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墓里躺了一千年 > 第四十八章 老老实实的文立

  文骏点了点头,盯着李梦若有所思。
  “咦,你的脸怎么了?”白刃指着文骏的左脸问道。
  “怎么一半红一半白。”
  “咳,室内太热了,憋得。”文骏抽了抽鼻子,有些尴尬的道。
  白刃还要再说,文骏突然指了一个方向:“你看那个男人。”
  白刃顺着文骏指的方向看去。
  “那个男人怎么了?”
  “我去,李茵好像看见我了。”
  白刃突然收回视线坐直身子,将手中的鸡腿扔进垃圾桶,一副乖巧的模样,白嫩的俊脸上居然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文骏朝李茵的方向看去,老太太好像的确在看这边,但很快就转移了视线。
  “你不去见见人家吗,毕竟是你的老朋友了,有什么误会坐下来聊聊。”
  “聊崩了,大不了陪你一起跑路。”
  文骏看向白刃说道。
  “算了吧,不是很想见她。”白刃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
  文骏见白刃抗拒,不再劝说,这种事情自己不情愿旁人再怎么劝也没用。
  打量着过往的宾客,突然又看见一个眼熟的身影,文立那小子也来了,嘴上叼了根吸管,手上的红酒杯里装着黄色的液体,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大冬天的穿着短袖短裤拖鞋,踏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在大厅里走来走去,周围的人眼里满是厌恶,脸上却还要带着笑脸。
  文立神色不屑,对那些人的问好视而不见,正要低头用嘴里的吸管吸一口橙汁突然看见了一个眼熟的人,距离太远看不太清楚m模样,但那个身影和他脑海里的那个幻觉重合。
  他也在看我,文立心头一紧,低着头不敢抬起来,一边用吸管吸橙汁,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打量那个身影,不着痕迹的靠近。
  突然那个人对自己招了招手,示意自己过去,去不去呢,文立心中万分纠结。
  文立轻咳了一声,左右看了看,见没什么人注意到这一幕,稍稍放心,鼓起勇气朝文骏所在的角落走去。
  走近定睛一看,文立吓的双腿发软,这不就是他们从墓里带出来的那个古人嘛!
  “过来。”
  文骏淡淡说道。
  文立想当作没看见,可是文骏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文立脸色有些发白,低着头不敢看文骏,声音发颤的道:“祖...祖.祖宗。”
  文骏瞥了眼战战兢兢文立问道:“你爸呢?”
  当初莫名其妙被赶出了文家大厦,文龙飞这老王八蛋居然躲起来不见他。
  “我…我爸去郎国了。”
  周围的宾客见文立在那年轻人面前变得老老实实,对那年轻人的身份十分好奇,文立可是文家的二少爷,能让他这般态度的除了他爸就是他哥了,这年轻人什么身份居然能让文立这么听话?
  “文骏,他是谁啊?”白刃问道。
  “我三伯父的后代,这小子叫文立。”文骏淡淡的说道。
  “哟,皇室血脉,难怪走路的样子都那么拽。”白刃打趣道。
  文立站在原地尴尬的陪笑,心里却在咒骂那个替他做心理治疗的心理医生,做的什么狗屁治疗,一点用没有。
  周围众人都在猜测文立面前这伙人的身份,突然身后传来高跟鞋与地毯沉闷的碰撞声,众人见到来人纷纷让路。
  “文叔,来了也不打声招呼。”
  文立回头,见到李梦来了,连忙对她使眼色让她快走。
  “文立,你眼睛怎么了?”李梦见文立对自己挤眉弄眼,不禁问道。
  她只比文立小三岁,但文立辈分大。
  “李梦,我有事要问你。”文骏出声道,他对李梦怎么进入自己墓室这件事情十分好奇,如果没有人诱导,她是不可能准确的找到自己的墓室。
  “你谁啊?”李梦看向文骏,造型有些眼熟但模样她根本没见过。
  “祖宗稍等。”文立想文骏鞠了躬,随后拉着李梦走出人群走进一个转角。
  “你干嘛!”李梦一把甩开文立的手。
  文立缓了口气,咽了口口水说道:“你知道白头发那人是谁吗?”
  “谁啊?”
  “他就是我们从墓里带出来的那个人!”文立小声的说道。
  “不对啊,我记得你们带出来的那人长的跟干尸一样。”李梦回忆的道。
  “他一路上吸了很多动物血,才变成了年轻人的模样。”文立语气突然阴森森的说道。
  “不可能吧,返老还童?”李梦心中思量,如果那人可以返老还童那么是不是也有办法救爷爷?她出了墓室就老老实实带人回冰原国了,并不知道文家人一路上发生了什么。
  “我亲眼所见那还有假?”文立语气笃定,又凑近了一些小声说道:“他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可别激怒了他,他的厉害你可是知道的。”
  李梦点了点头,她还记得墓室里她的人手枪走火一枪打在那人身上,却没有丝毫作用,这种人就算叫来城卫军都不一定能奈何的了他,能安抚尽量别得罪。
  他们两的谈话,文骏听的清清楚楚,十几米的距离是个修真者都可以听到。
  过了一会,两人一同来到文骏面前。
  “商量好了?”文骏淡淡的问道。
  “差...差不多。”文立尴尬的笑了两声。
  文骏看了眼低着脑袋恭恭敬敬的李梦,出声问道:“李梦还记得我吧。”
  李梦连连点头道:“记得记得。”
  “跟我来,有点事情想问问你。”文骏站起身,朝一个僻静的角落走去,他们这个地方因为文立李梦两人,附近聚集了不少人,说话不太方便。
  李梦犹豫了一会,还是跟了过去。
  角落里原本有两个宾客正在喝酒聊天,无意间看见远处不少人对他们这角落指指点点,低声交谈着什么,一时不知发生了什么,两人下意识打量自身,没什么不妥,抬头发现迎面走来一对男女,不自觉的拿着酒杯起身离开了这个角落。
  文骏停下脚步,并没有找地方坐下,他只打算问几句话而已。
  “你最近有没有接触过什么奇怪的人?”文骏开门见山的问道。
  “啊,我想想。”李梦一时没反应过来。
  李梦突然想到了什么,出声问道:“奇怪的图案算不算。”
  “什么样的图案?”
  “见过两次,因为图案很奇怪所以印象深刻。”
  李梦眉头微皱,努力的回忆,想起一点就用手在空中比划,试图用言语形容:“上面一个圆,下面是一个十字,就像一个钥匙孔一样,不过十字上面有很多藤曼一样的东西。”
  文骏眉头微皱,想不起来这是上面图案:“你在哪见到的这种图案?”
  “替我爷爷治病的医生身上见过一次,还有一次是在一个宗教徒的身上见到过。”
  “什么时候的事?”
  李梦欲言又止,最终还是说道:“就是他怂恿我去你的墓里,说你的墓里有宝物可以治我爷爷的病,我当时抱着侥幸心里才去挖你的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