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墓里躺了一千年 > 第七十一章 被迫当官的张规

  文骏现在相当于一手一个核弹,谁特么敢惹我,直接和你拼命,兔子急了还咬人,文骏急了就发疯。
  张规不清楚文骏的底牌到底有什么威力,结合当年文骏毁灭神庭的战绩和他现在有恃无恐的模样,张规也不敢逼太紧。
  只能以安抚为主,好在文骏对明国并没有什么成见,摆出无畏的姿态也不过是想告诉自己别招惹他罢了。
  “聊了半天,还不知道你是谁呢?”文骏问道。
  “辅政大臣张规,陛下还小,我帮着管理一些政务。”张规笑着说道。
  “原来是位大人物啊。”
  “哪有什么大人物,都是为子民办事。”
  文骏僵硬了笑了两声,显然不喜欢这种客套话,问道:“你们家陛下见我到底有什么事?”
  “不清楚,估计是仰慕你的威名想见见你吧。”
  文骏点了点头表示理解,这个年纪的小屁孩都比较仰慕英雄人物,文骏自认好歹勉强算的上是个人杰,被一个小孩子喜欢很正常。
  “陛下学业繁忙,还空出时间来见你,可见你在陛下心中的地位很高。”张规老脸始终都是笑呵呵的。
  文骏眉头一挑,问道:“学业繁忙?”
  堂堂皇帝还要学东西?难道不是会用人才就行了吗。
  “没错,陛下也不容易,吃的没老百姓好,住的没老百姓好,学业也比同龄的孩子重十多倍,不仅要学习各种知识还得学习各种防身术。”张规缓缓说道。
  “先帝有八位皇子,先帝驾崩之后,皇子们都不愿意继位,后来陛下猜拳输了,被迫登基。”
  文骏不解,满脸疑惑:“当皇帝还不乐意?”
  “这不是千年前了,当皇帝做官都有很多规矩束缚,远没有当个普通人来的快活。”
  “那你为什么还要当官?”
  “谁还没点心酸的往事。”张规将当年的事情缓缓道来。
  张规从小的梦想便是当一名士兵,后来长大了成功参军,因为打仗太过勇猛,职位上升太快,曾经的兄弟们见到他都恭恭敬敬,再没有当初的感觉,后来他毅然辞掉了军职,学习各种科技知识,想要做一名默默奉献的科学家。
  后来无意间竟发明了可以供修真者使用的步枪,可以将修真者的真气压缩发射,威力为普通的真气技能强大数百倍,然后非常不幸的是,他又被授予了高级军衔,这一度令只想过普通人生活的张规十分痛苦。
  为此国家还派了心理医生为他治疗,张规在长达数月的治疗中做下了一个决定,从政!
  他认为自己没有任何政治上的天赋,而当官又是明国最冷门压力最大的职业,本以为能够过回普通人的生活,没想到他又步步高升了。
  已经八十岁高龄的他已经没有精力在从事别的事业了,为了明国,他只能老老实实的当起了明国的官员。
  文骏听完他的经历,表情僵硬,心中似有波涛汹涌,久久不能平静。
  到底我是主角还是他是主角,怎么感觉他这一生比我要丰富这么多!
  文骏心里突然有点不平衡。
  只见张规悠悠一叹,缓缓说道:“我做过那么多行业,唯独觉得当官是最累的,上要对的起陛下,下要对得起子民。”
  “要不是年纪大了,我真想去当个音乐家,闲暇时躺在椅子上晒晒太阳吹吹小曲。”
  文骏语噎,他的三观已经被颠覆了很多次了,勉强还顶得住。
  难怪白刃说明国和这个星球上的其他国家格格不入,文骏总算是理解了一些。
  最不受欢迎的职业是当官,最受欢迎的职业是搞科研,当官不禁没有任何好处,还要承受人们的质疑,典型的吃力不讨好。
  权力在明国没用,除非你是皇帝,所有人都尊重你,否则就算你官当的再大,也没什么用。
  明国很多部门都是透明公开,官员不可能贪污到一分钱。
  在明国当官,基本全靠信仰撑着。
  国家每年都想尽办法招募官员,能骗几个进来是几个。
  文骏叹了口气,拍了拍张规的肩膀表示同情,安慰自在不言中。
  都是为了国家办事,总的有人背负起一些责任,张规无疑是值得尊敬的。
  “老弟,你都这么大年纪了,为什么还不退休?”
  文骏听白刃说过,明国大部分职业六十岁左右就会被强制退休,除非有巨大贡献才可以申请延迟退休时间,按理说就算张规有巨大贡献,也不应该到八十多岁还继续工作。
  张规沉默了一会,缓缓说道:“因为我官太大了,还被先帝托孤,只能等陛下长大才能退休。”
  文骏听完又是一阵摇头轻叹,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别太难过,这么不情愿,却依旧勤勤恳恳,也算是很伟大的人物了。
  和他聊了很久,气氛还算融洽,对明国的了解再次加深了不少,明国对外的态度十分强势,对内就跟小受气包似的。
  虽然明国人的素质普遍很高,但再完美的政策也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总会有一些批评,当然人家也是有理有据,十分讲礼貌的批评,不像前世的喷子,逮到机会就是一通输出。
  “老哥,我和你一见如故,这令牌给你。”张规认真的说道。
  文骏接过令牌,打量了一会,令牌是用特殊材料做得,散发着温暖的温度,通体赤色,刻着一个大大的明字,文骏问道:“这令牌有什么用?”
  “从今天起,你就是特殊部门监察官,可以监督组织办事,有了这个令牌,不敢说全世界,但至少整个东大陆你想去哪都可以!”
  “我能调动组织最顶级的高手不?”文骏问道。
  “这个...恐怕不行。”
  “那我要它有个屁用。”文骏将令牌重新递到张规面前。
  张规将令牌推给文骏,缓缓说道:“最顶级的没法调动,但普通你还是可以调动一些的,还有很多组织的机密,你都是可以查看的嘛。”
  文骏仔细一想,这么说的话秘境的档案岂不是也能查看了?那这令牌倒是可以收下。
  文骏装作不情愿:“那就我勉强收下了。”
  “恭喜老哥成为明国官员!”张规两只皱巴巴的手掌轻轻的拍了两下。
  黑袍在前面看着这一老一少称兄道弟,没有觉得丝毫怪异,毕竟他也是活了几百年的人了,只不过他们两个怎么就那么聊的来呢,黑袍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