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墓里躺了一千年 > 第四十章 血魔大阵破除

  一路上并不无聊,在野外遇见的玩家很少,三人一边赶路一边欣赏风景,在现实里哪有这种闲情逸致。
  走走停停终于到了北冰城,到时已是半晚,人物疲劳度很高只能先在城内休息一会。
  进入睡眠模式,文骏打开世界频道,想看看贺尘之说的那种游戏币商怎么打广告的,他对现代的交易方法所知甚少。
  世界频道里没有什么人闲聊,基本上都是求各种装备或者材料,亦或者贩卖材料的。
  广告格式后面留的都是电话号码,还有提货地点,文骏想要加个好友问问,发现没法添加好友。
  “小助手,我的电话号码是多少来着?”文骏问道,他向来记不住自己的电话号码。
  “留这个吧。”小助手将一串号码灌输到文骏的记忆里。
  “这是谁的号码?”
  “这是现代人最常用的客服程序,几百年前就将人工客服完全取代了。”小助手淡淡的说道。
  “这是使用说明。”
  又是一串数据被强行添加进了文骏的记忆中。
  文骏点了点头,认真的阅读起说明,再照着别人的广告格式加上客服程序的号码,写了一条广告点击发送。
  叮叮叮!
  这么快就有电话来了?
  有人要求人工接听,电话才会拨打到文骏这里,一般问题或者接单客服程序都可以自动完成。
  “喂?”
  “喂,您好,请问你想出售多少游戏币,我们公司可以全部收购。”
  另一边传来悦耳的女声。
  “你确定?”
  “确定。”
  “我出一个亿。”
  电话那边停顿了一会,随后一声僵硬的轻笑,带着一点无奈。
  “先生请不要开这种玩笑好吗?”
  文骏只是试探一下,一亿果然还是太多了,思来想去觉得钱搞一点就够了,要太多没什么用。
  “你们公司的换算比率是多少?”
  “先生交易那种货币?”
  “北冰币吧。”文骏想了一会,他好像就认识北冰币。
  “一万以下1:10,一万至五十万1:9...”
  “那就先给我换五十万北冰币吧。”
  “好的。”
  电话挂断了,文骏收到了一条短信,提示50万北冰币到账,随后又收到一条短信,上面写着北冰城的游戏币交易店铺地址,并让文骏三天内前往店铺完成交易,否则将会收回五十万北冰币,还会被各国拉进失信黑名单。
  这五十万都到我账户了还能收回去?文骏点开上条到账信息仔细查看才发现,上面写着冻结状态,还有标注,对方可以随时收回或者解冻。
  难怪打钱这么利索,原来还有保护机制。
  滴!
  睡眠舱开始警告了,又躺了一整天了,睡眠舱缓缓打开,文骏站起身来,发现太上清梦三人早就在桌子边坐着了,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文骏走上前想打个招呼,手刚抬起突然感觉心脏一紧,一阵剧痛传来,文骏脸色瞬间煞白,额头冒出点点细汗。
  白刃发现了文骏的不对劲:“文骏你怎么了?”
  见他神色不对,连忙上前搀扶着他。
  太上清梦突然站起身来,目光看向北边,神色凝重。
  “血魔大阵的北边阵眼被破了。”
  “血魔大阵?”白刃扶着摇摇欲坠的文骏,迷茫的看着太上清梦。
  太上清梦将当年的事情跟白刃解释了一遍。
  贺尘之听完皱着眉头思索片刻,说道:“我记得组织里好像有血魔大阵的资料,那是一个将整个星球都笼罩在内的阵法。”
  “没错。”太上清梦淡淡的撇了眼正咬牙忍痛的文骏:“血魔大阵的前世是锁仙阵,用来分割仙界和凡界,本来被萍州王破坏了,后来不知道他抽什么疯又给修复了。”
  文骏表示冤的很,当年百年快到了,文骏和小助手约定过百年之后献祭灵魂,但是他的灵魂至纯无暇难以提取,只能借助大阵强行将灵魂强行剥离。
  文骏的痛苦突然减弱了许多,一阵舒适感涌入心头,文骏的诛邪血瞳对血气的感应更加敏锐了,体内的血液流通变得更加顺畅,本源精血修复的速度也变快许多。
  白刃见文骏神色舒缓了许多,也就不再搀扶,替他倒了杯水。
  太上清梦看向文骏,眼中闪过一丝冷意,但很快就被掩藏,淡淡的说道:“破阵的人连锁仙阵的阵基也毁了。”
  “那人应该是误入了血魔阵,强行破阵才会导致阵基被毁。”文骏走到桌子边放下水杯,神色严肃。
  文骏是知道锁仙阵真正的作用,不是分割这个星球上的仙界和凡界,渡劫飞升进入的世界是真正的仙界,而锁仙阵的作用,便是将那个仙界和这个星球分割。
  “仙界和凡界的通道已经消失,按理说还在凡间的渡劫只有我一人才是。”太上清梦沉吟的道,血魔大阵的强大非渡劫不可敌。
  ...
  冰原上,风雪呼啸,朱寻轻拖着鲜血淋漓的躯体在茫茫冰原上缓缓行走,在冰原上拉出一条长长的血路,片刻之后被冰雪覆盖消失不见。
  朱寻轻视线模糊,脸色苍白,发丝上沾满的冰雪。
  “去死吧!”木琴仙子突然发难,神魂力量席卷,将朱寻轻的意识包裹。
  躯体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雪地中,颜色暗淡的黑刃,也掉落在身旁。
  “木琴,你找死!”躯体内朱寻轻怒道,朱寻轻和那古怪的血影大战了一场,最终用神魂攻击才将它摧毁,如今你木琴想要渔翁得利,那就别怪我玉石俱焚!
  两团神识在木琴脑海中大战,朱寻轻虽然重伤但也不落下风,她好歹是龙族的小少主。
  木琴仙子将朱寻轻包围,却奈何不得她,只能苦苦支撑。
  朱寻轻突然神魂暴增,木琴仙子猝不及防,被朱寻轻冲了出来,反被分而食之。
  脑海中很快便安静了下来,木琴仙子已经被朱寻轻完全吞噬了,朱寻轻的神识也变黯淡,撇了眼角落里的木琴分身并没有将她吞噬,这是木琴的分身却不是木琴,因为她没有木琴的记忆,也没有木琴的修为,没有威胁。
  朱寻轻能够吞噬木琴仙子之所以迟迟不动手,是因为吞噬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如果她老老实实自己说不定还能为她重塑躯体,可惜她没忍住。
  冰雪中,朱寻轻缓缓醒来,疲惫的身躯加上真气耗尽,难以抵挡严寒,皲裂的双手探入雪中搜索,终于找到了黑刃。
  将黑刃当成拐杖,一瘸一拐的朝附近的城市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