟踪我呢?”木琴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因为,因为...”文骏一时想不到理由。
  “因为你见她眼熟但又想不起来她是谁,就跟上去看看。”舞竹歌在脑海中提醒道。
  “啊,对。”文骏将舞竹歌的话复述了一遍说给木琴听。
  “真的?”木琴美目满是怀疑。
  “当然了,我用的着骗你嘛?”
  ...
  南部雪林区
  山崖边,雪猪的血迹已经被掩埋,不远处生着一个小火堆,飞白楼的师兄妹二人正在火堆旁修炼,一道流光划过黑夜,停在了二人面前。
  二人感觉到了动静,睁开眼睛,起身行礼。
  流光消散,一名老者出现在二人面前。
  “徐长老。”
  “嗯,带我去墓里看看。”徐玄辰双手背负。
  “徐长老,任务上说,萍州王墓中有我们飞白楼前楼主在墓中布下的幻阵,幻阵在夜间尤为强烈,不可...”男弟子想要劝阻,上前解释。
  “飞白楼的人都像你们这样没脑子吗?情报里不是说有凡人死在里面吗?凡人都可以进到里面去了,还有个屁的阵法?”徐玄辰劈头盖脸一顿痛骂。
  徐玄辰骂了几句,催促二人赶紧带路,飞白楼男弟子神色难堪,但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徐长老说的有道理,加上徐长老是太上天宫的内门长老,分神期的实力,反驳他,除非自己活得不耐烦了,没有多做停留,带着徐玄辰朝萍州王墓走去。
  主墓室内
  徐玄辰神色凝重,此处的大阵被破坏,就连凡人也能来去自如,脚下这两具尸体显然是先被大阵迷惑自杀,在被人吸干鲜血,记忆中的萍州王,修炼的功法也是饮血。
  回想起当年,他救自己的时候,那时的他何等的威风,身着暗红王服,苍发炽目,黑翼血刃,他的光辉甚至让太阳自惭形秽,至今回想起来,依旧震撼人心。
  徐玄辰心中永远也无法忘却,自己一个没有天赋的人,能从一个小喽啰修炼到内门长老,正是因为心里一直有那个顶天立地的身影,想要追随他,想要超越他。
  只是他的死讯来的那么突然,徐玄辰始终不敢来看他,千百年来,徐玄辰时常用手掌挡住太阳,希望自己缓缓张开手指可以看到那个影子,只是可惜,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徐玄辰在心里对安过之和肖济世二人道了声谢,虽然很感谢他们想要为自己解开心结,但这和自己回去砍死他们的想法并不冲突。
  徐玄辰看向墓室中间的石棺,脚步有些犹豫,最终还是缓缓走到了石棺前,看了眼空空如也的石棺。
  到底是谁破坏的大阵?是谁将凡人引到此处?萍州王复活了还是被人盗走了尸体?许多疑点萦绕在徐玄辰心头。
  过了许久,徐玄辰带着两名飞白楼的弟子走出了王墓。
  天空中一道黑影注视着三人,见三人走远了,俯冲落地,走进了萍州王墓。
  黑影浑身被黑雾包裹,看不清模样,黑影一路走到主墓室,看见两具干尸有些疑惑,心中浮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冲到石棺边一看,尸体不见了。
  黑影急急忙忙的飞出王墓,朝一处山崖飞去。
  南部雪林区某处山崖
  一道纤细的身影正盘坐崖边独饮,身边放着一支笛子,神情悠然,时不时用白嫩的纤手整理一下被夜风吹乱的黑发。
  黑影飞来,停在那人身后,单膝跪地:“主人,萍州王好像...活了。”
  “我已经感觉到他了。”那人嗯了一声轻轻说道,说完缓缓站起,迎着寒风,血红的衣袍黑色的斗篷被寒风吹的乱扬,目光看向北边。
  “我来了,期待吗。”
  ...
  此时的文骏正在商城里应付木琴,文骏悔不该吃那碗猪血,吃完之后修为居然涨了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被木琴感觉到了,本来想着有人请客,正好吃点东西补充血丹,却忘了这茬,前一秒撒的慌,后一秒就被自己打脸了。
  如今木琴知道自己也是修真者,更是不会放过自己,旁敲侧击的问自己跟踪他们有什么目的。
  木琴走在前面脚步轻盈欢快,文骏跟在后面手上提着肩上扛着大包小包几十个,当时点了好几份猪血,也打包带上了,包里除了衣服还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最关键的是木琴还买了几个哑铃,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提的起这重量。
  好在文骏虽然修为废了,但是肉身依旧很强壮,别说是这些大包小包了,就算是一头大象他都能扛起,等一下自己是不是又暴露了什么?
  木琴心中有着自己的思量,这人鬼鬼祟祟的跟着我们小队,还隐藏修为,肯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打定主意今天一定要问出幕后主使。
  “文骏,前面有个家具店,我们去买个沙发吧!”木琴停下,转身看向文骏,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微笑。
  “开什么玩笑!”文骏一惊,转而哀求道:“大姐饶了我吧,我再不敢跟踪你了。”
  旁边路人听到文骏的话,目光鄙夷,对着文骏指指点点,这不良少年居然跟踪人家姑娘,活该受罪!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跟踪呀。”木琴大眼睛一眨一眨,仿佛根本没有那事一样。
  实在受不了旁人异样的目光,文骏走到木琴耳边悄悄说道:“我坦白,我全都坦白,咱门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说。”
  “可以。”木琴点头。
  文骏见木琴统一,终于送了一口气。
  “让开,让开,挡老子面前找死啊!”
  一道蛮横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文骏感觉后背被人踹了一脚,身体失衡,向前扑去,木琴下意识的退后一步,但是她犹豫了,想要挪开身子,又怕文骏微薄的修为加上一身的重物这样倒在地上不摔死也得重伤,纠结之间,只得用双手撑住文骏肩膀,只是文骏的头,不偏不倚的扑进了一团柔软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