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墓里躺了一千年 > 第七十二章 撞枪口上了

  帝都军营
  文骏和张规有说有笑的下了直升机,文骏亲昵的搂着张规,拍着他的肩膀笑着说道。“老弟要好好保重身体,有什么事找老哥,老哥能帮一定帮。”
  “那就先谢过老哥了”张规的老脸笑起来全部都皱到一起,对着身边的黑袍说道:“高志,你送王爷去见陛下。”
  “老弟,都说了别在叫王爷了。”文骏故作不悦的说道。
  “那我以后叫你文老哥,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嘛!”
  两人相视而笑。
  “文老哥,公事太多了,我就不送你了。”
  文骏松开张规,笑着说道:“没关系,你去忙吧。”
  高志做了个请的手势,文骏也不耽搁,和张规道别后便跟着他身后朝军区机场外走去。
  张规站在原地,笑着和文骏挥手,待文骏的身影离开之后,张规脸上的笑意缓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疲惫。
  “跟这家伙打交道真是累啊。”
  张规身边虚空撕裂,从中走出一位穿着朴素的大叔。
  大叔递给张规一根拐杖,说道:“撑着拐杖吧,可别摔着了。”
  张规接过拐杖,自嘲的笑了两声:“和他聊了会天,差点忘记自己还是个老头子了。”
  “他的确是个怪人。”大叔看着文骏离去的方向,缓缓说道。
  不禁回忆起了一些往事,几乎所有的修士修真无非为了长生或者变强两种,而文骏在千年前,什么延寿的宝贝都不要,口口声声说自己只活一百年,但是那境界提升的比谁都快。
  就在众人以为他五十年后必定渡劫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他的死讯,整个修真界都震惊了,无数人去打听他的消息,最终得到的都是他已经死掉。
  很多人猜测他只是闭关修炼,也有人认为他真的死了只不过在修炼一种全新的功法,未来必有一天会王者归来,如今看来后者猜对了,不过他现在只有金丹修为,算不上什么王者,可是未来的事情谁说的定呢。
  ...
  一辆低调的黑色面包车中,高志被文骏看的浑身不自在。
  车内还有四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坐在文骏和高志的左右,虽然文骏用不着他们保护,但这是明国的礼仪,文骏也不好拒绝。
  “小高,厉害啊,现在看见我都不跪了。”文骏似笑非笑的看着高志说道。
  高志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王爷,现在不流行跪拜礼了。”
  “没想到你还认识我啊,小王真是荣幸之至啊。”
  “王爷你可别这么说话了,我害怕。”高志苦笑着求饶。
  文骏不再打趣他,身子后仰靠在靠椅上,缓缓说道:“小高,你怎么都大乘了,我记得你天赋一般般啊。”
  高志汗颜,我已经算是天才了好吧,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跟个牲口似的,升级比喝水还简单。
  当然高志是不敢把这话说出来,脸上陪笑着道:“运气好而已,遇到了一点小机缘。”
  文骏点了点头,对于高志他还算熟悉,当年给自己做过一段时间的狗腿子,天赋还不错,只不过天才多了去了,有几个能活一千年的,修真靠的是机缘和天赋,想要活一千年起码也得分神。
  虽然和文骏打交道的都是合体洞虚,仿佛他们像大白菜一样满大街都是,那只是文骏曾经的层次高,如果文骏不是复活而是重生到一个普通人身上,没人会搭理他。
  一百个金丹有一个能突破元婴,一百个元婴有一个能突然出窍,每个境界都能阻挡无数人,没有天赋和机缘,在一个境界停留到死都不奇怪。
  文骏正要问问高志这些年经历了什么,面包车突然急刹,车子一阵晃动,文骏急忙稳住身形。
  四名士兵差点从座位上摔下去。
  “怎么回事?”高志稳住身子,伸长脖子看向司机的位置问道。
  “长官有人拦路。”司机刚说完,突然窗户被人敲了几下,司机直接掏出枪对准窗户,将窗户缓缓降下来。
  ...
  刘互济今天很不爽,他作为亚斯帝国的使臣来到明国谈判,想要让他们将一个月前扣押亚斯帝国的一批军火归还。
  没想到都来明国半个月了,明国负责这件事的大臣始终闭门不见。
  刘互济找别的大臣,他们都托辞说这事不归他们管。
  刘互济十分恼怒,想要拜见皇帝,结果被守卫告知皇帝还没下课,不见任何人,刘互济问皇帝什么时候下课,那人居然告诉他,皇帝三年没下课了,具体什么时候下课他也不知道。
  这给刘互济气的,就在皇帝别墅外大吼大叫着要见皇帝陛下,结果直接被守卫扔了出来。
  刘互济实在不想回招待所了,那狗屁招待所什么设施都没有,这大冬天的简直要冷死人,让保镖开车找个酒店住,结果酒店不收亚币,刘互济问怎么才能入住,酒店经理说加入明国国籍可免费入住。
  刘互济气的要死,当场就砸桌子辱骂酒店经理,酒店经理淡定的打了个电话,一队全副武装的城卫军将刘互济同他的三个保镖给带到了城卫局。
  使者许可证被扣了十分,关了三小时,刘互济终于被放了出来,保镖开车回酒店,心里急着回招待所但是保镖开车慢腾腾的,刘互济质问他为什么开这么慢,保镖说前面那个黑色的面包车开的慢,他又不敢超车怕再进城卫局。
  刘互济大骂他怂包,给亚斯国丢脸,命令他超车将面包车逼停。
  “大人,还是不要再惹事了吧。”保镖小心翼翼的劝道。
  “跟我下车,今天就不信邪了,谁都敢骑在我头上拉屎?”刘互济不管不顾,执意要下车,保镖们无奈,只好陪他下车。
  四人下车,刘互济直接走到面包车旁,用力的敲打窗户,想要找司机理论。
  “给我下来!”刘互济用力的敲打窗户。
  很快窗户缓缓降了下来,刘互济正要破口大骂,突然看见一只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他,刘互济如同被扼住了喉咙说不出话来。
  “举起手来!”司机将枪顶到刘互济的脑袋上,怒喝一声。
  刘互济被吓得瑟瑟发抖,身后三名保镖非常识相的举起了手。
  车内高志拿出一个小册子,翻了起来。
  “第七条,公民恶意阻拦军用车辆,只需言语告诫直至公民诚心认错即可。”高志缓缓念道。
  “长官,他们好像是外国人。”司机打量了一眼刘互济奇怪的装束,大声说道。。
  “外国人的话,我看看。”高志翻了一页,继续说道:“非本国公民立即逮捕,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