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墓里躺了一千年 > 第七十章 和神秘老人的谈话

  入夜,文骏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着,突然被告知皇帝要见自己,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复活这么久都没听说过有皇帝,突然冒出个皇帝,不管是对于文骏前世的认知还是千年前的认知,这都太突兀了。
  “人类的发展有一定的偶然性,你的见识太少,这种反应很正常。”小助手安慰道。
  “别想那么多了,赶紧想办法抓点动物放养殖空间吧,养殖空间空荡荡,太冷清了。”舞竹歌突然说道。
  “你想养啥?”文骏问道。
  “随便养点吧,都行。”舞竹歌淡淡的说道。
  “行,等见完小皇帝就帮你抓点。”文骏心不在焉的说道,心里满是小皇帝的事情。
  自己和他无冤无仇,他应该不会弄死自己吧。
  转念一想,又觉得很难说,自己这么大的名声,他担心我造他的反把我灭了也不是不可能。
  也可能只是想确认一下我有没有威胁,如果有,我完蛋,如果没有,应该会被流放了。
  文骏思绪杂乱,夜渐深,不知不觉进入了睡眠。
  翌日
  文骏刚刚醒转,坐起身便看见数名手持步枪的金丹修士站在他的床边。
  “文金先生,请跟我们走一趟。”其中一人敬礼说道。
  文骏叹了口气,还想早点起床溜走,没想到一起来就看见他们。
  “等我洗漱完在走,行吧?”
  “可以。”
  文骏掀开被子,下床走进盥洗室洗漱,洗漱完之后,穿上赤月的衣服,走了出去。
  “去哪啊?”文骏问道。
  “帝都。”
  “飞过去还是做交通工具?”
  “明国领空不准修士随意飞行,我们只能坐飞机。”为首的金丹修士耐心的解释。
  “走吧。”文骏无奈的叹了口气,如果能天天躺着该多好,真不想走来走去。
  文骏跟着他们下到楼下,进到一辆黑色的车中。
  文骏看着小助手地图,车子的确是开向机场,路上空荡荡的,车子开的速度很快,不到半小时就开到了机场。
  文骏同他们下车,跟着他们走进了一个隐秘的特殊入口。
  幽暗的通道中,只有他们几人的脚步声。
  走了一半众人被一名穿着黑袍的人拦下,那人和为首的金丹说了些什么,只见那金丹修士行了个礼,便带着下属匆匆离去。
  众金丹离去后,那人将看向文骏。
  “萍州王,有位大人想要见见你。”
  “我能选择不去?”文骏问道。
  “你没得选择。”
  “那就别说废话,带路。”文骏淡淡的说道。
  黑袍人一愣,转身走在前面为文骏带路。
  “文骏,他有大乘的实力。”舞竹歌提醒道。
  文骏走在黑袍人身后,打量他身上的血气,血气比较平静,比周浅仙强上一点点。
  跟着他上楼梯,不知不觉竟来到了一处天台,天台的停机坪上停着一架直升机。
  文骏站在原地楞了一会,黑袍人直接上了直升机,文骏也跟着他上了直升机,见黑袍人坐下,文骏正要跟着他坐下。
  “你坐后面。”黑袍人突然说道。
  文骏只好走到后面,看到后面的座位上坐着一位老人,文骏微微一愣,走到他对面的座位坐下。
  “您就是萍州王吧?”老人突然说道。
  “我是萍州王,不是萍州王八。”
  老人轻轻的笑了一声,缓缓说道:“业国已经亡了。”
  “我知道。”
  “王爷可知道为什么而亡?”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文骏满不在乎,盯着老人有些浑浊的双眼,不待老人说话,语气十分坚定的说道:“我对这世界没什么兴趣,我有更大的目标,我不会对你们有任何威胁,但如果你们非要招惹我,抱歉,我不介意在我变强的路上灭掉一群蝼蚁。”
  老人微微一愣,没想到萍州王直接开门见山,说话一点也不拐弯抹角。
  老人摇头笑了笑,说道:“萍州王,你误会了,我们对你没有恶意,组织之前的追杀只是不小心波及到了你。”
  气氛稍稍缓和,老人旋即又道:“你帮助叛徒逃跑,背叛组织,这些事情都可以既往不咎。”
  “代价是什么?”
  “你可以和我们合作,我们给你身份,至少能让你在这个世界横行无忌。”
  “如果我不呢?”
  “当然,这是你的自由,但请不要干涉明国政事,不要阻拦组织办事,否则不管你未来是要成神还是成仙,我们这些蝼蚁也会咬下你一块肉来。”老人缓缓的说道,语气很平淡,但那股自信却是文骏前所未见。
  他哪来的自信,难道他觉得组织比当年的神庭还要厉害?
  “你想吓唬我?”文骏眯着眼睛沉声说道。
  气氛再次剑拔弩张,坐在前面的黑袍血气开始有些波动,显然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组织有多少修士我想你应该清楚。”老人依然不惧直视着文骏的双眼。
  小助手可以随意入侵组织的系统,里面有多少高手文骏也知道个大概,这种实力远比当年的仙盟还要强大。
  但,这并不足以让文骏感到恐惧!
  “就凭组织里的那些烂番薯臭鸟蛋也想威胁我?”文骏嘴角带着轻蔑的笑意。
  老人微微一愣,没想到文骏比他还自信:“萍州王,你并不是无敌的,更何况你现在不过是个金丹罢了。”
  “哪怕我现在毫无修为,把我惹毛了,这颗星球都得变成血海。”文骏翘起二郎腿,双臂抱胸,苍白的脸上看不见一丝慌乱。
  老人沉默了几秒,缓缓说道:“我知道你有底牌,但我们之间的关系没必要搞的这么紧张。”
  “我们可以给你提供便利,听说你在寻找血魔大阵,我们可以帮你。”
  文骏没有说话。
  “我们只有一个条件,萍州王从来没有复活过,活过来的只是文骏。”老人说完,静静的看着文骏,等他表态。
  文骏沉吟片刻,说道:“称呼而已,我不在乎,我也有一个条件,赦免白刃。”
  “没问题。”老人没有多想直接点头答应,白刃只是背叛组织,至于叛军这一名头,只不过是些老弱妇孺被他收留,他并没有做过危害明国的事情,不然也不会让他待在南部诸国境内这么长时间。
  但是如果他将他知道的关于组织的机密说出来,那么他便是跑到天涯海角,组织都会将他诛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