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墓里躺了一千年 > 第六十五章 宝贝不能用了

  “我保证不会被人发现。”文骏信誓旦旦的说道。
  周浅仙瞥了文骏一眼说道:“凭什么相信你?”
  “两天之后你再来找我,如果你不能将我的气息分辨出来,你就带我去,如何?”
  周浅仙稍稍思索,点了点头说道:“可以。”
  “一言为定。”文骏拿起周浅仙的手击了个掌。
  “对了,有件事情一直忘记问了,你有没有见过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文骏问道。
  周浅仙回忆了一下最近的事情,点头道:“见过。”
  “你是不是和她交过手?”
  “嗯。”
  “你把她打伤了?”
  “她本来就受了伤。”
  ...
  文骏听完,摸了摸下巴,心想看来周浅仙的确是遇到了李语月,李语月被自己打伤,又遇到周浅仙。
  赤月的宗旨,散修要么加入组织要么死,周浅仙遇到一个合体期的修士自然不会放过她。
  李语月这么些年,想来也有不少奇遇,不然她怎么可能从周浅仙的手上逃走。
  既然搞清楚了事情的经过,文骏也不再纠结这事了,他对李语月的感情很复杂,她在他眼里就和小孩子一样,爱耍小脾气,任性,有些极端,但她是爱自己的,这点文骏很清楚。
  只不过爱的太累了。
  和周浅仙闲聊了一会,拜托周浅仙继续关注木琴的事情,周浅仙点头答应,临走时,文骏塞了几个削好的苹果给周浅仙,沐花溪削了两百多个他实在吃不完。
  笑着挥手和周浅仙再见,周浅仙直直的离开,头都没有回。
  文骏将门关上,坐到沙发上,和周浅仙定下约定,两天内就得学会易容术,文骏虽然自信天赋过人,但也没到轻视天下功法的程度,争分夺秒开始了修炼。
  修炼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飞快,日月轮换不过弹指之间。
  期间沐花溪来看过几次文骏,确认他没死便离开了。
  转眼两天匆匆而过。
  第二天清晨
  呼
  文骏吐出一口浊气,面目开始扭曲,片刻之后竟变成了周浅仙的模样,气息居然也达到的洞虚,只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气息有些虚浮不稳。
  文骏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面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功法有一个缺陷,气息只能模仿比自己强的人,如果被追杀,白刃的无形诀还是有用的。
  突然大门传来细小的开锁声,沐花溪知道文骏最近在修炼,怕打扰他所以轻手轻脚。
  文骏心想,正好用沐花溪来测试一下自己的易容术,飞快的从沙发上跳起,模仿周浅仙常用的站姿,站在门前。
  房门被打开,沐花溪将门卡收进储物戒指,小心翼翼地推开门,突然一道黑影闪过,沐花溪失神间,被黑影壁咚在身后通道的墙上。
  沐花溪反应很快,立即运功反抗,真气汇聚右掌,正要举起手掌抽下去,抬头居然看见组长那张冷若冰霜的脸,扬起的巴掌不自觉的慢慢放了下来。
  “组...组长。”沐花溪俏脸通红,这姿势也太暧昧了吧。
  文骏表面十分平静,其实心里慌的一比,好在沐花溪那一巴掌没有扇下来,文骏可以预想到中了那一巴掌自己的脸会肿到什么程度。
  ‘周浅仙’嘴角带着宠溺的微笑,挑起沐花溪的下巴,温柔的说道:“花溪,你真美。”
  “啊?”沐花溪楞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你真漂亮。”‘周浅仙’又重复了一遍。
  沐花溪微微皱眉,组长那么优雅高冷的人就算喜欢一个人也不可能这样,眼前这人肯定不是组长。
  心中冷笑,脸上却不动声色。
  “组长大人,你不要这样,人家会害羞的啦~”
  文骏见沐花溪这般姿态,心中暗喜,不禁想要恶搞周浅仙一次,嘴角微微勾勒,凑近沐花溪的耳边,轻轻说道:“今晚来我房间,我给你看个宝贝。”
  “是吗,你说的宝贝是不是这个!”沐花溪突然变脸,蓄力一脚踹向文骏的宝贝。
  ~~>0<~~嗷!!!
  一声哀嚎划破早晨的寂静。
  好在这一层只有文骏一个人住,没有人看见文骏捂着下体蜷缩在地满脸痛苦的窘态,不过看到了也会以为是周浅仙。
  沐花溪熟练的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一副特制手铐,将文骏的双手掰到身后用手铐拷上。
  周浅仙刚从楼梯上来,就看见沐花溪坐在一个人身上将那人拷了起来。
  “你们在干嘛?”
  沐花溪正在得意,突然又看见一个‘组长’。
  沐花溪从储物戒指里又拿出一副手铐,一边说道:“可以啊,还有同伙。”
  站起身朝周浅仙走去,只是她没注意文骏已经恢复了原来的面貌。
  周浅仙看了眼痛苦的文骏,微微皱眉,冷声道:“沐花溪,你在干嘛?”
  沐花溪一愣,这语气好像是真的组长。
  “你干嘛把他拷起来?”周浅仙再次问道。
  沐花溪回头一看,蜷缩在地上的人居然是文骏,脑子顿时有些混乱,站在原地手足无措。
  “还不快给他解开。”周浅仙淡淡的说道,言语中却没有责怪之意。
  “是...是。”沐花溪转身,拿出钥匙替文骏将手铐解开。
  “他怎么了?”周浅仙看了眼捂着下体打滚的文骏,问道。
  沐花溪有些结巴的将事情的经过讲了出来。
  周浅仙了然,看着因为疼痛而面目扭曲的文骏,微微点头:“踢的好。”
  “啊?”
  原本战战兢兢有些害怕的沐花溪又是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周浅仙再次说道:“踢得好,自己去领赏吧。”
  “谢谢组长。”沐花溪喜笑颜开,朝着文骏哼了一声,脚步轻快的离开了。
  文骏颤颤巍巍的举起一只手,忍着剧痛用蚊蝇般的声音说道:“扶...扶我起来。”
  “自己起来。”周浅仙说完,直接走进了房间将文骏一人丢在通道。
  “小助手,宝贝还有救吗?”文骏在脑海中问道。
  “可以,不过可能用不了了。”小助手淡淡的说道。
  “无所谓,先帮我止痛。”文骏不是色中饿鬼,宝贝这东西对他来说,可有可无。
  舞竹歌点头赞赏道:“这才是我辈修士该有的心态啊!”
  “过奖。”文骏有气无力的说道。
  小助手开始修复,文骏的痛苦渐渐缓解,趴了几分钟,终于可以站起来了,文骏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扶着墙壁一步步走进了房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