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墓里躺了一千年 > 第五十二章 白刃的老大

  城市里,数道流光在高楼之间穿梭,流光闪转腾挪间已经绕着城市飞了数圈。
  突然为首的流光停了下来,流光散去,一名穿着赤月黑袍的中年男子茫然四顾。
  “人呢?”
  这特么追着追着人不见了?
  “队长,你怎么停下了?”中年男子身后的流光也纷纷停了下来。
  “叫天眼汇报那人的位置!”中年男子恼怒不已,下令道。
  “队长,这里是冰原国,我们在这没有部署天眼啊。”身后的队员小心说道。
  中年男子犹豫了几秒,抬起左手,对着手腕位置说道:“特殊行动组申请支援!”
  芯片自动将位置发送给了总部。
  “还愣着干嘛,去找啊!”中年男子满脸怒气的道
  ...
  一旁的高楼阳台
  白刃趴在阳台的地面上,赤月的人就在不远处停下,阳台的石头护栏将白刃完美挡住。
  赤月众人停留片刻,很快又匆匆离开。
  白刃感觉到赤月的人离去,松了口气:“呼,吓死我了,还好我会破界术。”
  以前经常被追杀,白刃逃跑的技能可以说是一流,隐匿气息,破界术等等一大堆保命的底牌。
  突然,阳台的玻璃门被推开,从屋里走出一名老太太与白刃四目相对。
  “白...白刃?”老太太声音有些颤抖。
  白刃连忙从地上爬起,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笑道:“李茵啊,好巧。”
  老太太突然退了一步将玻璃门重新关上,锁住。
  “李茵,你这是干嘛啊?”白刃轻轻拍了拍玻璃门问道。
  “开门啊,李茵!”
  “李茵,我正在被人追杀,你再不开门我就要死了!”
  过了一会,门还是没开,白刃有些失落,转身想要离开。
  咔嚓!
  门锁被打开了。
  白刃回头,犹豫了几秒,轻轻的推开玻璃门,李茵正坐在门边的阴影里,靠着墙壁抱着双腿将头埋在手臂上,身子微微颤抖。
  白刃见她只穿了一件睡衣,怕她着凉,打出一股真气将她包裹。
  李茵感受到熟悉温暖,微微抬头,柔和的月光下白刃俊俏的脸庞也多了几分柔情,匆匆一眼又慌忙低下了头。
  白刃在她身边缓缓坐下。
  白刃眼里满是温柔,侧着头看她:“你又救了我一次,你想要我怎么报答你?”
  李茵挪动身子转了个方向,没有搭理白刃。
  白刃悄悄打出一道真气进入李茵体内,又举起右手一翻,凭空变出一块镜子,递到李茵面前。
  “老大,你快看,有个美女哎!”
  李茵听到老大这个称呼下意识抬起头,却见到镜子里的自己,是与白刃初见时的模样。
  “我的脸...”李茵光滑白嫩的手微微颤抖着,轻轻抚摸自己的脸颊。
  就连她的声音也不再苍老。
  “老大,这个美女好不好看啊?”白刃嘻嘻笑道。
  李茵站起身来,身体也变成了年轻时的模样,宽松的睡衣根本遮不住她完美的身躯。
  “白刃,快出去!”李茵羞恼的看着白刃,伸出纤细的手指,指着房门。
  “遵命,老大。”白刃站起身嬉笑着敬了个礼,直接从床上翻过去,打开房门。
  出来后,替李茵将房门关上。
  白刃打量着客厅,客厅很空旷,只有一张摇椅孤独的摆在月光下,阳台上养了许多花草,再也没有别的装饰了。
  光线充足,不用开灯外面的月光就已将客厅照亮。
  白刃走到摇椅边躺下,摇椅的方向对准阳台,有些寒冷的月光正好洒在身上。
  李茵的房门开了,白刃微微转头看向她,只见她秀发披散,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眉如轻烟,口似樱桃,美不胜收,穿着一件已经有些褪色的卡通睡衣,宽松的睡衣反而将她傲人的身材凸显。
  白刃认出了这件睡衣,当年第一次相遇她便是穿的这件,只是没想到她还留着。
  “白刃,你会嫌我老吗?”李茵低着头柔声问道。
  “老大,你会嫌我老吗?”白刃嘴角带笑,轻声问道。
  李茵白了他一眼,轻哼一声,不再搭理白刃,走到客厅的阳台赏起了花儿,嘴中哼着悠扬的小曲。
  白刃摇头轻笑,轻轻摇晃摇椅,惬意地看着月光下的佳人,一如当年。
  “我可以许愿吗?”李茵轻声问道,她没有回头看着他,玉指轻轻的触碰着那朵开的最美的花儿。
  “当然了,你又救了我一次。”
  “我想和你一起走。”
  白刃一怔。
  “别在留下我一个人了。”李茵突然转过身,背着月光,眼眸却深情明亮。
  ...
  “你们谁也走不了!”周浅仙淡淡的说道。
  “你现在不过是个金丹,有什么资格提条件。”
  领域内,天空的红云更加厚重,天地变成了炼狱。
  “是啊,金丹的确没资格提条件。”文骏重新挺直因为疲惫而摇晃的身躯。
  将手中的取血刃收进储物戒指,又将血怒之牙掏了出来,握在手中。
  “但是,你不要忘了,我可是,萍州王!”
  周浅仙见文骏掏出血怒之牙,嗤笑一声:“萍州王,你真当我们对你一无所知?”
  “数天前在冰洋市发生的合体修士交战事件。”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血怒之牙你已经用过一次了。”
  “根据你以前的战斗来看,血怒之牙并不可以无限使用。”
  “你是想拿出来吓唬我吗?”
  赤月成员的队伍里一名金丹期的成员突然捧腹大笑。
  所有人都转身看向他,那人笑容一僵,不明白为什么都看着自己,队长嘲讽敌人不应该跟着嘲笑吗?
  周浅仙冷哼的道:“一帮废物,还有脸笑?”
  赤月成员都羞愧的低下了头。
  周浅仙将视线转到文骏身上,淡淡的说道:“萍州...文骏,别在挣扎了。”
  周浅仙眼中带着轻蔑,直呼文骏的名字。
  “既然如此,那就来吧,让我看看你的能耐!”周浅仙感受到了文骏的战意,不再废话,伸出一根手指对准文骏轻轻一点。
  周围环境再次变化,不再是赤红一片。
  文骏出现在一座高山上,脚下是一块突起的大圆盘,圆中间刻了一个大大的极字,扫视四周皆是白蒙蒙的迷雾。
  突然迷雾中一个人影从远而近,缓缓走来。
  文骏越发觉得这地方有些眼熟,虽然看不清四周,但脚下的极字他可是认得,出声试探道:“这是无极战域?”
  人影听到名字微微停顿,又继续走来,很快人影前方的迷雾渐渐散去,周浅仙也踏上了圆盘。
  “萍州王果然见多识广。”周浅仙轻轻拍了拍手,赞赏的说道。
  “你和无极宗是什么关系?”文骏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