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墓里躺了一千年 > 第三十八章 紫龙少主

  滴~
  白刃将睡眠舱通话挂断:“我将我们这的事和清梦说了,他说不急。”
  文骏微微点头,目前他们在的这片小山坡位置很尴尬,继续前往新手村大概得走一天一夜,东大陆南部本就是多山多林,直线距离近但走直线需要翻山越岭,不仅难走而且危险。
  还有一条路就是回北冰城,大概走两天一夜才能到,但是回到北冰城可以买坐骑再去新手村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白刃用手挡住阳光眺望远方,一望无际的全是树林。
  “要不我们先回新手村吧,我记得新手村也有卖坐骑的,不过都是些低级的马匹。”
  “骑低级马匹的话,再赶回北冰城要很久吧。”贺尘之略微思索。
  文骏没有说话,只是怔怔的看着缓缓升起的朝阳,沉吟片刻后道:“先回北冰城吧。”
  文骏都发话了,白刃二人自然是没有意见,三人原路返回。
  北冰城会长办公室
  “人呢?”君临山河坐在椅子上质问下属。
  “守城的兄弟好像看见他们出城去了。”一名北冰国公会队长汇报道。
  “为什么不拦着?”
  “您也没说不让他们走啊。”队长一脸委屈。
  君临山河一阵懊恼,好不容易遇见了神人,居然让他跑了。
  “行了行了,你干活去吧。”君临山河扶额。
  队长告退,出了办公室替君临山河将门带上,君临山河起身,走到旁边的床上,躺下进入了睡眠模式。
  北冰国的一栋别墅里,豪华的睡眠舱缓缓打开,赵君河从睡眠舱中坐起,看了眼窗外的天色,已经天亮了。
  他的四肢被治愈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好的了,这让他对稀奇古怪的事情更加热衷了。
  赵君河摁下一个按钮,半空中弹出一道投影,投影中一个白色长发的少年浑身鲜血缭绕,自己的饮血剑凭空出现在他手中。
  投影中的人正是文骏,赵君河脸上浮现出崇拜的神情。
  看了几遍之后,赵君河将投影关闭,起身离开睡眠舱。
  赵君河看着自己的宝贝睡眠舱自动闭合,开启了清洗模式,他的睡眠舱和普通的睡眠舱可不一样。
  这是富人专用的睡眠舱,只要躺在里面,饿了自动注射特制营养液,排泄也可以自动完成,躺在睡眠舱里的人完全不会感觉到不适。
  最关键的是,睡眠舱擦的比自己动手还干净,理论来说只要营养液足够,清洗液足够,躺里面一辈子都可以,还不会有任何的健康问题。
  唯一的缺点就是,容易出现行为认知混乱综合症,这个症状很好理解,就是虚拟现实分不清了,虚拟的习惯带入到现实。
  比如说游戏里,你力气很大随意就能击碎一块石头,在现实里看到一块石头,就算没有蠢到去锤石头,心里也会情不自禁的忽视石头的坚硬程度。
  在游戏里被某种生物多次击杀,在现实里你也会本能的害怕那种生物。
  不过听说明国已经针对这种症状展开研究了,进度还不错,过不了多久就能开发药物彻底根治这种症状。
  赵君河伸了个懒腰,走进了自己的收藏室,每天起床第一件事,摸一摸自己的宝剑。
  片刻之后,赵君河心满意足的从收藏室里走出来。
  ...
  仙踪市文家大厦
  总裁办公室内,木琴突然感觉一阵头晕。
  文月见木琴摇摇晃晃,脸色发白,急忙上前扶着她:“琴姐姐你怎么了?”
  “突然头有点晕。”木琴有气无力的说道。
  在文月的搀扶下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文月掏出手机想要叫救护车,却被木琴阻止。
  “休息一会就好了。”
  “这...”文月有些犹豫,她知道木琴很神秘,她们俩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从来没听说过她得过什么病。
  “那我叫小丽送你回家,今天给你们两放假,让她好好照顾你。”
  “行。”木琴四肢无力,意识模糊,深处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什么,一遍又一遍。
  木琴进入了一个梦幻般的空间,空间是温暖的淡黄色,脚下是云雾缭绕的仙山,云雾里时有龙腾,仙山上坐落着富丽堂皇的宫殿,宫殿外仙鹤起舞,异兽匍匐。
  木琴并没有感觉到诡异,对眼前的景象感觉似曾相识。
  “琴儿~”
  一声悠然而遥远的呼唤传来。
  木琴四下寻找,又是一声呼唤,木琴终于确定了声源,正是从下方的宫殿里传来。
  木琴心中警惕,在空中观察着宫殿,一声又一声呼唤传来,声音温柔深情,如同母亲在呼唤自己的子女一般,木琴渐渐放下心防。
  意念一动,缓缓朝宫殿飞去,云雾渐渐散开,落在宫殿的阶梯上,仙鹤异兽也纷纷为木琴让开道来。
  木琴来到宫殿大门前,呼唤声就在里面,木琴犹豫了片刻,一把推开宫殿大门,走进殿内。
  宫殿大门忽然自动关闭,殿外,云雾变成了黑色,黑雾里雷霆闪烁重新将仙山笼罩,仙鹤化作蝙蝠四散而飞,异兽面目狰狞仰天嚎叫,一条巨型妖龙浑身闪烁着紫色雷电,将整座仙山围绕包裹,漆黑的龙眸死死的盯着宫殿。
  ...
  “木琴你醒了?”正在看手机的小丽察觉到木琴的醒来,替她到了一杯水,递到木琴面前:
  “你都晕过去了,月总就是不让我送你去医院,搞得我担心的要死,看到你醒了,我就放心了。”
  木琴没有接过小丽递过来的水杯,而是掀开被子下床,出了房间,直直的朝别墅外走去,小丽愣着了一会:“木琴,你去哪啊?”
  小丽急忙追出房间,见她朝外面走去便追出别墅,只见别墅外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哪还有木琴的踪影。
  ...
  赵君河的收藏室里,不起眼的角落里,一柄漆黑如墨的刀闪烁着阵阵黑光,片刻之后,居然凭空消失,其他的宝剑都惊呆了。
  “寻轻少主醒来了?”一柄银色匕首居然说话了。
  “什么?我老婆醒了?”刀架最上面一把粗大的砍刀探出刀把问道。
  “兄弟们,他敢侮辱少主,砍死他。”银色匕首怒吼。
  “杀!”
  “砍死他!”
  数把刀剑情绪激动,凭空飞起,朝那嘴贱砍刀劈去。
  公司里,赵君河正在翻看文件,打死他也想不到,他收藏室里的宝贝们,正打成一团要死要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