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太子妃很狂 > 第三章 公子世无双

  一白衣男子手拿长剑,脚步轻快,一会儿往左,一会儿忽右,手中的剑随手的舞动生风,剑风凛冽,飘落的花瓣在剑的舞动下翩然群舞。
  突然,那男子脚尖轻踮,踩着桃树,消失不见了。
  洛思情看得正痴,见人突然消失,不自觉跑上前,看向男子踩的那棵桃树,四处张望,“奇怪,人呢?”
  “谁派你来的?”一道好听的男声自背后响起,打破了洛思情的疑虑。
  洛思情缓缓转身,不禁双眸瞪大,身体紧绷,倒吸了一口凉气。
  锋利的剑尖刚好指着洛思情的喉咙,若向前半寸,只怕小命不保。
  洛思情暗自舒了口气,看着面前锋利的长剑,又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沿着剑身看到一只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当看到那张脸时,竟抑制不住的心跳加速。
  男子十五、六岁的模样,棱角分明的脸庞面若寒霜,浓密的眉毛不耐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英挺的鼻梁,菲薄的凉唇,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由于刚刚练剑,额头上有细微的汗珠,刀削般的下巴下是精致的锁骨,喉结随着说话的节奏上下滚动,一袭白衣不染俗尘。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洛思情看得痴了,竟情不自禁的低吟一句,随即摇摇头,面如火烧,血液激愤。
  “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见面前的人没有回答,好听的男声再次响起,多了丝肃杀。
  “我……我……”洛思情低着头,捏着衣角,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男子脸色越发阴沉,正欲发火,谁知面前娇小的身子突然往左一闪,躲过剑锋所指,又以极快的速度化掌为拳,击中男子的手腕,长剑应声而落。
  男子脸上闪过一丝懊恼――该死,一时轻敌竟被一个小丫头丢了武器。
  洛思情右腿一抬,带起些许花瓣,往男子胸口踢去。
  这一次,男子稍微转身便躲过攻击,随即,左手一伸,抓住了洛思情欲要撤回的腿,抬高,手腕一转。
  洛思情双手撑地,悬在半空,身子随着男子的动作转了个圈,又趁其不备,拾起一颗小石子朝男子脸上掷去。
  男子轻而易举地躲过攻击。却不知,洛思情一共扔了两颗石子,第二颗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划过他的脸。
  “嘶……”男子倒吸一口凉气,松开禁锢住洛思情腿的手。
  “呵,有意思,看来真是小看你了。”
  男子玩味的笑着,被石子划伤的地方冒出点点血迹,妖冶、邪肆。
  “那个,我……我只是……迷了路……不小心闯入这里来的,是你先拿剑指我,可别怪我伤了你。”洛思情看到男子脸上的伤,不好意思地说。
  这么好看的人,可千万不要留疤啊,要不然多可惜。
  “如果我说,我要怪你呢?”
  男子冷漠却又十分好听的声音传来。
  洛思情手足无措,虽然自己伤了面前的男子,可是,从刚刚的交手来看,洛思情能感受到男子的武功在自己之上,若是男子起了杀心,自己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突然眼睛一亮,从随身锦囊里拿出几个白色的小瓶子,打开一个,倒了点药粉在手指上,然后凑到男子面前,踮起脚尖,因为身高悬殊有些费力的抹在男子伤口上。
  “你干什么?”男子突然反应过来,对着面前的人儿一挥手,洛思情踮着脚尖,被男子一推,一时不稳,摔倒在地。
  “越儿,你在干什么。”
  略显焦急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洛思情转头便见皇后在迎香的搀扶下往这边走了过来。
  男子看了眼皇后,不语。
  盛绣婉紧张的扶起洛思情,担心的问:“思情,怎么样,没受伤吧?”
  洛思情微微摇头。
  “哎呀,这手都破皮了。”盛绣婉惊呼,抓起洛思情的手一阵心疼。
  “姑母,没事的,我之前练功的时候受的伤可比这重多了,你看,我随身都带着药呢。”
  洛思情冲盛绣婉扬了扬手里的药瓶,在瞥到了上面的纸条后僵在原地。
  盛绣婉没察觉洛思情的变化,“快上点药,都怪这臭小子,等会儿我要他好看。”
  “呃……等等。”
  洛思情看向一旁的男子,神色莫名,“那个,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啊?”
  男子盯着洛思情,不解。
  随后,他就明白了――脸上的伤口处泛起阵阵痒意,酥酥麻麻,犹如发丝缠绕,丝丝惹人。
  男子想挠,又碍于伤口只得忍住,“你做了什么!”
  听着男子恼怒的低吼声,洛思情忍不住一抖,“我……我拿错药了。”
  说着,把手里的小瓶子伸到男子面前,“痒痒粉”三个大字清晰的映入男子眼帘。
  “你……”此刻,男子恨不得掐死面前的女孩。
  洛思情涂药的手指也有几分痒意。
  不过,她的药她清楚,自己手上这点痒意只怕不及男子脸上的十分之一。在伤口上洒了痒痒粉,就跟伤口上撒盐一样,效果只会更甚。
  “要不是……你一直吓我,我也不可能拿错药啊,这不能……怪我。”声音越来越小,洛思情说的毫无底气。
  一旁的盛绣婉见此,连忙把洛思情护在身后,生怕盛怒中的男子伤害了洛思情,“多大个事,你发这么大的火干嘛,看把思情吓得,宣个太医看看不就得了。”
  面对盛绣婉,男子有气无处可发,只得拂袖离开。
  “哎,你……”洛思情欲言,却被盛绣婉打断。
  “没事,不用管他,他皮糙肉厚的,没啥大事,倒是你,迎香,宣太医到凤清宫来。”
  “是。”迎香赶忙去了太医院。
  “姑母,没事的,这伤真的不严重。”
  “姑娘家留了疤总归是不好的。”
  洛思情闻言也不再拒绝,要是不找个太医看看,只怕姑母要挂念好久了。
  “对了,姑母,刚刚那个人是谁啊?”洛思情假装不经意的开口。
  “明承越。”盛绣婉只顾着注意洛思情的伤,没看到少女羞涩的模样。
  明承越!
  洛思情心里一惊,桢游国年少有为的太子,让其余众国谈之色变的人物。
  自己居然把他给伤了!
  “没事,不用管他。”
  “可是,他的脸……”
  “大不了就留个疤,而且,我看呐,伤的不重。”
  洛思情嘴角抽搐,姑母,那可是你亲儿子呢!
  ……