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墓里躺了一千年 > 第二十一章 四大组织盗了萍州王的墓?

  肖济世安过之两人在空中飞行,突然被一道流光拦截住。
  “这是赤月组织领空,你们有什么事?”流光散去,一个看上去十分儒雅的黑衣男子出现在二人面前。
  “赤月组长,我飞白楼弟子走失了,还请组长不要阻拦我等找人。”肖济世认识来人,拱手行了一礼,语言客气的道。
  “你们在我赤月组织的领空飞行,警报会一直被触发,你们将要寻找的人的样貌描述给我,我派人帮你们寻找。”赤月组织背负双手,淡淡的道。
  “我们几个找的还没你们赤月快吗?”安过之一挥衣袖,言语十分不耐烦,安过之当年被明国特殊组织追杀过,向来不喜和这些组织的人打交道。
  “原来是无量府的小狗贼啊,我只说一遍,否则别怪我发布通缉,将你再赶回你的狗窝。”赤月组长冷笑一声盯着安过之,这人他自然认识,而且印象深刻,当年大闹明国,最后被特殊组织通缉,四大组织联合追捕,还是让他逃了。
  肖济世见气氛有些剑拔弩张,笑着圆场:“赤月组长别生气,我来给你描述一下那弟子的模样,寻人的事情就拜托赤月了。”
  赤月组长冷哼一声,不再和安过之对峙,听肖济世描述模样。
  赤月组长听肖济世描述完,冷冷的瞪了安过之一眼:“赶紧滚蛋。”
  说完化作流光飞向远方。
  肖济世见赤月组长走远,拍了拍安过之的肩膀安慰道:“安狗,别生气了,都多少年前的事了。”
  “我没有生气,只是不屑他们这些组织的嘴脸罢了。”安过之看着赤月组长离去的方向,目光里满是鄙夷。
  肖济世轻叹一声,心中也是明了,他是在仙界长大的人,不像安过之和徐玄辰,他们二人是在凡间长大的,四大组织的所作所为他也听安过之提起过,的确有些残忍自私,可能是因为自己没有被迫害过,所以没法感受到安过之的痛苦吧。
  再次拍了拍安过之的肩膀,安慰尽在无言中。
  ...
  赤月组长回到基地,立即发布了sa级紧急寻人通知,所有组员都能第一时间收到传讯,不仅是赤月组织,其他组织也会收到传讯,只不过一个组织的任务传到别的组织都会被削减等级,毕竟自家的任务优先。
  sa级任务,第一个s是紧急程度,第二个a是任务难度,任务难度越高对应奖励就越多,只是找个人赤月组长便发布了sa级任务,可以说是非常给面子了。
  冰洋市境内,坐在文骏车后座的木琴收到了组织的寻人通知,发现身边的欧阳梦珏和传讯上的描述一模一样。
  “梦珏,你师门的人正在找你呢。”木琴点了点正在聚精会神看投影的欧阳梦珏的肩膀。
  欧阳梦珏一听师门的人在找自己,坐起身子问道:“琴姐姐你怎么知道我师门的人在找我啊?”
  木琴将投影划到欧阳梦珏面前:“你看看这个描述说的是你吗?”
  欧阳梦珏看着传讯一字字的念了出来:“穿着白剑袍,剑不离身,长发,矮子,长得呆呆傻傻。”
  噗!
  文骏赶紧憋笑,刚才差点骑车冲下了山崖,这是哪个人描述的,真是个人才,木琴也是个人才这都能认出来,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现在谁还天天带着剑在大街上走,除了傻子就是欧阳梦珏了,还是挺好找的。
  肖济世表示很冤,他明明说的是,个子有点矮只有一米六左右,长的呆萌可爱傻乎乎的,都是赤月组长的锅。
  赤月组长也表示很冤,紧急传讯为了能够让执行任务的组员也注意到,又不能打扰到他们,只会显示一小行,设置了二十五字限制,他只能缩减一下发出去。
  “琴姐姐,你先别告诉他们好吗?”欧阳梦珏看完传讯,哀求的道,她现在还没有俘获文骏的心呢。
  木琴看了任务期限:“传讯任务期限只有三天。”
  “那就等两天再告诉他们。”
  “好吧。”木琴看了眼欧阳梦珏,答应道,虽然她有些好奇欧阳梦珏的身份,但欧阳梦珏没有说,她也不打算深问。
  欧阳梦珏心不在焉的看着投影里的萍州王打打杀杀,只有两天时间了,如果还不能让文骏爱上自己,那就只能先将他带回师门再杀了他,万一长老们不许怎么办?不行,他必须得喜欢我,不然我必须杀了他!
  欧阳梦珏暗自点头,目光坚定。
  南部雪林王墓附近
  肖济世几人都聚到了一起,原本分散寻找,被四大组织警告过后,就在此处等组织的消息。
  “肖鸡,我一直有个问题,梦珏为什么不捏碎玉牌求救呢?”徐玄辰摸着下巴稀疏的胡子,若有所思的道。
  “赵瓜那个王八蛋,玩什么生离死别英雄救美,怕梦珏捏碎玉佩把我们找来,就将梦珏的玉佩给骗走了。”肖济世气愤的说道,要不是赵瓜也有点天赋,真恨不得一脚踢死他。
  “那她为何要破坏萍州王的石棺呢?”徐玄辰再次问道。
  “这...”肖济世也有些不解。
  “肖鸡,我仔细研究过了,那堆碎石里还有另一种剑痕,很像是几百年前的业朝剑的剑痕。”赵亚几回忆道。
  “难道是萍州王?”肖济世身后一名长老怀疑的道。
  “应该不是,我见过萍州王的剑,是一把巨剑,和业朝剑根本不是一个类型。”徐玄辰摇头否认。
  众人议论纷纷,肖济世不言,独自在一旁,心中思虑颇多,萍州王的尸体丢失,要是被前楼主知道,怕是会被她活活捏死,这个消息可好可坏,要是被人盗走这肯定是自己的锅了,甩都甩不掉的那种,要是活了那就是好消息,不过得找到萍州王或者他活过来的证据。
  “现在最大的疑问是,花楼主在洞虚期布置的阵法,到底是被谁破坏的?”赵亚几提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惑。
  “难道是岁月太久,阵法失效了?”
  “怎么可能,洞虚期的阵法怎么可能区区千年就失效。”
  “我怀疑是四大组织的人干的。”一直沉默的安过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众人陷入了沉默,他们都知道安过之和四大组织之间的仇恨,有什么锅第一时间往四大组织头上扣也很正常,只是对安过之的想法有些不敢苟同。
  “你们想想,除了四大组织这凡间还有谁有能力摧毁洞虚期的幻阵?”安过之扫视众人,缓缓的说出了自己的依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