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墓里躺了一千年 > 第三十九章 寒冰神墓

  夜晚
  大陆北部的冰原上,一道倩影速度极快,瞬间飞越冰海,目的地是不远处的一座冰岛。
  正要靠近之时突然悬在空中停止了前进。
  “奇怪,为什么感觉不到寒冰神墓的存在了?”
  木琴看向冰岛,神色凝重,此时的她穿衣风格与之前大相径庭,长发披散随着寒风飞舞,一身黑紫色长裙,周身紫雷环绕,隐约雷鸣,木琴缓缓飞到冰岛上空。
  “木琴仙子,你可知道此处发生了什么?”木琴突然自言自语的道。
  “朱寻轻,你立刻从我的分身上离开,我可以帮你找一个合适躯体。”木琴脑海中,另一个声音说道。
  “你觉得本少主会信你的鬼话吗?你们女人就喜欢骗人。”朱寻轻撇了撇嘴。
  木琴仙子:“...”
  朱寻轻四处寻找,也没感知到寒冰神墓的裂隙,却感知到距离此处千里有一处强大的阵法。
  朱寻轻心想,这阵法煞气汹涌,想来定是邪物,本少主顺手给你灭杀咯!
  右手一挥,虚空被割开一道口子,朱寻轻越身进入虚空。
  片刻之后,朱寻轻出现了一处石室中。
  目光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铁碑。
  “符文的力量好强大,我居然无法阅读。”朱寻轻自语的道。
  “我劝你最好别碰这个大阵。”木琴仙子突然出声提醒道。
  “为什么?”
  “我算过。”木琴仙子淡淡的说道。
  “行吧,听你一次。”朱寻轻划开虚空,正要离开,突然一支血箭将虚空裂隙击碎。
  朱寻轻咦了一声,重新打量血魔大阵。
  铁碑下原本沉积的血液渐渐沸腾了起来,石室的空间本不大,太上清梦来时,铁碑下的鲜血只能在铁碑附近很小的一块范围活动,现在居然可以在整个石室里任意活动了。
  感受到越来越暴躁的血液,威压居然一路攀升到了渡劫期,朱寻轻从储物戒指中抽出一把长度只有一米左右的黑刀,神色警惕的看着铁碑。
  “还不快走,你可别打坏了我的分身。”木琴仙子焦急的道。
  朱寻轻手中的黑刀雷霆嘶鸣紫光闪烁,淡淡的说道:“走不了了,空间被封锁了,这铁碑有古怪。”
  鲜血如同喷泉缓缓升腾,片刻之后居然凝聚成了一具简单人形,身上的鲜血不停的掉落在石室地板上。
  “魔物,受死!”朱寻轻一声清喝。
  手中黑刃杀向血人,血人感觉到了敌意,一声嘶吼,冲向朱寻轻。
  ...
  星空消逝,黎明到来。
  文骏在游戏里赶的两天路了,三人灰头土脸,身上的新手白袍已经缝缝补补的不像样子了。
  “大概还要走一整天。”白刃有气无力的道。
  “快了。”文骏爬上眼前的小山,站在小山坡上眺望远方,依旧是成片成片的树林。
  文骏确认下坡路没有石头,直接躺在地上翻滚而下,白刃贺尘之也学着翻滚下山。
  这是文骏赶路过程中发明的赶路技巧,东大陆南部山多,爬上山顶再滚下去,可以节省一点时间。
  不过要注意山下的石头,碰到石头会根据力度掉相应的血量,如果砸到头部,还会造成失忆,失忆的症状就是地图变黑,要重新探图,别问文骏为什么知道,因为白刃的地图就黑了。
  一开始白刃和贺尘之两人是拒绝的,毕竟这种赶路方法太傻了,后来因为实在太无聊。
  嘭!
  啊!
  一声惨叫响起。
  白刃又砸到了树上。
  文骏翻滚到山谷下的小路上,趴在地上等待眩晕模式过去,眩晕终于快要结束,文骏扶着脑袋摇摇晃晃的站起。
  “文骏,我的北冰城和冰原城地图不见了。”白刃摇摇晃晃的朝文骏走来。
  “谁叫你不看障碍物。”文骏白了他一眼。
  突然一道声音从远处传来。
  “闪开!”
  文骏循声望去,几辆马车正缓缓驶来。
  一道身影掉落在马车前。
  “停!”文骏朝车队喊道,因为刚才的人影正是贺尘之,他还在眩晕状态没爬起来。
  驾车的人急忙勒马。
  文骏白刃赶紧跑过去将贺尘之拖到路边。
  “会不会走路啊,躺在大路中间找死啊?”车夫拿着马鞭指着文骏骂道。
  文骏没有搭理他,车夫骂了两句便驾车远去。
  白刃走到路边看着车队离去,踢开脚下的碎石头,抱怨道:“几百年没这么窝囊过了。”
  文骏将贺尘之扔到一边,拍了拍白刃的肩膀:“习惯就好。”
  “满级就舒服了,我们不缺钱,都可以用最好的装备。”
  贺尘之眩晕模式终于结束了,摇摇晃晃从地上爬起来,一只手搭在白刃肩上。
  “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怎么听到有人在骂我?”
  “骂我呢。”文骏淡淡的道。
  “没骂我就好。”
  文骏:“...”
  贺尘之醒了,三人也不耽搁,沿着小路往北冰城的方向走去。
  “白刃你多少级了?”文骏看向身边的白刃问道。
  “七十三。”
  文骏看了眼自己的等级,已经六十二级,升级经验的主要获得途径是在线,只要在线就能获得经验,等级是次要的装备才最重要。
  小助手可以无限刷游戏币,钱?一串数字而已。
  想要好装备,主要是图纸还有材料,其次就是高级铁匠,高级铁匠好找不好请,没有关系人家都不会理你。
  “文骏,你哪来那么多游戏币?”一旁的贺尘之突然问道。
  文骏回答道:“我找到了一个漏洞,可以无限刷游戏币。”
  “我记得在世界频道看到过一个自称游戏币商的人。”
  “那种专门出售游戏货币的人?”文骏对这种人不陌生,前世在水球的时候他也干过这种事,打网游攒游戏币然后卖给土豪换人民币,兢兢业业刷一个月也能挣个七八百。
  “好像是吧,你如果有很多游戏币,你可以换点北冰币,这样就不用清梦老是去当东西了。”贺尘之淡淡的说道。
  文骏沉吟片刻,点了点头道:“好,我看看能不能卖出去。”
  突然看向贺尘之问道:“你和太上清梦关系很好?”
  “还行。”
  文骏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见他不想多说,也就懒在追问,不过心底对贺尘之的经历越来越好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