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墓里躺了一千年 > 第二十四章 血怒之牙

  空中,黑袍男子静静的看着下方悠闲的文骏。
  “萍州王,等了你一千年。”
  注意到文骏抬头看过来,黑袍男子瞬间消失在空中。
  下面路边,文骏疑惑的挠了挠头,明明感觉到有人在看我。
  ...
  入夜
  文骏在酒店中睡的正香,一缕轻烟穿过玻璃窗,飞进了文骏的脑海。
  这是哪,文骏疑惑,他现在正处在一个一望无际的空间里,脚下是像湖面一般的光滑透亮,空间里没有风,湖面平静没有一丝涟漪。
  文骏扫视四周,突然目光停住,紧紧盯着一个黑色的身影,正在缓缓朝他靠近。
  黑影转瞬之间已经来到了文骏的面前:“萍州王,别来无恙。”
  “太上清梦?”文骏警惕的看着来人,文骏认识此人,他是隐世仙宫的天才弟子,千年前隐世仙宫被自己灭了之后,太上清梦不知去向,文骏大限将至也没空去寻找他。
  “我可以帮你摧毁血魔大阵,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太上清梦显然了解文骏现在的处境。
  “什么条件?”
  “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
  月光透过窗帘撒在床上,睡梦中的文骏紧紧的皱着眉头。
  突然猛的坐起,气喘吁吁,神色有些难看。
  “文骏,刚才有个渡劫期的小子进你脑子里了。”舞竹歌说道。
  “我知道。”文骏喘着粗气。
  “要不是我被封印了几万年,我一只手指就能摁死他。”
  “你接着吹。”文骏掀开被子下床,不管脑海里气的冒烟的舞竹歌,走到饮水机旁拿了一个一次性杯子倒喝水。
  咦,文骏眼角余光扫到床头柜上多了个东西,文骏喝完水将杯子扔到垃圾桶里,走近床头柜。
  血怒之牙!
  原来是太上清梦将自己的东西拿走了,文骏将血怒之牙收进储物戒指。
  有了血怒之牙自己也就多了一份保命的能力,血怒之牙只有一个功能,可以献祭自己精血,短暂激活血魔的全部实力,如果精血献祭的够多,甚至可以化身为血魔,不过被这空间限制,血魔的实力也只有渡劫罢了。
  可惜的是,只能五年用一次。
  如果太上清梦说的是真的,他帮我摧毁血魔大阵,那么我的力量恢复的速度会加快不少,可是他并没有告诉我他为什么帮我。
  掏出芯片看了眼时间,才睡一个小时,再接着睡。
  咚咚咚
  熟悉的敲门声再次响起。
  文骏一阵头大,这丫头真是死心眼,文骏想装着没听见,又怕她一个人待过道里一直敲到早上。
  只好硬着头皮将门打开,果然是欧阳梦珏。
  “我又来盯着你了。”欧阳梦珏抱着文骏的剑进到房间里,脱下鞋子,爬上了文骏的床。
  文骏已经习以为常了,将门关上,回到床上,背对着欧阳梦珏躺下。
  “文骏,你加入了琴姐姐的组织啦?”欧阳梦珏小声问道。
  “嗯。”文骏头疼。
  “那我们明天回寻仙峰吧,再过几天仙界就该关闭了。”
  文骏已经打定主意明天就跑路:“好。”
  欧阳梦珏欲言又止,捂紧被子,小脸红红的不知道是憋的还是害羞:“文骏,你觉得我怎么样?”
  “挺好的。”
  “那你讨厌我吗?”
  “不讨厌。”文骏想了一会答道,他对欧阳梦珏的确不怎么讨厌,要不是她老是想带自己回仙界,文骏也不会避着她。
  欧阳梦珏心中一喜,不讨厌那就是喜欢了,看来文骏喜欢上我了,我不用杀他了。
  欧阳梦珏得到了答案也不再问东问西,带着满心甜蜜进入了梦境,梦里她和文骏厮守一生,白头到老。
  文骏则在脑海中和小助手舞竹歌两个魂体聊的火热。
  “按理说你是至纯之魂,不会做梦才对。”小助手分析道。
  “之前你在休眠,我没叫醒你,那个渡劫期小子真的就是畅通无阻进入了文骏的梦里。”舞竹歌语气肯定的对小助手说道。
  “我的确是做了个梦。”文骏证实了舞竹歌的话。
  “难道是我吞噬了你一半灵魂的缘故?不应该啊。”小助手疑惑。
  文骏知道,自己接小助手任务的时候都不是和小助手在交流,那只是一个程序而已,小助手应该和舞竹歌一样是灵体一类的存在,不过感觉小助手的层次要比舞竹歌高很多很多。
  “会不会是因为太上清梦修为高?”文骏问道。
  “渡劫而已,不算高,这事你不用管了,我会替你注意的。”小助手说道。
  小助手都发话了,文骏也不再纠结了,安心的进入了睡眠。
  次日
  原本想要开溜的文骏,没想到欧阳梦珏起的比他还早,乖巧的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等他。
  欧阳梦珏告诉文骏,木琴已经回仙踪市了,文骏自认和木琴的关系没有多好,也没有多失落。
  木琴没有将找到欧阳梦珏的消息上报,也不知道是她忘记了,还是故意将这s级的功劳留给文骏。
  欧阳梦珏将一切都准备妥当,拉着文骏下楼,上了木琴帮她叫好的出租车,朝南部雪林出发,文骏有些头大,又要回去了,心中脑筋急转,想着怎么忽悠这个小姑娘。
  咦,这出租车怎么朝反方向走?文骏脑海中有小助手地图,能够清楚的看见自己的坐标离南部雪林越来越远,就算是绕路也不可能绕这么远。
  出租车开进了一片林子里。
  文骏诛邪血瞳扫过司机,居然没有血气!
  血魔爪赫然出现,猛的朝驾驶位上的人影爪过去,司机居然凭空消失了!
  “该死,什么情况!”文骏脸色凝重。
  失去了司机的车子,正直直的冲向一颗大树。
  欧阳梦珏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在回想昨天夜里的美梦呢。
  嘭!
  一声巨响,车子撞向大树,车头已经被撞的凹陷,浓浓的黑烟从车头冒出来。
  车门被推开,欧阳梦珏和文骏依次下车,欧阳梦珏倒是没什么事,文骏就不太好了,强大的冲击力,差点没给他震晕。
  欧阳梦珏脸红红的,不是被吓的,而是刚才在车上,文骏扑过来将她护在怀里。
  “王爷,这是你的新欢吗?”李语月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文骏身边。
  “又是你!”文骏心脏不由的一紧,瞬间将血怒之牙取出,捏在手里。
  李语月看到了文骏手中的血怒之牙目光一凝:“王爷将血怒之牙藏在哪呢,我可是找了几百年都没有找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