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墓里躺了一千年 > 第四十六章 智熄之术

  夜幕降临,繁星满天。
  所有人都坐在离文骏不远处围着火堆吃着烧烤,朱寻轻和之前白刃的态度一样,对游戏里的食物不屑一顾,白刃自从喜欢上吃,还特意去学了厨艺,虽然等级还比较低但烤出来的食物可是香气扑。
  朱寻轻见几个大男人大快朵颐,心里痒痒,极不情愿的接过白刃递过来的烤兔肉,这一口下去,彻底爱上了烧烤。
  这时白刃突然走到文骏身边,文骏一阵激动,闻了半天香味,白刃终于想到了自己。
  微微张嘴等白刃喂他吃烤串,突然感觉身体一阵撕裂般的痛苦,身体被白刃双手抬起,文骏睁大眼睛看着白刃,不知道他想干嘛。
  白刃注意到了文骏的眼神,嘿嘿一笑的道:“我把你抬远一点,这样你就闻不到了,闻不到就不会馋了。”
  文骏:“@#@¥#@¥#!!”
  “不用谢我。”白刃露出大白牙灿烂一笑。
  走了十几米远,白刃嗅了嗅空中没有香气,满意的点了点头,找了块平坦点的地方,缓缓下蹲将文骏轻轻的放在地上。
  “重伤我有经验,不能吃烧烤,不然会加重伤势的。”白刃轻声解释道:“你好好休息吧,有事打睡眠舱电话给我。”
  说完,转身回到了人群之中。
  文骏虽然离他们有点远,但斜着眼睛还是能够看到他们,强子又在一本正经的教训狗子,朱寻轻努力的啃着兔腿,白刃搂着贺尘之的肩膀有说有笑,丝毫没有注意到贺尘之一脸的嫌弃,太上清梦依旧沉默独自吃着东西。
  这一幕倒是挺和谐的,不由的一声轻笑。
  嘶!
  脸疼。
  收回目光看向星空,星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移动,稍微不注意,就找不到之前一直盯着的那颗星辰了。
  如果这一幕能够永恒该多好,文骏在心中遐想。
  “如果你不想去,那就留在这吧。”小助手突然说道,语气有些低沉。
  文骏沉吟片刻,安慰的道:“小助手你放心,我会帮你办完事情。”
  “你已经不欠我的了,没必要...”
  “我们是朋友。”文骏突然说道。
  “朋友...”小助手沉默。
  “文骏!我是不是你朋友?”舞竹歌突然问道。
  文骏一愣,点头道:“是。”
  “那帮我重塑肉身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文骏:“...”
  小助手:“...”
  “换衣服的事,还没找你算账呢!”文骏翻了个白眼说道,他后来才知道,舞竹歌借着换衣服的理由去查看木琴体质,后来不小心将木琴体内另一个神魂惊醒,真是信了她的邪了。
  “哪能怪我啊,你不答应我怎么可能控制你的身体。”舞竹歌小声的狡辩道。
  “你还好意思说!”
  要不是小助手跟文骏说舞竹歌对他用了法术,文骏还被蒙在鼓里。
  “把你的智熄之术教给我,我就答应你,有机会一定帮你重塑肉身!”
  “小助手,你又跟他打小报告!”舞竹歌气愤的道。
  “没阻止你都不错了。”小助手淡淡的说道,小助手也有私心,如果舞竹歌真的夺舍成功,就不用跟她挤在一个脑海里了,这样文骏也能专心帮自己的忙。
  文骏许诺有机会一定帮她重塑肉身,舞竹歌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文骏身上,将智熄之术传授给了文骏。
  文骏静心学习,智熄之术是催眠类法术,只对精神和神魂产生影响,稍稍扭曲别人的逻辑,不像别的催眠术直接催眠神魂听从命令,智熄之术是让一件不合理的事情强行合理,自己对自己进行诡辩,自己说服自己做一些看似合理实际却不合理的事情。
  作用比较鸡肋,不过挺有乐趣性的,文骏的饮血诀主修肉身,神魂向来是弱点,至于为什么不修练神魂,一是小助手的要求,文骏的灵魂至纯无比,修炼神魂等于白纸作画,小助手需要的是一张白纸,并不是一副绝美的画。
  二是因为文骏修炼速度太快,他的体质天生适合修炼饮血诀,对血液极为敏感,修炼饮血诀后,修为突飞猛进,加上他特殊的体质越级杀敌更是家常便饭,这让文骏对神魂修炼没什么兴趣,一心追求肉身成圣。
  重生之后才稍微修炼了一点点神魂,学习一个智熄之术倒是没什么问题,只不过花费点时间罢了。
  时间飞逝,夜幕悄悄褪去,黎明缓缓到来。
  文骏退出睡眠模式,看了眼自己的伤势,重伤(七级),多处骨折(腿骨,手骨,肋骨等),大出血(二级/已止血),疲劳(二级)。
  看了眼血量。
  5231/10000
  又掉了三千多血,这大出血buff还是狠呐,绷带都止不住,这要是换别的玩家三十条命都不够流血的。
  昨天夜里强子偷偷送来一块烤肉喂文骏吃,本来大出血buff都快消失了,结果吃完之后直接加重到了四级,身上的伤口开始疯狂出血,鲜血很快就将白色的绷带染成了红色。
  吓的强子将文骏吃了一半的烤肉又他从嘴里扣出来,塞了几颗药丸才堪堪止住伤口喷涌的鲜血。
  文骏听到有脚步声靠近,转头看向来人,是强子。
  强子左顾右看,悄悄的走到文骏身边蹲下问道:“老板,你没事吧。”
  “没事。”文骏说道,语言功能昨天半夜的时候就恢复了。
  强子伸出拳头竖了个大拇指:“老板你可真牛,普通人一个三级小出血都差不多要完蛋了,您十级大出血都还活得好好的。”
  文骏听到他的话,都不好意思告诉他自己还剩多少血,怕他心里不平衡。
  “老板,明天我和狗子就能到林越市。”强子用手捏着药丸一粒一粒喂文骏吃。
  “到时候再告诉你们到哪找我。”文骏吃着药丸说道,因为木琴的芯片被屏蔽,组织的人可能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不出意外是不会继续待在快乐网吧。
  强子点头答应,文骏不计前嫌给他们非常优厚的待遇,让他很感激,特别是那句留一线让他感悟颇深,因此对文骏十分尊重,给文骏喂完药丸陪文骏随便聊了几句闲话便起身离开。
  文骏看了时间,现实已经早上六点了,楼兰高级酒店的拍卖会在中午举行,拍卖会有发放邀请函,太上清梦不知道从哪弄来十多张。
  邀请函的问题解决了,钱的问题却还没解决,太上清梦说他可以去拍卖几件东西凑钱。
  文骏觉得可行,便给了他十个晶石,太上清梦卖东西是为了替自己赎回取血刃,文骏不喜欢欠人情。
  太上清梦也没客气,直接收下晶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