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墓里躺了一千年 > 第五十一章 赤月组长周浅仙vs萍州王文骏!

  五乐正和太上清梦对峙。
  周浅仙突然看向文骏:“萍州王,你可是我的偶像啊。”
  “没想到你真的活过来了,第一眼看到你,还以为是错觉。”
  文骏和组织没什么冲突,对他们也没有太大的敌意,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先看看他们想说什么。
  “萍州王,加入组织吧,组织可以助你重现荣光。”
  “你的提议很诱人,继续说下去。”文骏淡淡的说道。
  “加入了组织你就不再是萍州王了,人们不需要活着的传奇。”
  “如果你继续和组织对抗,我不介意让死掉的人再死一次。”
  周浅仙言语中满是威胁,文骏哦了一声,毫不在意。
  “不好意思,我就是萍州王,萍州王就是我。”
  “呵呵,有意思。”周浅仙冷笑的道,转移视线不再搭理文骏,在他眼里文骏只有金丹的实力,已是囊中之物。
  周浅仙看向白刃,没有多说,此人已是必死,又将目光投向木琴,微微皱眉,居然看不透她的修为。
  “五乐,你想和我在这城市里打一架吗?”太上清梦出声道。
  “清梦君,你敢伤一个普通人,必死无疑。”
  “仙界的通道都已经关闭了,你可没机会逃回仙界。”五乐淡淡的说道。
  “给你三秒钟考虑,离开或者同他们一起死。”
  “3”
  “2”
  “1”
  五乐举起手轻轻挥下,周浅仙冷笑一声,瞬间催动功法,身上黑袍无风自扬,一股赤色真气涌出,瞬间将在场的所有人笼罩。
  周围的建筑物全部消失了,脚下的道路变成了红色的泥土,放眼望去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片暗红,天空被无数红云遮盖。
  “来吧师弟,让我看看你这些年成长了多少。”周浅仙伸出一根手指对着贺尘之轻轻一点,两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清梦君,难道你想在这打吗?”五乐见太上清梦没有离开的意思,瞥了一眼文骏等人。
  太上清梦看了眼身后众人,文骏有底牌赤月的人奈何不了他,白刃是老油条了肯定有办法跑,至于那个小女娃,死便死吧,与我何干。
  收回目光,看向五乐:“那就打一场吧,如今我渡劫你大乘,我就不信还打不过你。”
  两人心念一动,化作流光眨眼不见了踪影。
  赤月组织的成员将文骏三人包围。
  白刃悄悄靠近文骏,小声说道:“我可以带你跑路。”
  文骏一愣,眼神惊奇的看向白刃,没想到他还有这种技能。
  “木琴怎么办?”
  “她都被夺舍了还管她干嘛?”白刃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
  “你能走的话就带她走吧,我有办法离开。”
  赤月成员里有三个穿着耀日白袍的家伙,三人都是合体期,白刃也没把握以一敌三。
  “要走就快走,我等会没空保护你们。”文骏催促道。
  白刃奇怪的看了眼文骏,怎么变成他保护我了。
  两人讨论间,朱寻轻也没有放松警惕,这些赤月成员最弱的都有金丹,如果打起来,白刃和文骏肯定是挡不住的,只能靠自己了。
  朱寻轻拿出父皇送给她的糖豆塞进嘴里,身边的紫电逐渐成形,实力正在快速恢复,这是她父皇为她研制的糖豆,可以短时间内恢复到巅峰状态,最关键的是没有副作用,她一共也只有五颗。
  实力正在飞速攀升,突然白刃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只听他对文骏说了句保重,随后朱寻轻眼前一黑,出现在了快乐网吧门前。
  “咦?你怎么到渡劫期了?”白刃松开抓着木琴的手,感觉到木琴的变化。
  朱寻轻:“???”
  “你把我带出来干嘛?”
  “文骏让我带着你跑路。”白刃一脸无辜。
  朱寻轻下意识想要划破虚空回去,突然想到,他们的死活和我有没什么关系,我救他们干嘛?
  突然又是一道能量波动,又被能量结界笼罩,路边的行人再次不见,四面八方飞来几道流光。
  “队长,有两个跑出来了!”
  “抓住他们!”
  四个分神两个合体还有许多出窍元婴朝白刃朱寻轻杀来。
  有个渡劫在身边,白刃浑然不惧,脚下蓄力,拳头真气汇聚,朝其中一个合体冲杀而去。
  不料朱寻轻直接划破虚空消失不见,糖豆没法支撑那么久,她选择自己先跑路。
  “我去,太没义气了,早知道救文骏了。”白刃见木琴直接溜了,正要吐槽几句,又有一个合体从后方杀来,白刃苦苦抵挡。
  文骏此刻也不好受,原本赤月众人只是看住他们,白刃和木琴突然凭空消失,他们一下慌了,周组长的赤月领域非渡劫不可破,没想到白刃一个合体居然跑出去了,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跑了两个还剩文骏一个,他们没法出赤月领域去追白刃,只能死死的盯着文骏,以防万一特地派了三个出窍攻击文骏,让他无暇逃跑。
  三个出窍不用全力只是不停的骚扰文骏,他们知道周组长并不想杀他,文骏仅金丹修为,对付三个出窍有些吃力。
  “文骏你还在犹豫什么,放大招灭了他们啊。”脑海中舞竹歌催促道。
  文骏没有搭理舞竹歌,挥舞着取血刃抵挡出窍那充满爆裂气息的拳头,额头冒出丝丝细汗,他们连武器都没有动用,只用拳头攻来,就像在戏耍他一般。
  文骏不想用大招,因为杀伤力太大,当年仅出窍期的他摧毁半个西方神庭,便是用的那招。
  如果真将这里的组织成员杀完,他就变成了明国的敌人了。
  突然天空一声巨响,一道人影从天空坠落,射入地面之中,砸出一个大坑洞,掀起一片红色的灰尘。
  周浅仙飞到坑洞上方,双臂抱胸,缓缓说道:“师弟,怎么二十多年过去了,你一点长进都没有呢?”
  啊!
  一声怒吼,从烟尘中冲出一道血色人影,面目狰狞冲向周浅仙。
  周浅仙冷哼一声,衣袍一扬,肉眼可见的真气气浪将飞到半空中的贺尘之掀翻,又是一掌拍出,将贺尘之狠狠的拍进泥土中。
  周浅仙落到贺尘之身边,用脚踩住贺尘之的头,脸上满是轻蔑。
  “来!反抗啊!”
  贺尘之连爬起的力气都没有了,周浅仙将贺尘之的丹田封住,一脚将他踢开,朝文骏缓缓走来,三个出窍成员见队长来了,不再纠缠文骏自觉飞回队伍。
  文骏落在地上,手里握着取血刃,喘着粗气,看着周浅仙一步一步靠近。
  “萍州王,考虑的怎么样了?”周浅仙从黑袍里摸出一块手帕,擦了擦手上的鲜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