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墓里躺了一千年 > 第十七章 花迎月的心意

  “过来帮个忙,梦珏。”文骏一手推开石棺棺盖,朝欧阳梦珏喊道。
  “啊,哦。”欧阳梦珏一愣,下意识的走到文骏身边。
  “你把石棺底部轰开。”文骏用手指了指棺材底部。
  欧阳梦珏拔出手中的剑,点点石棺底部:“是这里吗?”
  文骏点了点头,轰开一个石棺对她来说不是问题,文骏退后站到一边。
  欧阳梦珏运行真气,举剑对准石棺底部。
  轰隆隆~
  一声巨响,一道白光照亮了墓室。
  片刻之后白光消散。
  木琴都看呆了,没想到欧阳梦珏实力这么强。
  文骏走到已经被摧毁的石棺旁,扫视了一眼碎石,找到了!
  文骏徒手将碎石刨开,又用身上的剑切切砍砍,最终从石堆里摸出一个铁盒子。
  欧阳梦珏站在一边,见文骏轻车熟路,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心里感觉奇怪。
  木琴也走上前来,看向文骏手中的铁盒:“文骏,这是什么东西啊?”
  “这里面可是我的宝贝。”文骏将铁盒上的灰烬吹走,放到地上,举起剑。
  对准,切!
  铁盒被切成两半,业朝剑上有饮血剑种,可以说是削铁如泥,这铁盒不是用一般的金属制作的,饮血剑一样可以轻松切开。
  将其中一半捡起掰开,文骏一只手伸进去掏了掏,终于摸到了储物戒指,拔出手,心情激动。
  “把东西放下!”欧阳梦珏突然用剑指着文骏,声音有些发颤的说道。
  “欧阳梦珏你发什么神经?”文骏不解的看着欧阳梦珏。
  木琴也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怎么一向胆小的欧阳梦珏突然这么强硬了。
  欧阳梦珏双手握着剑,紧张的说道:“你再不放下,我就动手了!”
  “没想到你这飞白楼的小弟子还挺有正义感。”文骏不顾欧阳梦珏的威胁将储物戒指戴在中指上。
  “你...你怎么知道我是飞白楼的弟子?”
  文骏神秘一笑,没有回答欧阳梦珏的问题,将铁盒踹到一边:“走了,事情办完了。”
  木琴见文骏返回,也跟了上去,欧阳梦珏呆在原地楞了一会,种种疑惑萦绕心态,墓室也变得阴森诡异了不少。
  “等等我啊。”
  ...
  三人返回雪林城镇,一路上木琴一直缠着文骏问东问西,文骏各种敷衍,惹得木琴一阵咬牙。
  倒是欧阳梦珏话少许多,目光时不时的扫过文骏,眼睛里满是怀疑。
  记得听徐长老提起过,那个墓是一个叫萍州王的人的墓,那萍州王的名字叫做文骏,而眼前这人也叫文骏,加上他对那墓室那么熟悉,他和萍州王是什么关系呢。
  ...
  文骏实在受不了两个女人奇怪的目光,一到旅店就回了自己的房间,紧关房门。
  看了眼右手中指上的储物戒指,心情大好。
  当年文骏死前,储物戒指饮血剑这些法宝都送给了花迎月,自己死后花迎月又送还到了自己的墓室里。
  文骏的魂魄在天上看的清清楚楚,花迎月将储物戒指藏在了石棺底部,将饮血剑放在自己的尸体身边。
  自己死后墓室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饮血剑被盗走很正常,但储物戒指非常安全,除非有人特别憎恨自己,毁了自己的肉身连棺材也不放过,再说那铁盒可以隔绝神识,神识扫过就和扫到一堵墙一样,一般人根本没法发现。
  当年文骏在天上看到花迎月将东西归还,还骂她傻丫头。
  没想到自己活过来,这些东西却成了自己重新起家的本钱。
  打开储物戒指,晶石无数,功法武技若干,还有一些对自己来说最最宝贵的东西。
  还是熟悉的味道,花迎月什么都没拿,咦,怎么角落里多了一张小纸条?
  文骏将纸条拿出来,纸条上什么都没写,只画了一个歪歪扭扭的爱心。
  文骏沉默,将纸条小心放回了储物戒指。
  进到浴室洗了个热水澡,换上储物戒指里的一套王服,站在镜子前打量自己,仿佛回到了当年,征战沙场意气风发的模样,只是苍白的皮肤告诉文骏,食大便了。
  将王服换下,叠好放回储物戒指,出了浴室,看了眼窗外,又下雪了,北冰国出处大陆的最北边,一年里至少有八个月是冬天。
  文骏穿上酒店里的睡衣,将窗户关上,和木琴约好了,明天出发去赤月组织基地报道,自己的个人信息已经被上传了,报完道之后自己就是正式的赤月组织成员了。
  文骏对这些组织没什么感觉,他还是比较喜欢独自一人,上辈子和小助手定下百年之约,本想着将事情办完就归隐山林,一个人自由自在,只是没想到,一入红尘,便千丝万缕,再也挣不出斩不断了。
  文骏不再回忆,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滴高级精血开始修炼。
  修炼状态时,时间总是过的飞快,窗外的天色已经不知不觉的暗了下来。
  服务员敲门送来晚餐,文骏吃完晚餐之后继续修炼,一下午的时间文骏已经恢复到了融合期,只不过用了一滴高级精血,原本干枯的血丹,也涨了一点。
  血丹血量3/100
  还不错,文骏满意的点点头,百分之三的血量,文骏在遇到舞竹歌这种等级的魂体,也不会太吃力了,百分之三的血量够和她僵持一个月了。
  文骏看了眼天色,已经很晚了,虽然他可以不用睡觉,但文骏非常喜欢睡觉的感觉,就像欧阳梦珏明明已经辟谷,却依然喜欢吃鸡腿一样,各有各的爱好。
  文骏正准备关灯睡觉,突然房外响起了几声小小的敲门声,文骏以为自己听错了停下手中的动作认真听。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非常小,但文骏还是听到了,下床出了房间,打开门。
  欧阳梦珏正穿着兔子睡衣,抱着一个小兔子枕头蹲在文骏门外,看到文骏开门,欧阳梦珏直接从文骏腋下穿过进入房间。
  “喂,你干嘛?”文骏将门关上,看向坐在沙发上的欧阳梦珏问道。
  欧阳梦珏没有搭理文骏,用手摁了一下沙发旁的小按钮,一道投影射在半空中,欧阳梦珏用小手划了两下,调整投影的位置,靠着沙发上,抱着兔子枕头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