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墓里躺了一千年 > 第十三章 李语月

  一曲终了,余音不绝,天边一道红色倩影缓缓飞来,最终来到文骏面前。
  “王爷,您终于回来了。”红衣倩影言语中满是思念。
  文骏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一米七的身高,一身红色长裙,黑色披风,丹凤眼长蛾眉暗红的眼影,额头中间有一颗血色晶石,有种妖异的美感:“李语月,你来做什么?”
  “王爷,千年未见,你不想我吗?”李语月双目含着薄雾,显得楚楚可怜。
  文骏冷哼一声,没有搭话。
  “曾经年少不知事,总觉得王爷不懂我,自从王爷走了以后,我才发觉,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才是最懂我的人。”李语月走近文骏,一只白嫩的玉手按在文骏胸膛:“我也想要成为最懂你的那个人。”
  “王爷喜欢红色,我便喜欢红色,王爷喜欢吹笛子,我便学吹笛子,王爷喜欢看月亮,我便喜欢看月亮。”
  “一路跌跌撞撞,只希望能够紧跟你的步伐。”
  “你死之后我去看过你很多次,时常伴你同眠,以缓解我的思念。”
  李语月自顾自的诉说。
  ...
  木琴赶到了附近,刚下车,一名队员立即上前汇报:“队长,那白发少年正站在井盖旁发呆。”
  “发呆?”木琴疑惑,跟随队员来到监视文骏的拐角,伸出小脑袋观察,文骏正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
  “王爷,让我们像从前一样,好吗?”李语月凑近文骏,缓缓闭上眼睛,红唇似火妖艳诱人,任君采摘。
  文骏一脸厌恶,一把将她推开,任凭她妙语生花,文骏依旧不为所动。
  李语月主动求爱被拒,羞怒的道:“文骏,你可别忘了,当初是你负我在先!”
  李语月回忆当年,经常有一位仙子般的少女来找文骏,她灵动可爱善解人意,看向文骏的眼里满是爱意,李语月心中不满,询问文骏得知她的名字叫花迎月,是飞白楼的天才弟子,年仅十七便已金丹,文骏也不过十八饮血诀便修炼到了第四层,最关键的是他才修炼不到两年。
  在李语月的心中这两人都是天之骄子,虽然文骏答应过李语月相守百年,但那誓言对当时的李语月来说格外刺耳,百年?百年之后我黄土一抔,你和她神仙眷侣相守千年万年?
  李语月不甘心,想要文骏教自己修炼,文骏只会饮血诀,便将饮血诀教给李语月,只是她修炼缓慢,数年过去才勉强达到第二层,李语月觉得是文骏欺骗了她,就是想等自己死后和花迎月厮守。
  嫉妒的种子在心中疯长,有一次她修炼一整天不得寸进,心中气馁,一个仙人从天而降,告诉她文骏和花迎月苟且的事情,李语月心里十分气愤,早就怀疑两人有秘密,更是借题发挥,当晚和文骏大吵了一架,文骏熟睡之后,李语月用他的取血刃插入了这个‘背叛者’的胸膛。
  自那之后文骏修为倒退,一夜白头。
  “我说过无数遍,我和花迎月只是朋友,没有任何其他的关系!”文骏不耐的说道。
  “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吗?”
  “简直不可理喻。”文骏不想再待下去,转头原路返回。
  刚走两步,李语月瞬间出现在文骏面前,文骏神色恼怒,张嘴想要说什么,李语月脚尖一顶仰,一团温软的气息覆盖住文骏的嘴唇,文骏恼怒想要推开她,突然胸口被一阵冰凉贯穿。
  文骏感到疼痛,左手死死的抓住她握刀的手,双目逐渐变得空洞,四肢变得无力,鲜血上涌至喉咙。
  李语月双目紧闭,眼睫微微颤抖,忘情的吻着眼前深爱的男人。
  片刻之后,李语月缓缓的离开文骏的嘴唇,舔干净嘴唇残余的鲜血,脸色红润。
  李语月拨开文骏已经没有丝毫力度的手,将刀拔出,刀柄的琉璃珠装着几滴灼热的精血。
  “王爷,妾身告退。”李语月欠身行礼,再次踮起脚尖在文骏额头轻轻一吻,转身消失不见。
  文骏只感觉到双腿一阵无力,跪倒在地,再也撑不住了,躺倒在地,双眼无神的看着天空,胸膛喷涌着鲜血,身体微微抽搐。
  “文骏,你该不会要死吧!”文骏脑海中舞竹歌焦急的呼喊着。
  “没事的,死不了。”小助手淡淡的说道。
  “死不了就好。”舞竹歌松了一口气,她和小助手也算是认识,毕竟都在文骏的脑海,想不认识都难。
  不远处的木琴正监视着文骏,只见他一阵奇怪的举动之后,胸口居然喷血了,随后倒地不起,木琴担心文骏,也不管什么任务不任务了,冲上前救人。
  ...
  赵君河通过监控,调查到了文骏住的旅馆,正带人朝那赶去。
  一路上哼着小曲,心情十分舒畅,马上就要见着那种神仙般的人物,心中正在措辞,怎么和人家套近乎。
  看向窗外,只见人烟越来越稀少,怎么跑到郊区树林里来了?
  “阿强。”赵君河推了推身边的阿强,没反应:“司机,这是哪啊?”
  司机回头,看向赵君河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老板,这是你的墓地啊。”
  话音刚落,右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手枪对准赵君河,刚要扣动扳机,阿强突然出手,瞬间夺过手枪,暴起勒住司机的脖子:“停车!不停车打死你!”
  司机不敢妄动,缓缓停车,阿强一拳将司机打晕,阿强和赵君河两人下车,后面车里的保镖也纷纷下车,看向赵君河。
  林子里突然冲出一批手持枪械的人,将赵君河的人包围。
  “你们是谁?”赵君河大声问道。
  “把枪放下,我们只打你们一顿,如果不放下枪,我们就要了你们的命!”为首一人手持步枪,头戴面罩。
  保镖们面面相觑,赵君河扫视四周,局势掌控在对方手里,拼命没意义,将手枪扔到地上,举起双手。
  保镖们见老板扔枪了,也纷纷将身上的枪械扔掉。
  “算你们走运,我们老板说了,打你们一顿就够了!兄弟们上!”
  众人换下枪械,举起棍棒,一拥而上。
  ...
  赵君河住院了,四肢全被打断,幸运的是,居然在医院里遇见了那个白发少年。
  本来想花钱将自己和那白发少年安排在一个病房,但是被告知那白发少年是特殊人员,不允许外人靠近,赵君河对白发少年的身份更加好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