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墓里躺了一千年 > 第七十五章 统领也是熟人

  皇帝别墅内
  “来萍州王,吃这个,这个绝对好吃。”朱珏睿十分热情的将一根炸鸡腿夹到文骏碗里。
  “谢陛下。”文骏说道。
  三人围坐在一张小桌子边,桌子上有五盘鸡腿,每盘鸡腿都是用不同的方法做的。
  蒸鸡腿,烤鸡腿,炸鸡腿,炒鸡腿,炖鸡腿。
  皇帝规定每盘鸡腿文骏吃两个,自己和高志一人只能吃一个,这让文骏有些受宠若惊,不待文骏拒绝,皇帝直接夹了两个鸡腿放文骏碗里。
  本来皇帝还想加几个菜,但文骏自从知道他亲自下厨,怎么都不愿意再加了。
  朱珏睿目光灼灼的看着文骏,见文骏拿起一只鸡腿吃了一口,期待的问道:“味道怎么样?”
  “很好吃。”文骏点了点头说道。
  “太好了,这盘炸鸡全给你,喜欢吃多吃点。”朱珏睿得到偶像的认可十分开心,将桌上的炸鸡推到文骏面前。
  高志手中拿着一只鸡腿,嘴里塞满了整整一大口饭,见朱珏睿将整盘炸鸡腿都推给文骏,眼睛都直了,呜呜的说道。
  “陛下,我还有一只炸鸡腿呢。”
  “高叔,你多吃点饭,都是一样的。”朱珏睿边说着,拿起饭勺又从饭桶里舀了一大勺放到高志碗里。
  高志欲哭无泪,饭怎么能和鸡腿一样呢!不敢反驳,只能狠狠的咬一口手上的鸡腿。
  文骏胃口大开,不得不说,朱珏睿的厨艺真不错,文骏三口一只鸡腿,很快就将桌上的鸡腿全部一扫而空。
  吃完之后,文骏原以为自己该告退了,没想到朱珏睿再三要求文骏在别墅住一晚,文骏只好答应他明天再走。
  朱珏睿陪着文骏在沙发上看投影,文骏和他接触久了,渐渐的也放松了不少,朱珏睿给文骏讲他小时候的趣事,偶尔还会问问文骏当年发生过哪些有意思的事情。
  不知不觉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一个守卫走到皇帝身边通知他睡觉的时间到了,朱珏睿和文骏打了个招呼,便上楼睡觉去了。
  高志目送皇帝离去,见皇帝已经进了房间才收回目光,凑近文骏小声道:“怎么样,王爷,陛下很亲和吧。”
  文骏点了点头,问道:“现在的皇帝都这样?”
  “只有咱门明国的皇帝才能这样亲民,要是别的国家这样,都死一百多次了。”高志有些自豪的说道。
  文骏嗯了一声,若有所思。
  ...
  入夜
  文骏在别墅一楼住下,窗外有一颗大树,月光透过树叶穿过玻璃窗,撒在窗前的地面上,微风摇动树枝时,地上的月影亦会如水波荡漾。
  文骏躺在床上,双眸明亮,借着冰冷的月光打量着手中的令牌。
  “给你做大官你还不乐意,怎么这么矫情呢。”舞竹歌吐槽道。
  “只是不想牵扯太多。”文骏淡淡的说道。
  “到时候飞升了,还管他什么令牌不令牌。”舞竹歌不屑的道:“他们还能不让你飞升不成?”
  “就怕相处久了,有了感情,割舍不下。”文骏想起张规和皇帝对自己的态度,太热情了,怕是一座冰山都会给他们捂热。
  “你这么说倒也对,我以前养过一条蛟龙,后来她死了,我十分难过。”舞竹歌感慨道。
  “是吧,日久生情,连你也没法避免。”
  “不过她的肉的确很好吃。”
  文骏:“...”
  小助手:“...”
  文骏收起令牌,裹紧被子正要入睡,突然窗边出现一道黑影将月光遮住,整个房间瞬间暗了下来。
  “谁?”
  文骏低声喝道,从床上坐起,警惕的看着窗外。
  窗外的黑影突然消失,文骏打算下床去查看一下情况。
  “萍州王,别来无恙。”
  文骏看见床前的阴影中站着一道黑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你是谁?”文骏听着声音有些耳熟,但一时想不起来。
  黑影缓缓的走近月光中,苍白的月光将男人的脸照了出来。
  很普通的一张方脸,只是眉宇之间带着一点沧桑感,看上去像是一位饱受风霜的中年大叔。
  “余江年?”文骏有些眼熟,但又不敢确定。
  “是我。”
  “你怎么会到这来?”文骏记得他,当年只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文骏并没有过多关注他,对他并不熟悉。
  “我是组织的统领。”余江年语气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文骏一愣,问道:“你怎么混到统领这个位置的?”
  “我来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顺便提醒你一些要注意的地方。”余江年无视了文骏的问题,缓缓说道。
  “你身上有什么秘密我不感兴趣,我想确认你对明国的态度。”
  “既然我接受了令牌,自然会尽心帮明国办事。”文骏认真的说道。
  “很好,你能在凡间待多久?”
  文骏没有犹豫,直接说道:“渡劫就走。”
  余江年沉默了几秒,说道:“既然你已经加入了组织,级别也够,有些事情也不该瞒你。”
  文骏没有接话,认真的听着。
  “你最近和周浅仙走的很近对吗?”
  “没错,怎么了?”
  “远离他,他迟早会背叛组织,这只是时间问题。”余江年沉声说道。
  文骏不解,问道:“你为什么这么笃定周浅仙会背叛?”
  “因为他的宗门就是组织和仙盟联手灭掉的,组织在暗,仙盟在明。”
  “难怪周浅仙说...”文骏意识到失言,赶紧住嘴。
  “他说什么?”余江年眉头微皱,问道。
  文骏转移话题说道:“既然他迟早会背叛,为什么还要重用他呢?”
  “他对明国是忠心的,对组织就不一定了。”余江年眼睛微微眯起,眼中似有寒芒闪过,缓缓说道:“如果他愿意放下成见,我很乐意接纳他,如果他一意孤行,我会亲手送他上路。”
  余江年又提了几个注意的点,再三叮嘱文骏牢记,文骏连连点头答应,余江年才放心离去。
  ...
  二楼皇帝房间内
  房间的墙壁全是粉色,墙上挂着各种各样可爱的装饰品。
  “怎么突然到我这来了?”朱珏睿坐在床头问道。
  “陛下,我来看看新同事。”余江年回答道,他刚从文骏房间出来就进了皇帝的房间,来皇帝的别墅终归要和皇帝打个招呼。
  “你没吓着他吧?”
  “陛下放心吧,萍州王没那么不堪。”
  “行了我要睡觉了,你回去吧。”
  “是。”余江年划破虚空,消失在原地。
  朱珏睿坐在床头,正在想明天早上给萍州王做什么早餐,萍州王喜欢吃鸡腿,那就给他做鸡腿面!
  朱珏睿缩进被子里,抱着粉色的可爱玩偶,怎么都睡不着,一直想着今天下午的事情,脸上布满了红霞。
  今天我牵了他的手!
  他笑起来真的好温暖!
  声音也好听!
  萍州王比画上帅多了!!!
  ...
  楼下的文骏打了个喷嚏,抽了抽鼻子,暗道又有臭流氓暗恋我。
  舞竹歌怒骂文骏不要脸,两人瞬间展开了激烈的骂战。。
  夜色平静,月光浅淡,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