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墓里躺了一千年 > 第六十九章 皇帝陛下?

  文骏惊讶间,又有几名赤月成员走到文骏面前,递给他几根胶囊。
  文骏有些不解,这么一根胶囊里的仙元可以比的上一颗高级晶石的十分之一了。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送给我呢?
  “文金,你父亲的事,我们都知道了,有空多回去看看他老人家。”张大力拍了拍文骏的肩膀,郑重的说道。
  “收下吧。”小助手突然淡淡的说道。
  文骏一愣,只好也装作悲伤的模样,哽咽着说道:“谢谢,我一定会常回去的。”
  文骏抹了一把眼泪,将众人递过来的玻璃胶囊全部手下。
  众人纷纷安慰文骏。
  大门口,文骏抹着眼泪和众人挥手告别。
  见赤月众人离开后,悲伤的神情瞬间消失,路过文骏身边的几名耀日成员都看呆了,这变脸也太快了。
  文骏不在意他们的眼光,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根胶囊打量起来。
  这玩意作用跟高级晶石差不多,只不过仙元凝聚成了液体被特殊的材质装起来了。
  文骏这一波直接收获了二十多根,相当于获得了两颗高级晶石,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送给自己,既然他们给了,不要白不要。
  “小助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文骏问道。
  “你看看自己的身份资料吧。”一张身份资料出现在文骏脑海中。
  姓名:文金
  年纪:43
  父亲:文余(已于昨日过世)
  ...
  下面还有一大堆介绍,文余是个孤儿,在生物学、物理学、化学等领域有杰出贡献。
  妻子早亡,生有一子,幼年时失踪了。
  文余一个月前病重,唯一的心愿便是见见自己的儿子,吊着一口气不肯离去,就在昨日父子刚刚相认,文余再没有任何遗憾,第二天便结束了肉体的痛苦,去世了。
  文骏:“???”
  “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事?”
  “这是我给你搞的身份。”小助手说道。
  文骏沉吟片刻,问道:“文余是你凭空捏造的人还是真实存在的?”
  “真实存在的。”
  文骏吸了一口凉气,被小助手的手段震撼到了,无数人口信息中被小助手挑选到了这么一个完美的身份,简直毫无破绽。
  身份信息上写着昨日去世,只要查看过文骏身份信息的人基本都知道文金的父亲去世了,难怪组织众人纷纷让他节哀。
  文骏一边研究自己的新身边,不知不觉已经走回了酒店,直接坐在沙发上进入了养殖空间。
  他的储物戒指中有不少奇珍异果,文骏想着在养殖空间里随便撒一点,看看以后能不能收获一波。
  养殖空间的土地和现实的土地有些不太一样,现实的土地和养殖空间的土地一比较,简直是天上地下的区别。
  文骏感觉随便种点树苗在养殖空间,两天之后再来看,估计会变成一片森林。
  “文骏,海里要不要扔一点?”舞竹歌问道。
  “扔一点吧。”文骏没种过植物,直接将储物戒指里的果子全部给舞竹歌,让她到处扔一点,能不能存活长大就看它们的造化了。
  对于文骏来说,这些果子都没什么用,血液就是他最好的疗伤药,不管多重的伤,只要有足够的血液他很快就能复原。
  文骏用泥土在地上盖长方形的土房子,将储物戒指里的东西全部搬出来放到土房子里,养殖空间比储物戒指要隐秘,重要的东西还是放养殖空间比较好。
  指不定哪天自己被人俘虏,储物戒指被抢走,收集了一百多年的宝贝岂不都拱手送人了。
  很快装满了第一个小土屋,文骏又挖了些泥土建起了第二个小土屋,一来二去建了八个小土屋才将储物戒指里的东西全部放完。
  “文骏,有人来了。”舞竹歌提醒道。
  文骏将心神从养殖空间退出,果然房门被打开,周浅仙走了进来。
  “太上清梦怎么样了?”文骏坐起身问道。
  “跑了。”周浅仙淡淡的说道。
  “你的无极战域困不住他?”
  “统领不让杀他。”
  文骏沉吟片刻,想起了那个低调的黑衣人,问道:“统领是那个黑衣人吗?”
  “不是。”
  “那个戴帽子的黑衣人是谁?”文骏问道。
  周浅仙走到沙发上坐下,缓缓说道:“只知道他是第五组的组长,其他的一无所知。”
  文骏一怔,看向他问道:“不是只有四大组织吗?”
  “他的代号,夜幕。”
  文骏无语,不禁吐槽道:“是不是还有一个叫白昼的。”
  “没有。”
  好吧,这倒是有点意外。
  “没想到你倒是有点手段,个人信息能够伪造的这么完美。”
  “从出生到现在,所有的信息都毫无破绽,难怪发布通缉令,却被耍得团团转。”
  周浅仙眯着眼睛,淡淡的说道,意味深长的看着文骏。
  文骏正要狡辩,突然窗外的天空暗了下来,房间内也暗了下来。
  文骏站起身想要观察窗外的情况,从窗户飞进一道黑色的身影。
  “他是今天在大殿的那个黑衣人,小心点。”舞竹歌提醒道。
  “陛下要见你,萍州王。”黑衣人突然说道,语气平淡。
  “什么陛下?”文骏一脸懵逼。
  “明天有人会来接你,别乱跑。”
  话音未落,夜幕已经消失,阳光再次透过玻璃窗户照了进来,那黑衣人仿佛从来没有来过。
  文骏看向周浅仙,周浅仙闭上眼微微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陛下是谁?”文骏问道。
  “当然是皇帝了,不然还有哪个陛下。”周浅仙淡淡的说道。
  文骏一愣,不禁问道:“现代还有皇帝?”
  “你这是什么表情,有皇帝很奇怪吗?”周浅仙眼神古怪的看着文骏。
  ...
  阿嚏!
  一名十五六岁的俊秀少年趴在一堆作业前。
  “陛下,怎么突然打喷嚏了,要不要给您叫医生来?”少年身边一名穿着黑袍的侍卫问道。
  “不必了,帮我看一下待会要上什么课。”少年气度不凡,语气平淡,并没有居高临下的感觉。
  黑袍侍卫拿出一张长长的课程表,一行行仔细查看。
  “陛下,下节课拳术,数学,经济三选一。”黑袍侍卫恭敬的说道。
  少年摇了摇笔思索片刻,说道:“那就经济吧。”
  “遵命。”
  “对了,萍州王什么时候能到?”少年缓缓问道。
  “大概三天后,墓鸦大人已经通知过他了。”
  少年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全部心思都放在了眼前的题目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